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那个叫张麦的女人 (阅读542次)





那个叫张麦的女人

 
她的一切被一次脑梗封存
被一片荒草掩去
但北汝河见过她
见过她曾救过一个国军
血滴在她旗袍上,如腊梅花
开在白雪上
 
抗战胜利后,有人兴奋得放鞭
而她却皱着眉头,越来越心痛
她去过开封,跑过南京
揣着一块美式怀表
再也找不到芦苇荡里的美好
 
后来,后来就是扔掉了怀表
对所有的军人保持警惕
依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嫁给了一个年轻的财主王喜
 
再后来,就是革命,革命
再革命,戴高帽,挨批斗
在过山车般的折腾中
苦相守……
 
当然,当然他们也有
爱情的结晶
1940年代生了我妈
1950年代生了我舅
 
2016.12.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