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8月8首 (阅读1053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落草》
 
终于找到神的山坡,脱衣,去形
委下身来,而后,找到自己的的根部
终于可以说:天上的雨水
每年给我数颗即可
《本草纲目》可以新添种科
这物种命性偏冷,但没世而名不称
是的,你叫不出我的名字
如今我浑身都是草叶
又被人说,越活脾气越坏
我不坏就没有草性的浓烈
不坏就没有这一说:与草木同腐
腐成大地呢喃又不得不接手的样子
2017-8-31
 
 
《长声吟》
 
人世也是太小的世,屋瓦连绵
我又遇见了你
民间有摄魂法,还有赶尸术,变脸咒与隐身符
问我是谁等于在问花在东风哪一枝
人生只有两天,白天与黑天,万众守白得黑
从树洞进去的蚂蚁,一会儿出来
身份不明,已变成长有翅膀的昆虫
且看人人所要的相见欢
且认清虚门与实门,活门与死门,左门与右门
开了又要关上
2017-8-20
 
 
《鸟鸣山更幽》
 
山鸟啾鸣是所有的朝代在啾鸣
从这张纸到那张纸,记载的
都是众声喧哗的发音器
我只在意今天听到的一种是什么声调
由这枝跳跃到那枝,犹如
过江之鲫认头与认尾其法相趋
还听到不死的人在当中反转过身来
说到这是谁与谁的地盘
以我的常识,高声与低喃
从来是含混又互为的
而在整座树林里,面目众多
鸟又从来分不出这一只与那一只
不同的是,谁死于老鹰谁死于弓弹
但看,一对翅膀又一对翅膀
在空气中争相翕动,它们要去的高处
三百年前的鸟早就去过
仿佛不是去争夺天空
也只是在掩饰身子,为了寻食或者逃亡
而我们一再看到的这座山
为什么一只只山鸟都在悠闲地梳理翼毛
2017-8-9
 
 
《天下多数的字天下人都看不懂》
 
 
两个握手的人并不是在握手,而是说
你我身体的其他部位
都不便于接触。一树鸟鸣
各叫各的声调,鸟永远说不清的是
树叶和树枝,为什么有的向东
有的向西。都在抚摸的
是一块赌石,里头的玉
看似与你眉来眼去,其实不然。
天下多数的字天下人都看不懂
不是我们没字,而是
天光澄明,我们的手
与它身体的其他部位,不便于接触
2017-8-12
 
 
《扫地僧》
 
就让我到你的寺里当一名扫地僧吧
在经卷以外负责一块地皮
让我躬身于落叶之间
跳虫之间,落日与云翳的纠缠间
一人向隅,对谁不无次要地
在墙角,石阶上,鸟粪堆积的地盘
跟自己有仇恨般
不断挥动扫帚,扫这扫那
扫出一块菩萨许可的地面
晨风吹来,反对鸟鸣里也有纸屑
关在偈语中的老虎
不要意外地在外头落下粪便
作为这里最无修为的人
青袍穿在身上,我毫无因与果
毫无晨钟暮鼓的忙,菩萨许诺的沉
一点都不能着急啊,着急的是
大师傅赶去超度的脚
我计较的是,黄叶要黄,青叶要青
虫子扫走,过后又要再来
2017-8-10
 
 
《练习曲》
 
她又在对面楼上弹奏这支曲子
在找空气中某颗痣子
确凿的位置
一条河流有走投无路的样子
并有几块垫脚的石头
谁在暗室中谈话,话锋一转
停下喘过一口气
显示出彩虹的弧度
而厘米度量过它
像我还是要瘦下来
那处也有个腰身,光辉
在拐弯的间隙里刺出
敬仰的神说有了
只有这个指头的深度是恰好的
触到了月光的咽喉
2017-8-8
 
 
《问题》
 
有人弑父,有人杀妻,有人
搬一箩筐木炭,在河水里
拼命地洗
有人析骨,有人刮肉,有人
正用枚小竹签,一而再地
剔牙
问题都有点难办
都缘于
不干完这件事,手就觉得,有点痒
2017-7-5
 
 
《大数据》
 
我们身边有哪些大数据?互联网,云平台
星河间的图像,身体内
流来流去的动静脉,以及大家所说的
菩萨的心肠
 
最后这个最让我为难,大到可以打好天空保卫战
可又很空,空到无法打出一个小绳结
想一想我们呼啸而过的生活
某间隙,一只手不见了
它正在与胃相连接的肠子里搬运,无限多,但只有一
2017-8-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