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鸟嘴 (阅读375次)



S
 







晚上10点
一个光着上身的中男
在小区路上S型小跑
路灯的光亮
不足以照亮所有角落
但照出了他身上的
油脂、汗水
并涌出反光
作为男人
看见闪光的双肾
已经习以为常
我为他蛇形的
步法感到纳闷
多跑两圈不就完了吗?
但他就是这样
低头专心搞着自己的事
对此我抿嘴一笑
回过头,发现路灯
比之前更加无谓地照着我
就是这么回事——
我发现一个黑影
坐在远离路灯的黑暗中
岿然不动
手机电量过低
发出的动静让我
发现它的存在
它也在黑暗中
搞着自己的事
丝毫不在意
少量光亮从它身上
不断滑过
向更黑暗的地方流去








 
 
麦冬丛






 
 

秋阳斜射下
站在其中某处
每日可见的麦冬
与我同在一片阴影
它们在颓势下依然开花
某一刻
目光扫去
这块阴影的分界
浮起一些光晕
开花的麦冬丛开始闪烁
阴影和它外面的阳光
都在你眼里
在初秋午后3点半
你理解吗?
它们在其它季节
其它时间
完全不是这样





 
 
鸟嘴






 

这张鸟嘴
恶语相加的活火山
从不卷刃的两片剐肉刀
它不尽正确
也不需要正确
在空气中弥漫僵死气味和
毫无正义的时期
它居然说真话居多
亲爱的人们
风过时的优等公民
风过后重新成为暴徒帮凶
你们指责他
就像笑话狗吃屎一样
策反他的血
也起来反对他
他一旦闭嘴,你们
应该感到悲伤
 
 





静默
 







它通体绿色
是一个淡绿色的家伙
翅膀像两片扇叶
2条修长大腿
与身体不太协调
如一台把手
高过头顶的哈雷摩托
发音器像背在背上
按说应该在腹部
它所有脚暂时牢牢
抓住白墙
大腿收拢
两个V字扣在墙面
它开始叫
发出类似蝉的叫声
但的确又不一样
我没有见过这样的蝉
像某种蚱蜢
却发出鸣叫
我离它近在咫尺
从各个方向观察它
它并不惧怕
也可能没有察觉
它不由分说,高频振动
这种振动完全
能让白墙上蚂蚁恐惧
这样一个怪东西
一个小杂种
我从来没有见过
在晚上,当我路过
一盏灯和一面白墙
它就在那干着这事
大多数时候
它挺着大腿
并不是非要干什么
夜旅中一张古怪的脸
巨人症一样的躯干
还在产生形变
不知什么原因
它终于停了下来
听起来不像是自己愿意
 






 
张望






 

从两边队列中间走过去
一直走到走廊尽头
开着一扇上下推拉的玻璃窗
户外的暖风从下方灌入
你站在窗前向外张望
你看见东南边
一堵墙的另一边是座泰山庙
一座宗祠与之并排
正东边林木掩映的土丘下
一趟空荡荡的黑皮
正缓缓钻进隧洞
铁轨下方,一条大沟
向着入江方向延伸而去
你也看见熟悉的26层楼
但通过你住所的窗户
看不见这里
你张望所见的事物
构成图景。它们就是那样
对此你不需要说什么
在等待进入诊室的队列中
不停有人无意间向你投来一瞥
他们中的少数
也在这走廊尽头短暂站立
秋风灌入,徐疾有致
他们看见泰山庙和那座宗祠
与此地一墙之隔
他们和你一样
看见却不说什么
有时火车没来,只看到
一段空空的铁轨
隧洞口乌漆麻黑
他们目光很可能被吸引
并停在洞口
隔不太久就会收回
 






 
孤儿







 

他住103
一个夏天以来
每天进
电梯间
看见
他夹个门缝
听收音机
打盹
发呆
门缝根据心情
时小时大
每天我都
朝他看一眼
看见门内
一部分苍老
横肉
耷拉
被整齐分割的脸
他也朝外看
对进出
整栋楼的人
进行巡视
我们目光
偶尔交汇
有时出现异样
他夹好门缝
堵门坐着
不是在等风
就是在享受
风带来的
好处
并左右张望
1楼
确实比往上
任何楼层
都凉快
他据此
每天这样干
定时定点
连姿势都
很少改变
在看了他
多次之后
我终于产生
反感
伙计
我看他时
露出的厌恶
敌意
已经
越来越多
说不定
哪天走过去
哐当
把那条缝
给他妈
关上
这可能
会让他
一个趔趄
四仰八叉
倒在地上
然后追出来
朝我大骂
嘿,这孙子
 






电话







 

半个多世纪来
一次最强台风
登陆后的
中午
我在陕南安康
压低声音
给我爸
打电话
他在外面
说广州正在
下雨
跟我在手机上
看到的状况
不太一样
我叮嘱他
要警觉
担心摇摇
欲坠的住所
被狂风掀翻
他答应并
噢了一声
然后挂断
提摩太后书
说道:
偏向荒渺的言语
提摩太
说的
是不是我
我听见他的斥责
从圣书中
某一页发出
不是因为
这通压低
声音的
通话
那是另外的
巨大担忧
在风雨飘摇中
这个圣徒
又一次向
掩住双耳的人
提出
告诫






 
 
戏剧之王
 







它们在每个
个体身上
反复发生
每个人背后都会
出现几小块
黑洞般的
绝对影翳
像黑色翅膀
被活生生砍掉后
留下的疤
它们分别是爱恨
诅咒
仇杀
它们越狂热
你越怀疑
据说存在某种
能飞的灵魂
 





