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1215病室(组诗) (阅读568次)



雪:1215病室(组诗)
 
 
       蒙塔莱与雪
 
从山上下来,耳朵滑向谷底。
蓖麻小巷,蒙塔莱在读
白居易,炉火照亮
玛丽莲.梦露,星空的孤儿院。
 
你依旧在喝酒,和一株腊梅。
75岁那年,他忽然浑身寒冷——
北欧的雪,急速降落,
冻结了波罗的海。
 
在这昏黄的世界上,
我们多像别人窗外的雪花。
 
          2016,1,13
 
 
       空白的纸页
 
空白的纸页,你画下
童年,断桥,开花的苹果园。
这会儿,你只能看见那句
移动的歌词。
像小鸟和树对视着,黑白世界,
最简单的旋律也消逝了。
 
英格玛。朱迪娜娜。
你靠在白色的枕头上想
最简单的愿望。
“心儿可是肉长成的呀”……
在童音的草原上,你睡着了,
小女儿的赤脚,轻轻踢在
脸上。野花的马群。
 
      2016,1,14
 
 
       月亮和疼痛
 
“橡胶坝刚蓄上水,她
就跳了下去。粉红的衣裳”——
我只看到过白鹭,在那里等
迷途的小鱼。
那时我还能听见。仿佛月亮
永远都在那儿等待我们抬头。
 
太阳照进病室的西窗,
书散放在床头、柜子上:
在王维、杜甫、狄兰.托马斯中间,
你倾听。自语。有时候走来走去,
剥一瓣甜橙。
你喝水,向阳光和尘埃致意,
感受针头扎在左手上的疼痛。
 
        2016,1,15
 
 
       树枝嘎巴
 
早晨,喝完羊肉汤,
树枝嘎巴几下,天就黑了。
 
只剩一片嗡鸣。
 
你觉得这只是个玩笑,
像孙悟空和金角大王。
 
几天以后,你开始感到不安:
你一直以为你并没有在悬崖边上。
 
直到天忽然黑了,
没有任何征兆。
 
      2016,1,16
 
 
       夜读王维,想起阿炳
 
白色的病室,一面镜子。
除了护士的鹤影,
只有你,和芙蓉花的开落。
 
想起阿炳,和十天前
听过的《二泉映月》,这样也好,
所有的声音都留在了过去。
 
小青说,世上有些声音
你很不想听了。泉水倒映
孤楼,颤动的船舷:
 
仿佛1973年4月,一个
白胖的月亮,穿过雪和青草的宫殿
在昏暗的小屋里诞生。
 
 2016,1,16
 
       
        腊八
 
长久的饥苦之后,忽然醒来,
腊月八日,菩提分开枝叶,
满天星光注入他的身体。
 
同室的病友,像两株小小的
橄榄树,被黑色斧头狠狠砍了一下。
父母的光,洒在他们身上。
 
在灰暗的世界,你曳尾涂中。
 
此刻,在十二楼病室,阳光
照着雪地,没有远,也没有近:
一碗乳糜,无边的欣悦。
 
      2016,1,17
 
 
       小星
 
我和外公抱着青草,去看
生病的小羊。
推开栅门,看见我躺在
细软的稻草上,像一团新雪。
 
姨婆从很远的地方来,
用香油、白糖,在勺子里煎蛋。
小时候,每一个生命
都有一颗小星映照。
 
“它们藏身在不起眼的事物”,
你读着《塔维河流动的地方》。
病室的门开了,一个提手袋的
老太,送来一份折页:
 
“作神的后嗣,进入神温暖的家”。
 
        2016,1,18
 
 
       风,蝴蝶
 
风躺在床上,感受着心
和窗户上的雨迹。
玛丽亚.儿玉,守着迷宫中的黑暗,
蓝色的出租车已等了很久。
 
你知道,有更忧伤的乐音
在某处响起,
震动房顶上的积雪。
 
越过凄迷的灯火,倒映的
世界——那只孟加拉虎
重新驮起亮星,圆窗的梦。
风躺着,敛翅无息。
 
        2016,1,19
 
 
        梦游
 
忘记了从房顶,还是月亮,
你攀着木梯下来。
银刻的小村,水塘眨着芦草的睫毛。
 
一扇扇虚掩的木门,
石凳在路边闪光。
在清凉的尘土中,你寻觅着伙伴。
另一个你,像一棵高树
在银光中静立。
 
你靠在椅背上,想着
那个返回月亮的男孩,那棵树。
抑或他像敏豪森男爵,
骑着结满樱桃的
小鹿,跑进了另一个梦?
 
预报中的雪,绕过城市
在西山降落:小松鼠蹦、跳——
抛掷着果球儿。
 
         2016,1,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