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诗十首(载《诗镜》2016年卷,成都时代出版社,哑石 主编) (阅读653次)



  
        谐谑曲
 
 
指挥家传授的秘笈:永远不要
朝铜管乐手注目
否则,他会格外卖力
 
我的心里也有一个小号手
每当午夜时分
他便圆睁着双眼,使出吃奶的力气
他顽劣的一面
让我迷恋,让我焕然一新
 
像迟来的雨,我们为之祈求:
大一点,再大一点,好让我们悲愁的双眼
明天看到碧空如洗
 
但低沉的弦乐,跟不上
直上云霄的小号
像屡屡沸腾的水壶,积下坚硬的水垢
像奔腾的大河,变成了一个嗜睡的妇人
波澜不兴的乳沟 
            2014.2.5
 
 
        惊 梦
 
 
有一回,我居然梦见了慈禧太后
和她的长指甲
她的长指甲表明,她并不需要环握住什么东西
没有谁敢于动她一根指甲
她向我夸耀她的指甲还在生长
 
她俯身对我耳语:“我还有一颗妇人之心
妇人至痛,莫过于分娩死婴。”一股凉气
令我惊醒……我摸了摸我的脸
以确认它即使被抓挠过,也像新土豆那样
只是被蹭掉了一块皮
            2014.4.24
 
 
        总是在夜半醒来……
 
 
像从尘埃中爬出来的人
缓慢地动一动四肢,以确认
它们完好无损
 
像从尘埃中爬出来的人
抚摸额头。眼睛。鼻子
双手抱着肩胛
一边是热的,一边是凉的
但所有这些,加起来
又什么都不是
像夜半这个时刻
 
像从灰烬中爬出来的人
在漏水的水管前,缓慢清洗
面容越来越模糊,但已无所谓
要止住的是暗中喷涌的一切
                     2014.10.10
 
 
        猫和老鼠
 
 
父亲走后,家中的耗子多了
人气一少,耗子也来欺负
孤独的人
与母亲为伴的是一只猫
没有鱼肉伺候,它连差事
都懒得应付。或许是
寡不敌众吧
      
母亲的睡眠不大好
各个角落的耗子,看不见,赶不走
像一件一件烦心事
我在梦中杀过耗子,杀过猫
或许我对猫的憎恶
超过了对老鼠
我梦见过一只光溜溜的幼鼠
爬上我的脊背,那种冰凉
超过了肉身经受的所有冰凉
2014.12.23
 
 
          急不可待
 
 
磕破的鸡蛋要快速放入碗里
人人都是这么干的
 
失手的家伙被骂作笨蛋
好像可以把过错
推回给无辜的鸡蛋
 
急不可待
太多的眼睛熠熠生光
      
巨石缓缓碾过
一堆碎石
为一尊王座 作最后的铺垫
                     2015.2.11
 
 
       暴雨中的低语
 
 
暴雨一遍遍洗刷着玻璃窗   
我坐在窗前一动不动
 
远处,沉闷的雷声催促着什么
玻璃窗的另一面,愤怒的暴雨
犹如热锅中的螃蟹
 
夜里,闪电以其快速的明灭
告诉我们不要和广大的遗忘对视      
 
夜雨像莫名的悔意。在我的梦里
晚归的父亲拖着浮肿的双腿
石头,带着它的伤痕
从高处滚落   
 
我要瘦下来,像喜马拉雅之鹤
清空肠子,净其骨骼,敛息静气
为翻越
连绵的万仞雪山
                            2015.4.4
 
 
        小树的立场
 
 
痛恨是容易的
霹雳降低了天空的高度
极端是容易的
像一个人宁愿死去
而不再受累于死亡
呆滞的玻璃珠是容易的
任烈日炙烤,任大雨倾盆
癫狂是容易的
一个醉鬼转身,扬手,掷出的飞梭
也许正中靶心
 
黄昏时驱车经过一座监狱
有一位朋友正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
他记得围墙上有一棵小树
所有的神秘都集中在它的身上了
那棵小树,它每每长高一寸
日出时,围墙便矮下去一分
日落时,围墙便高出一分
                     2015.4.12
 
 
      秋 歌
 
 
下午,老烟鬼苦涩的嘴巴
转而寻找甜点
以及更甜的
幻想之蜜
 
爱情一派稚气。连绵的秋雨
陷入迷茫
不过雨再大,也不会决意成为
一场伟大的雨
 
一只老斑鸠沉闷的鸣叫
听起来不像是斑鸠
而是另一种鸟,模仿春天的鹧鸪
它太老迈了,以至于反复诉说的宏愿
变成了含混的嘀咕
                            2015.10.6
 
 
       生日诗

 
寒冷的一天,雨夹雪
人们辨认出
混迹于雨中的雪花
雨是现实,雪是旧梦
我推测五十一年前的今天
也是小寒,虽曰小,实为最
我是双亲的头生子
我的父亲母亲会依我的年龄
推算他们自己的年龄
就像我常以自己的年龄推算他们的
仿佛这样更牢靠,更确定无疑
就像后来,我的父亲走了
我依然这样推算
就像如今,我想把父亲应享的天年
加进母亲的寿命里
为此,我将继续混迹于斯世
上帝没有旧梦
灶膛常有烟火      
                     2016.1.11
 
      
        木芙蓉
 
 
如今我相信,来到梦里的一切
都历经长途跋涉
偶尔,借我们的梦得以停歇
 
像那些离开老房子的人
以耄耋之年,以老病之躯
结识新邻居
 
像夕光中旋飞的鸽子
一只紧随着另一只
仿佛,就要凑上去耳语
      
像寒露后盛开的木芙蓉
它的名字是借来的,因而注定
要在意义不明的角色中
投入全副身心      
                            2016.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