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杂谈OR笑谈? (阅读174次)





 
最近几年,在中国似乎又掀起了一轮爱国主义的高潮。就像那部叫《战狼2》的电影,居然创下了55亿票房的天文数字,简直令人咋舌。我相信这票房数字应该是真实的,因为我上月骑车去了躺西藏,在路上一起的一群90后的小兄弟们,他们在西藏林芝,花的内地数倍的票价,集体去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可见爱国主义在如今的20多岁的年轻人,仍旧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吴京是机智的,他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商机,把爱国主义做成了一门生意。
 
在路上,还不时碰到一些骑友,自行车上插着国旗或者穿着印有国旗的骑行服。甚至有一个50多岁的老大爷,自行车上插着一面旗帜,上书:钓鱼岛是中国的。据说他已经骑了12个月了,与我一起的90后的小兄弟们,非常崇拜这位大爷,又是帮他修车,又是合影。后来在客栈里,我问他们:这位老大爷的旗帜上为什么不写:海参崴是中国的?小兄弟们面面相觑,问我:海参崴是哪里?
 
我曾经在网络上和一些这样的爱国青年们交流过,我发现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征,他们心中都有某种根深蒂固的成见,并从这些成见之上推出他的一系列的道理,并且这个作为大前提的观念,是不容你挑战的,否则等你的,就是谩骂、扣帽子等等。这就导致,和他们的交流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事先已经把自己置于真理掌握者的位置了,别人还如何和他论理呢?因为他们心中那种根深蒂固的成见,是不容置疑、不容挑战,而不容置疑的东西正是真理的涵义。当然这些真理是由各种各样的观念灌输所形成的,有时候我觉得谈谈这些东西,可能会比较有趣,所以下面这些东西就是一些杂谈,权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吧。
 
 
一 自豪
 
爱国青年无一例外,都是对自己国家的悠久历史、灿烂文化非常自豪,事实是不是这样这是另外一回事,当然他们有权这样,但问题是,他们的自豪是建立在对别国文化和历史的贬低的基础之上的,这从他们对外国人的称呼可以看出来,比如倭寇、日本鬼子、韩国棒子、白皮猪诸如此类彻彻底底的歧视性语言,似曾相识吧?就像满清国时期,外国来使来出使要求通商,礼品的旗帜换成了贡品,被当作进贡的,要求见皇帝要三跪九叩,称呼其为蛮夷,这都是理所当然的。而战败之后,口口声声称什么不平等条约的也是他们,也就是说:只准他不平等地对你,不准你不平等地对他,他不平等对你是天津地义,你不平等对他就是道德堕落,既然你道德堕落,那我不管做什么也就理所应当了,这反过来又用来证明自己的行为是完全正当的,没有丝毫的逻辑。
 
在这些所谓的民族自豪感、悠久文化诸如此类的宣传的盛行当中,其背后所隐藏的东西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天朝上国的美梦,如今的中国的世界观在某种程度上仍旧是帝制时代的天下观,他们只有天下的观念而没有世界的观念。世界是一个客观的、公共的、逻辑的构造物,它是建立在共同的话语规则的基础之上的,是可以分享的,可以言说的,这在后面会讲到;而天下则是一种私人的、排他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等级秩序,这是这些爱国青年们之所以对世界抱有仇恨和敌意的原因之一,这也是强国梦的一种心理实质,这也是为什么当国家对外宣传把自己弄成是和平和平等的使者之时,爱国青年们愤愤不平的原因之一。
 
 
二 机智和聪明
 
官方一方面把自己打扮成和平的使者,另一方面又在国内大肆宣传什么大国崛起,搞来一些三流的国家,就如从前赏赐来朝的贡使一样,不惜血本地给他们恩惠,美其名曰:互惠互利,制造一种万国来朝的幻觉,再做一回天朝上国的美梦。所以爱国青年们这时是很机智的,他们知道什么所谓和平的使者是表面一套,而实质是仍旧要做天朝上国的美梦。因为他们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早就熟悉了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不管你官方怎么宣传自己是和平使者,爱国青年仍旧愤愤得要打这个、灭那个、武力统一某某的原因,因为你背后的实质就是那种天朝上国的天下观嘛。
 
