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蜗牛》第二辑之六(11首) (阅读420次)



鄂尔多斯之行并致广子
 
一次低声、简单的交谈。在我们
头顶,群星间喷射出熟悉的光线,
与上一次位置有所偏离。树莺
掠过八月纳林河畔的黄柳树丛。
我们将看到的,再看一遍,遵从着某种律法,
简单到沉默——亲爱的人有一个美好的首都。
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齐整的灰色,还有闷热,
蒙古般的安静。
那些停留;而那些呼喊。
 
(2017)
 
库布齐沙漠
 
快乐本身是沙漠,我们
不必亲身前来。
雨的气味,在最下面的一块岩石下。
渴者蹲下来,嗅嗅矮灌木。
那里举着尾巴的褐色蝎子
仿佛挣脱了意识一般闪过。
听着旁边的人走在沙丘上的声响,
某些方面我信任自己的绝望,
忽略它做过的一切。
 
(2017)
 
青草间
 
河滩上沙子裹着
细碎阳光如裹着蜜。乌桕树
菱形叶子的翠绿欢快如
远处某件东西的灵魂。
八月到九月,渐渐凉爽,我觉得给予
我的无名欢乐已经够了,在青草间。
沼泽地那一带,仍在听力范围内,
水牛感人的哞叫声,
表达了它要表达的意思。
 
(2017)
 
旷野美学
 
火车疾驰时所见的旷野,
有着恋爱的意味。三两株杨树,
展开遂成杨树林——如同我
在语言中感受你。在天黑之初,
感受晚风是一种物质,头伸到车窗外,
看到天空由蓝变紫,而后我
希望自己是世界。可能每个人
都有这么想的时候,
称自己有一颗椋鸟的心。
 
(2017)
 
称得上爱
 
我们计算长宽高的方式是
不对的进一步说突出我们所看到的
世界的一部分是不对的。异于
我们所知。百香草丛中的球形花,
沙砾间,什么动物的楔形爪印,
戴着沉重银饰的
乡村女孩的欢叫(与其他部分
密不可分)。像撞到我们身上来的一个人。
总是感觉不止一个人。
 
(2017)
 
非暴力
 
如果由我来判断美然后
反抗,我会什么都不做。
闪光的圆穹和尖顶,仙人掌
的茎和刺,女人身上小姑娘的天真。
因为我软弱,才需要暴力;
因为神秘性的要求,才需要求知欲。
在绿叶露珠间,制造一个玫瑰形灵魂,
在仍有一个地球在旋转的清晨,
不在乎是否有其他星球在旋转。
 
(2017)
 
诗篇
 
二楼住着一个单身汉,
吐字不清,喜欢对着窗子笑;四楼
住着一个爱读书的老太婆,喜欢把枯花
钉在墙上,总是说,生活是猫身上的跳蚤;
我住在顶楼,喜欢按照透视法
俯瞰像是通往月亮上的、不见人影的大街。
在地球转动最慢的时候,
我想说一句祝愿的话,
想着给谁。
 
(2017)
 
穿过
 
目光穿过树去看原野。
10余米高的栗树荫,托举着
一团金丝边的幽暗,不时的,
滑落下一个缀满碎光芒的平面。
在原野更为耀眼的大光芒中它就像是一束
即燃即熄的火花。
我不愿把看到的说出来,
做一些文学修饰,保留
没有悲伤的自由之身的纯洁性。
 
(2017)
 
同一个
 
这儿,树林茂密难言,
槭树低矮而红松高大。
有许多自然的声音,在山涧那边;包括
刚刚我觉得孤单在泉水边朝上游的一声喊。
年轻时,我拘泥于动物植物
和山峦丛林的形式,找它们的不同。
现在,在从野外帐篷钻出来的这个
冷冽的清晨,我再次凝视自己的身体,
感到它是这儿的一部分。
 
(2017)
 
少数人的情诗
 
仰慕曼伦克女人表达
热爱生活的方式:戴一个从头
套到脖颈的木雕花环;和安巴林男人
表达愤怒的方式:赤脚把活鲑鱼踩进烂泥地。
下午她学英语我读福柯,消化任何安静的东西。
无意识一般纯净的阳光,停在
果树上、天空上,不用安排,也不会碎掉。
想到此前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
希望她是任何轻轻的东西。
 
(2017)
 
信徒
 
蜂蜜被采蜜人盗走,
剩下树杈上一个空蜂巢。
对你,我还有一个深情计划来不及
实施,它是我头脑中的词语尚未形成诗
的部分,与嗡嗡声差不多。就是嗡嗡声。
(轻微的,视神经的跳动感。)
仿佛来自拥挤着不同信徒的教堂,
痛心的人们各自祈祷,
在对周围事物尚未清晰识别之前。
 
(20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