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狼》等7个 (阅读152次)





自远逝的烽烟中,
游魂般荡出几声狼嗥,
在旷原上回旋,分外凄厉。

那些火种犹在,
熊熊自燃。
每当愤怒激醒了兽性,
天边的云也开始撕扯。

天幕更加昏灰起来,
几乎裹进了大雾!
那是记忆的盲区
——但伤疤是刺目的;
那是扑向父亲面部的狼爪
——抓挠着一个孤儿荒凉的童年。

无可默想的剧痛,
使每一块石头爆裂。
碎成一团的,
徒有血腥的背影。

它已窜入了晨梦,
当无知无觉间。
某一天,它早就不再出没于传说,
也厌倦了流徙。

“自此绝迹吗?
终于,那个时代结束了……”
有女人在惊呼着。

她的身后,一张赭红色的扉页上,
又一匹狼正蹲着,静静喘息。

               2017.8.28.




访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有感

已无故人,
惟余故土浑黄。

疾走于旷野,
空阔无际,
有碧草茵茵。

“汉城何在?”
回音辽远——
似穿透时光,
逾越了千秋。

巍巍前殿呢?
莽莽王宫呢?
皆消匿向荒丘,
一时寂寂。

残垣倾覆,
瓦砾也不见。
空有一番追思。

孤零如一汉人,
杳杳自南山来。 

   2017.8.31.




葡萄
(速写之一)

她有时诙谐如一颗葡萄,
饱满而浑圆。

沁着无时不在的甜蜜,
被其他同伴簇拥着,
俨然一位女王。

深紫色的裙装,
团团包裹着周身。
“哇,晚礼服性感极了!”

她无所忸怩,
正预谋一个诡计——
将熟透的自己,一点点诱骗,
呈献给夜宴、醉话、对她垂涎已久的
整个世界。

                    2017.9.3.




小剧场

有纱厂的味道,
自鼻翼间出入。耳道里,
依稀仍有嘈嘈的机鸣。
“往昔已往;还有绸缎般的岁月,
在未来迎候。”——那非幻觉,
也并非话剧里遗漏的台词。

秋高而气正爽,
夜也正温香。一柄薄扇,
无以扇尽溽热的空气。
“谁人不曾为演员……各自饮泣,
于生活的死角?”是啊,雪糕化了,
都未能散场。早不见红帽的情人。

                 2017.9.4.




合唱团

夜正漆黑。喉咙里的光芒
可闪耀四壁。已遗忘的面孔
又被涂画。

空气里再无杂音。也正无一人
忍心离席。清澈的泉水
一直汩汩在流……

因此有了潮润的细雨。夜
变得格外妩媚起来。终于
染上了玫瑰的肤色。

那非幻觉!所有引吭高歌者
也都各自沉醉。谁也不能
等着别人拯救。

“不如也共吟吧。”与其悄悄
在角落里神伤不已。撕下面具
只消三秒钟。

               2017.9.21.




艺术节

瑰彩属于这座城市。
盛夏都未曾拥有的蓬勃,
正在四处蔓生。人们抱头,
鼠窜于这“美”的流弹中,
甘愿被牺牲——像主角般,
从一幕幕大剧里起死回生,
上演壮阔的人生。或勤奋地,
迁徙于剧场之间,拦截“情”,
并化身“爱”。每一寸舞台前,
都留下了追逐的脚步,那也许,
仅仅出于狂热。为“真”鼓掌,
为“善”鸣哨,恣肆飞出的泪花,
可感天与动地。那时大歌未停,
舞裙还在骤风中纵意飘漾着,
仿佛城市也早已沸腾不息……
不寐之夜,摇曳出满天星光,
令一场回乡之旅,如此梦幻。

      2017.9.23.




秋分

风扑面来迎。
先前的虹霓,已不见。

也不见雾影。
也没了收割后的山坡。

但秋意正浓,如酽酒。
让迷途的人也可饱醉。

再无论昼夜、明昧。
都满满透着桂香。

浮游在清梦中。
有时幽凉,有时正还迷怔。

           2017.9.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