他们把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认为是自己聪明的表现,并自信地判断:那些搞明着一套的人,不会搞这个,所以他们往往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并对自己的那些计谋深信不疑,可能因为他读过《三国演义》而你们没有。所以这些人往往在自己的聪明方面,对自己深信不疑,并且认为这种聪明是别人都不具备的,所以低估别人的智商,往往是这些人的一些共同特征。比如为什么不趁美国打朝鲜的时候,收复台湾呢?攻其不备,呵呵,好计啊。
 
 
三 情感
 
最近爆出的一个内地女学生撕港独海报的事。香港学生指责她侵犯别儿的言论自由的权利,而这个女学生却说:我只是做了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事。这里有几个问题特别有趣,香港的学生提出的是一个涉及权利的问题,这应该是一个法律问题,而这个女学生却以一种个人情感的好恶作为回应,并一下代表了所有的中国人,所以她表达的是一种个人的政治倾向。可以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不出意外,网上又是大片叫好的。
 
所以中国人是以一种政治的眼光而不是以一种法律的眼光来看世界的,他们是凭个人情感的好恶而不是以理性的逻辑来判断是非,合自己意的就是好的,不合自己意的就是坏的,这是一种典型的孩童的心理特征。而合他意的,就是有良心,不合他意的,就是坏蛋,道德败坏,所以他们把情感和道德又绑架在一起,所以对不合他们意的,道德攻击又是一种常见手段,他们的道德是用来约束别人,而让自己的意欲无所限制的东西。
 
四 逻辑
 
还是以这个女学生为例,香港学生指责他撕海报,侵犯了她的言论自由的权利。这个女学生却说:你有贴海报的权利,我也有撕海报的权利。这是偷换概念,权利指的是一个人的权利以不能侵犯他人同样的权利为边界。所以撕别人的海报,不让别人发声只准自己发声,这并不是她的权利。
 
最后在那个香港学生的逼问之下,这个女学生说不准他们拍摄,这侵犯了他的肖像权,这是无理之下的转移论题。当中她还说,你们把墙都贴满了,我贴哪里?这就是无赖耍流氓了,既然你要发表意见,为什么别人没贴的时候你不贴,等别人贴了你却来撕不让别人说话,这不是无赖是什么?
 
偷换概念是这些爱国青年们最常用的一种办法,当他发现自己无法反驳你的时候,他会自己制造一个错误的观念按在你的头上,然后把这个自己制造的观念当成是你的观念进行反驳,然后假装自己是驳倒你了。这是最常见的,当然可能他们并不是有意而为的,因为哪怕是偷换概念、转移论题也起码要求你有理解对方讲的是什么的能力,更可能是这些人根本就不具备最起码的理解力和说理的能力,这就导致人和人之间几乎无法正常的交流。这种状况是怎么造成的?教育是一个原因这谁都知道,但之所以有这样的教育,或许是因为我们所身处的社会是一个在某种意义上不需要也不能讲理的社会,因为讲理可能会导致一些建立在谬论基础之上的东西的迅速消亡。
 
五 和谐与和而不同
 
据说和谐与和而不同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的观念,那么什么是和谐呢?和谐最初应该是一种关于乐理方面的观念,之所以有和谐是因为各个琴弦的音调有高低造成的,在这里存有一种等级关系,琴弦音调高低的不同是为了一个乐曲的和谐,所以作为整体的乐曲的和谐是作为个体的琴弦存在的目的,那么这种所谓的和谐毫无疑问不是一种“现代性”的和谐。因为个体的差异的权利本就是目的本身,而它造成的和谐只是一种自然的结果而不是目的,并不是说,有可能造成不和谐,就不准差异存在了,事实上,一种绝对的和谐是不存在的,总有某种不和谐的地方,因为人不是神。而差异的存在本身就是目的,这和人弹琴是不同的,人在弹琴之前,就已经有一种先行的目的在先了比如一支完整而优美的乐曲,而琴弦的存在只是作为这种目的的手段。
 
