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看过即忘》《等待认领》《冬天刚过》 (阅读304次)




刘术香诗 3 首


◎看过即忘
 
搁下一切恩怨,
只看流水。
 
水看任何一物,
只是瞬间,
两岸风景多美,
水只看一眼,
人多柔情,只看一眼。
水不会爱上岩石,
不会爱上花草,
不会爱上蜂蝶,
不会,不会,
不会爱上它看过的一切。
 
水没有家,
没有真正意义的亲人,
水活着,水死了,
一滴水的生命,
没有贵贱,
没有贫富之分,
水里不藏一物,
水中不藏秘密。
 
爱上什么,
就得储藏,
一滴水的领域,
只够一滴水活着,
没有心室,没有记忆,
无处安置,因此,
看过即忘。
不在流水中携带,
不回望不回味。
 
只看流水,
学会看过即忘。

 
◎等待认领
 
逝去的,都汇在一处,
安安静静。
 
千古月亮,
万世冷辉,
明亮挨着明亮,
冷意贴着冷意,
不用圈起来,
不喧哗,不走动,
望不见天空,
自己就是天空。
 
往事如烟,
一件事一缕烟,
我的往事,别人的往事,
袅袅而不升腾。
烟望着月亮,
只是望着,
不走近,不说出心里的秘密。
烟和烟在一起,
是一个家园。
 
月亮天空,
烟之家园,
在我们看不见的世界,
各自安静着。
 
它们在等待,
有一天有谁来认领,
月亮跟着主人走,
往事跟着主人走,
去到一个新的天地,
也许是走回了从前。

 
◎冬天刚过
 
冬天刚过,
我还没看见种子发芽,
没看见花开。
但听到了布谷的叫声,
在南边不远的树上,
一只布谷,最多两只布谷,
简简单单叫了几声。
 
没有人说,布谷来了,
也没有人说,我要去看布谷。
大人没说,就孩儿也没说,
大家听到了布谷,
像没听见一样。
 
我从窗口望去,
看见邻居的屋顶,
看见墙壁,
也看见一些树,
但没有看到布谷。
 
布谷已感知到了春天,
它率先叫起来,
可是那叫声可有可无,
穿着棉衣的人们,
没有看到春天,
连一句话也不想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