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时光痕无声(短诗八首) (阅读322次)



极光
 
他们相拥在耸入云端的
冰川上亲吻。太阳
像一把魔镜
映照出两颗赤红的心。
彼时,雪花大如钱币
絮絮缠绕,很快就裹着
他们的身躯。
 
而他们一个是鬼,
一个是鬼魂。

 
中年
 
在月季的摇曳里我吃它时光
被焊枪粉碎。
工厂正在吃掉我
我的中年。
我的中年在
车间门口月季殷红的吞咽细嚼。
 
我的中年在省道上,汽车
用飞尘掩埋时速。而
我的记忆正一点点退潮。
 
 
夜读
 
书本躺在冰冷的卧室太久
暖气启动,徐徐把她叫醒。
我将指尖翻转于纸刃,
这疼的愉悦!阅读是多么急切
如此,一遍遍抚摸着这
小小的钢铁肉身,无人知晓。
万物流溢明亮的夜色。
时光痕无声。
 
 

 
君。我不能给你任何命名,
只能在未来称呼你君。
你送我一扇打开的窗,就
装下了一切。此生,再不谈
子虚乌有。
 
 
无声
 
只有我能听到落雪的静寂。
从车门里出来
看见几朵雪花在天空打旋,像极了
我刚刚从职场逃匿。而
天空灰蒙蒙无边无迹,恰如
那空洞的未来。
 
 
其实
 
其实,我不必说出任何意象
你在我的瘦诗里已住了三生
每个一生都是顺水漂泊我已
将水撕碎咬破。
 
其实每一朵浪花
都是宿命。
 
 
民主街
 
民主街是我记忆的旗帜
每次经过
它都那么陌生。
陌生的风撕扯着记忆的锦缎
 
 
每个人
 
每个人都是为别人活着。
每个人从出生就奔向死亡。
这像是神的布道。又
不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