再说和而不同,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是不可能和的,两种东西能和一定是因为他们有某种相同的东西,并不是一句高深莫测、不知所云的和而不同,任何不同的东西就有存在的正当依据了,所以如果是要说理,就要把话讲清楚。我们教小孩子说话,指着一棵树说:这是树。树这个声音和树这个物并没有什么必然性的关系,但我们为什么要教小孩说这是树,而不说这是草?这不是说树这个声音对应树这个物是正确的或者是真理,这不存在对错的问题,而是因为学会说话,是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一个共同的世界的基础,如果一棵树,一个人说是树,另一个人说是草,那么只能说他们拥有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交流,这和从何来?那么这个共同的世界是什么呢?就是理,而理就是公共的、客观的逻辑,就是我们说话所要遵守的规则。比如A是A,这就是一个最起码的规则,你说A既是A又不是A,当然你可以这样说话,但你和他人拥有的并不是同一个世界,那么这种不同是不可能有和的。
 
所以话要讲清楚,同的是什么,不同的又是什么?难道一句和而不同,你不杀人,我杀人,这不同的两者都是可以正当得存在了吗?这显然是不可能有和的。每个人在只关涉到自身的领域,当然有保持不同的权利,当涉及到他人,大家都要遵守共同的理,这是和。而最可怕的是:一个人在自身的领域,没有保持不同的权利,而必须要和某某保持一致,这就导致同而不和,而在公共的领域,却由某个人的个人意志随意主宰,这种不同同样是不可能有和的。
 
六  自信
 
据说有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自信这个词很有趣,人当然可以自信了,比如一个人想长途骑行到某个地方,别人问他:你行吗?他说:我有这个自信。这完全没问题,因为这是他个人的私事,这和他人无关。
 
那么进一步,一个人去应聘工作,招聘的人问他:你凭什么可以获得这个工作。他说:因为我有这个自信。这样说话也没有问题,但到这里,理由就不够充分了,因为你光有自信不行,你必须还要拿出实力,比如你过去的工作经验和成绩。之所以他还有合理的地方,是因为求职是你个人的事情,所以他有权选择怎么说话,但别人是否愿意提供工作给你,那是别人的事情,所以你光有自信就显得不够了。
 
那么再进一步,一块土地,原本是属于张三和李四共有的,那么关于这个土地的权利和收益应该是张三和李四共同分享。此时张三却要把这块共有的土地占为己有,不让李四分享,李四这时提出异议,张三说:因为我有这个自信。这就是无赖了。
 
所以一个人自不自信,这是个人的信念问题,和别人是否愿意相信你这种自信这是两码事,并不是说:你有自信别人就要相信你。而一个属于他人的或者大家共有的东西,这和你自不自信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你自不自信与我何干啊?难道因为你自信就可以把属于别人的房子占为己有吗?这简直就是荒谬了。
 
 
七 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
 
这句话可以说是正确的,当然制造鞋子之前,可以量身定制,这样造出的鞋子合脚的可能性更大,但说到底,真正合不合适只有穿在脚上才知道。但问题是:这句话应该是由谁来说的?
 
鞋子合不合适是只有脚才知道,比如大腿问脚:你这鞋子看上去有点小,好像不合适啊?这时候,脚就可以理所当然得说:鞋子合不合适,只有我才知道,又不是穿在你的身上。
 
但如果脑袋问大腿:你下面的脚穿的鞋子好像太小了,你看脚,他都磨出血泡了。这时候大腿却封住脚的嘴巴,代表脚说: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很荒诞、很可笑吧?呵呵,有人就是这样说话的。既然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那你为什么封住脚的嘴巴不让他说呢?
 
八 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 二
 
说这句话是正确的,但是,也可以说这句话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句子表达的只是一种个人的主观感觉,而人的主观的感觉是无法和他人分享的,你的舒服或者你的不舒服当然只有你自己知道了,所以这种语言它无法作为一种可分享的东西而成为一种公共交流的语言。
 
真的有一种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合适吗?我们用一个语词去表达意义,这个语词本身的含义是公共的。比如对于一只鞋来说,合不合适有客观的标准,比如你的脚是什么尺寸和形状的,鞋子的尺寸和形状和你脚的尺寸和形状相不相符,如果相符,那就用合适这个语词来表达。而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合适或者不合适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不存在一种私人的语言,当你使用了比如合适或者不合适这些词的时候,这个词的含义本身是客观的,它并不是属于你私人的一种东西。
 
就如一只40码的脚,却穿着一双38码的鞋子,结果磨出了血泡。脚说:鞋子是合适的,我自己知道。这种话就没有任何意义,这只脚的世界它不是一个可共享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世界这个词在这里的用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