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杂诗十一首 (阅读980次)



   
       学 童
 
往本子上贴一张纸条
开始是胶水难以挤出
后来是一下子挤出太多
像吐了
两张纸被弄得一塌糊涂
 
等吧,等胶水稍稍干一点
总是那些拙劣的补丁与败笔
使我们更欲一窥究竟
2017.8.16
 
 
       情景一种
 
在一所中学的体育场外边
隔着高高的铁栅栏
一位女士站在电动摩托车上
翘首向里张望
在体育场的远端
穿着紧身运动服的学生们
正在跑步训练
那女士向跑步的队列挥手
或许,她是其中某个孩子的母亲
隔着远远的距离
也能从身着统一服装的一群学生中
辨认出孩子的身影
看得出,她尽力高高抬起手臂
以使她的孩子能够发现她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注意到
这种可能性要小得多
这不关乎视力,只关乎视线
就像音乐厅舞台上后排的乐手
不会注目观众席前排两侧
垂手而立的引座员
2017.8.21
 
 
       戒 指
 
本可以在中途下车的人
有时一路跟到终点站
疲倦至极,沉沉入睡者
心事重重,错过站点者
闲极无聊,听之任之者
以及,今天我亲眼所见
不慎遗失贵重物品者:
一位年轻女性,她的戒指掉落在公汽上
她和同伴打开手机电筒寻找
车厢那么大,戒指那么小
人多腿杂,总有乘客上上下下
纵使有热心人,也只能冷眼旁观
临时充当业余侦探
在失主和偶然的同路人心中
一枚戒指,像颠沛流离的迷途者
焕发出哲学般深沉的目光
2017.8.23
 
 
       永 远
 
多少竭尽全力之人已经离开,垂头丧气
青蛙不会私语,那就变回蝌蚪,曳尾于泥
 
赤日炎炎,大人,请继续享受投食的快感
给池塘里的鱼群,给公园里的鸽子
 
在沙漠边缘,成片的旱地芦苇
有如迁徙的部族,依然世代传唱
故乡的儿歌
2017.8.4-24
 
 
       透 支
 
母亲是种菜能手,但今年
南瓜收成无望
酷暑连晴,干旱旷日持久
奇怪的是南瓜藤倒是疯长
把一堆废弃的石料盖得严严实实
只是不开花
我们对母亲说:不以今年的南瓜论成败
论种菜,没有谁比得上你
 
母亲心有不甘,觉得它白白占去了太多肥力
但也懒得把它拔除
兴许还心存侥幸,指望这些看起来风光
其实是一直在苦撑着的
终有
苦尽甘来的一天
2017.8.20-31
 
 
       年逾五旬的视力问题
 
左眼也能看,右眼也能看
左右眼并用,却模糊不清
只适宜于看远处
看风景,看辽阔的虚无
适宜于视而不见
适宜于闭目、静听
隔壁儿童习琴、嬉戏
楼上有人争吵,楼下
有人操办丧事
马路边有人和水泥
不同于和稀泥,铁锹下
细沙与地面的摩擦声
放大了一切不平
是一把铁锹还是三把
已无关紧要。你将沦为
一个迟缓的人、犹疑的人
心存鬼火的人
而一双清澈的眼眸
你远远就能辨认
像伤口认出盐,像烟认出风
像瓜藤的卷须,你见识过
 
你见识过,它们在盲视中
认出一个支撑。如有天眼
2017.8.31
 
 
       送子远行
 
护照、机票、带家庭合影的钱夹、手机、充电器
你最紧要的东西
集中于一个随身小包
我越来越不喜欢惜别的场景
距离以万里计,以时区和时日计
你的远行多出一个夜晚
我多饮了一杯,自言自语
老而多慈,不如老当益壮
愿多年父子成兄弟,愿我的未竟之诗
有你代笔,愿你的还乡之梦
像机场里的行李车,被我缓缓推着
像接过一部婴儿车
2017.9.2
 
 
       梦游者
           ——读扎加耶夫斯基
 
人们被允许进入神奇的果园
却只有很短的时间
于是,酒被发明了出来
 
人们被允许进入一个又一个梦
但白昼即将来临
最后,总是一阵急切的低语
 
花丛间,蜜蜂嗡嗡有声
像一群醉汉
所有的果园都是它们的
 
梦游者日夜赤脚行走
像被初恋决定了一生的人
其立足之地,只需很小的尺寸
2017.9.9
 
 
       变形记
 
你不知道,从河水中捞起来的
湿漉漉的草帽
戴在惊魂未定的
少年头上
会有多么沉
 
多么沉。你不知道
最好
2017.9.20
 
 
       角 色
 
他们借乒乓球台,玩出了新花样
头顶足球,你来我往
让习惯操控四肢的头脑
暂时顶替一下
劳碌奔波的双脚
 
事实证明,这纯属越俎代庖
智慧的额头出尽洋相
只是他们甘于用头
代替特制球拍
让夸张的点头致意
变成礼貌的较量
 
或许,是将演示手足无措之时
为灵魂出窍
而练习撞墙   
2015.12.14,2017.9.22
 
 
       桂花落
 
公园里桂花开了
香得人魂不守舍的
 
一个哑巴蹲下身来
对着一只猫
嘟哝着什么
 
看起来,他和它是老相识
看起来,他和它彼此心照不宣
 
他笑着转身走了
好像落在桂花上的雨滴
溅落下来
比直接落在地上的雨,更欢快
2017.9.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