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诗歌和诗歌批评的售卖 (阅读240次)





 诗歌和诗歌批评的售卖
 
 
诗人消费诗人这个群体。这是残酷的。因为从其他类型的社会消费你找不到比这更无意义的消费。
 
我们看到,从社会消费角度,许多诗人确实从一开始确立了符合社会消费原则的写作策略——即满足某个或几个社会层次的文化心理和诗歌消费观,与时尚一拍即合;一部分诗人加入跟风式写作,追逐热评的诗,模仿其中的语句。莫名其妙的砝码确实起到加强身份的作用。诗人写作的转向完全有可能灵机一动,一个“先锋诗人”完全有可能屈于消费考虑去摸索六一儿歌。
 
很显然,诗人消费诗人群体,路越走越荒。别看朋友圈把作品和好消息转来转去,不遗余力点赞、献花,残酷的是,真正读进你作品的可能只有一人,或者谁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越是独标其高的诗人越有可能遭受消费的冷落。诗歌批评呢?创见拔高,受众越少。触及深层诗学的批评有可能对天讲。别对圈诗歌信徒过于乐观。在对诗歌批评的消费上,情况比消费诗歌作品糟得多。你问问,中国有几个诗人把对艾略特、博尔赫斯或史蒂文斯的诗歌批评读进去了,装裱吧。
 
顶尖的诗人和顶尖的诗歌批评家,从社会消费角度看,何其不幸。如果你知此不幸而又不屈从社会消费原则,要将诗人消费诗人群体这一空中铁索进行到底,那你就得对自己残酷点,或者麻木点:你接受你的读者为乌有先生,或者你的读者有那么一个,仅此一个。埃德蒙-雅贝斯说:“一旦人们就每个词语的涵义都达成一致,诗便不再有存在的理由。”这既指出了诗作为必需品的条件,也回应了诗在公共消费中被话语挤兑了份额配比。在词语的涵义上,消费意味着一致。
 
2017/9/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