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4月)之二 (阅读286次)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037)》
 
梦中的夜
都像极夜
恬静美好
并不绝望
我见到好几个
面目不清的人
相互都招呼道:
"济南见!"
"济南见!"
 
 
《梦(1038)》
 
足球场上
我头球攻门
一头将球
顶进网窝
闹钟响了
太空乐大作
 
 
《梦(1039)》
 
某大哥与某小弟
勾肩搭背
一起走来
我对他们说
我们要为某小弟
开一场研讨会
某小弟喜不自禁
欢呼雀跃
某大哥说:"好啊
我坚决支持
不过今天我有事儿
会就不参加了⋯⋯"
 
"这大哥当得"
当时在现场的沈浩波
在事后点评道:
"平时自己的资源
绝不分给小兄弟一点
咱们外人给了
他还这副嘴脸!"
 
 
 
 
《梦(1040)》
 
"听说你腰不好"
一位男诗人说
"你听谁说的?"
我哭笑不得问
"听一个女诗人说的"
他一脸猥琐答
 
《梦(1041)》
 
我开着一辆
空的公交车
在大街上
横冲直撞
直到此时
我才想起
我不会开车
现在的问题是
该如何让它停下来
 
 
《梦(1042)》
 
梦回毛时代的
向阳院
一帮孩子围成
一个大圆圈
用红领巾
蒙上其中
一个孩子的眼睛
然后
合伙挑逗他
戏弄他
误导他
冒犯他
让他猜我们是谁
猜中了
还有人耍赖不承认
那个时代
孩子的游戏
都像极了那个时代
一个缩影
一则寓言
 
《梦(1043)》
 
诗伟哥
已经上市
一位知识分子
终于把诗写好了
潘洗尘怀疑
他服了这种药片
 
 
《梦(1044)》
 
在山东
一家人在饭桌上
热情地招待我
点了各种饼子
男主人长得像刘溪
 
另一桌
我的一位前友
正在戏仿徐江
接着又戏仿我
声若洪钟的样子
 
我对刘溪说:
"给那桌端盘饼吧"
 
《梦(1045)》
 
在山东
我写了一首诗
名字叫《在西宁》
全文如下-
 
到达西宁
打不着车
也见不着一辆
出租车
我从电话薄黄页上
随便查了一个号码
打通了
问人家:
"是不是
出租车司机罢工了?"
对方愤怒地回答:
"我怎么知道!"
 
《梦(1046)》
 
《新诗典》诗人访日团
阴盛阳衰
只去了三个男诗人
同住一个旅馆房间
睡榻榻米
其中一个
虽然长成我中学同学
刘斌的样子
但我知道他是
河南诗人梅花驿
叹了口气说:
"唉!好日子快结束了
明天一回国
后天就上班"
 
 
 
《梦(1047)》
 
中国男足
踢进了
奥运会决赛
不仅是
决赛圈的决赛
而是
冠亚军决赛
网上的喷子
还在那儿喷
"如果不是
裁判保护技术流
中国怎么可能进决赛?"
 
哦,这技术流的中国队
头号球星叫古广明
 
 
 
《梦(1048)》
 
一位官场朋友
对我说:
"贪官都喜欢
中式家俱⋯⋯"
 
"清官呢?"
我问
 
"哪里有清官?"
他反问
 
《梦(1049)》
 
电视里
C罗在对他的女儿
说话
 
电视外
我在记笔记
用心学习
 
我在学习
一个父亲
怎样对女儿说话
 
我没有女儿
 
 
 
《梦(1050)》
 
追剧
追《人民的名义》
追得我梦中人物
都倍儿正义
满口大话
梦的镜头
也呆若木鸡
就知道正对着人
照啊照
 
 
 
《梦(1051)》
 
教研室分了贮藏柜
没有锁
我想:没有就没有吧
反正我没什么秘密
接着就改变了想法
不敢保证以后没有
 
 
 
《梦(1052)》
 
梦中的我好克己
眼镜的鼻夹掉了
我舍不得换新的
 
《梦(1053)》
 
《新诗典》各大排行榜
被我用毛笔书写在红纸上
在我儿时居住过的向阳院
贴了满墙都是
满院子都是围观者
听说还有更多的人
正赶赴这里来看
 
《梦(1054)》
 
与吴雨伦
在北京人艺
看话剧《骆驼祥子》
看完后来到剧院前厅
见有黄包车出租
我们便租了一辆
父子俩轮流拉车
狂奔在北京午夜
璀璨的星空下
 
 
《梦(1055)》
 
我刚写过
这样的诗句:
"贪官没有未来
清官没有过去"
便在梦里
替《人民的名义》中
张丰毅扮演的
省委书记沙瑞金
找到了过去
他在旧社会
是拉黄包车的车夫
人称"骆驼祥子"
 
 
《梦(1056)》
 
一场朗诵会
洪君植当评判
我没有名次
"这么好的诗
咋连名次都没有?"
我质问他
他在自己案头找了找
面红耳赤道:
"对不起
我把你诗弄丢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