 

疯狂






 

平淡沉闷的一天
她认为我形象糟透了
头发太长
我认为我需要
跑到一棵大橡树底下
把头发缠在低垂的树枝上
用快刀斩断它们
这一疯狂的念头
来自押沙龙之死。是啊
你看见,当铺生意凋敝
银子还在不断蒸发
云层比七月更厚
一只黑斑蝶向我俯冲而来
我本能一让
它侧身一翻躲开
留下一对使人
过目不忘的尾翼
我突然想到要追杀它






 
 
别动它






 
 

床头那盏台灯
你别动它
哪怕你只把它
轻轻一挪
到了晚上
我打开它
马上就会发现并找到
挪动前的位置
只有这个位置
它发出的光亮
才会构成整个卧室
我最熟悉的
明暗的布局
几百个晚上过去
我的眼睛扫过
它周围所有细部
定位的参照物全部找好
你知道什么
它照着塞利纳的死缓
那泛出的光芒任谁
也骗不了我
 





 

失败








 

从上次失败中
没有教训可以
汲取
我就这样
失败下去
写下去
写失败也一样好
看见你发那幅
戴珍珠耳环多少女
你是在荷兰
并站在维米尔的
原画面前
我的朋友
不太平的
欧洲
也可能失败
虽然我们面对
的是另一种
更极端的险境
我似乎
只想要失败
 





 
告别






 

今晚他们3人
从汉阴出发
连夜去宜宾
赶在死神前面
探望
一位老友
并告别他
先开破皮卡
到安康
行李拿得很少
故作轻松
安康刚停下一场
秋雨
江面想必已
腾起大量雾气
火车先到重庆
明早继续火车
到内江
过自贡
就到地方了
坐大巴
可能更快
五十多的人
之间
怎么告别呢?
今年夏天
他们举家从汉阴
搬到宜宾
一个独女
在长江边教书
走时就说
不回来了
那截长江
跟汉江不太一样
现在老伙计们
纷纷赶去
电话说死神已
在他身边
徘徊
一条无法
拒绝穿过的门廊
尽头
紧闭的房门
正要被推开
一件黑袍
恭敬地垂至地面
他怎么也
看不见
江面的情况
但事情
只能
这样
 




 

叫什么





 
 

蜂鸣器在叫
叫声又不像蜂鸣
也行
它们可以不叫蜂鸣器
所有楼层的
应急灯
都装着一个会叫的东西
滴——滴——
像把锉刀锉着骨头
一位裁判
正在评判这手艺
他在楼梯道抽烟
听见7楼
或9楼的声音
也可能有来自
6楼或10楼
或者
别的什么楼层
这会儿8楼
又叫了一次
他突然感到
焦虑
自觉地走到
一扇窗前
看看外面
又看看楼下花坛
地板十分僵硬
 






 

听说





 
 

听说
这诗人凶

聊天凶
羔裘豹饰
孔武有力
说起事来也给人
造成幻觉
你想不到
他惟独
写得娘——
宏大的娘炮
细节的娘炮
不可思议
像自群岛来的男人
裤子总爱提到
屁股
上下
一朵被海水
反复涮白的花
在无人
知晓的深夜
被击中
哦啊绽放
 







夜游
 








瘦小的女孩
11点以后
沿安康大道往北走
我经过她
回头看了一眼
路上灯火通明
车已经变少
她要去哪
莫非孑然一身
往提前萧索的
巢穴走去
或者赌气出走
毫无目的漫游
(可能性大些)
十分钟后我回来
女孩已经没影
又看见一个中妇
坐在马路牙子上
同样瘦小
她穿黄马甲
长发不整
一只手扶着半张脸
歪着脑袋
她不会去哪
坐在那等她同伴
干夜活(可能性很大)
或者累了在路灯下
消化掉
一些不好的情绪
再回她陷入凛冬的
巢穴去
 






蚂蚁




 
 

危堤下的蚂蚁
终于被大水
冲了出来
死了一部分倒霉蛋
活下来的
则看见
人畜更加遭殃
不禁暗暗庆幸
凶手绝不是水
它们说
是不同形态的器皿
任何时候你必须
盛住水
这才是硬道理
堤岸毁后
大水横流
蚂蚁散布
方圆几十里
今天我该死地
打了个比方
当我想到这么多
趾高气扬
噔噔噔的女人
她们就像
蚂蚁从
穴洞中涌出
不管田园荒
不荒芜
她们爬得到处都是
说实话
我很喜欢
这样,同时
也有一定厌恶








 
 

飞来湖枪击事件







 

可怜的读者
我仅剩的死忠
在某天午后的梦里
我去吊唁一位远亲
那位远亲的住所
在一座小湖边
周围布满裸露的灰岩
他每天背上猎枪
赶着羊到山上去
山羊吃完草
就站在岩石上
伸长脖子伫立张望
羊群的咩叫声
能从宽阔水面传到湖对面
鹰也在空中盘旋
湖光山色很美
如今他死了
我去吊唁
在离开湖南十几年后
我这些亲戚们
在湖边搭建的
灵堂内
要揍我
他们因
各种积怨向我发难
对我群起攻之
首先冲我奔来的
是我亲叔和姑父
他们带动群情激奋
越来越多看不清脸的人
黑压压一片朝我挤来
我挨了我叔几下
但并不觉得痛
慌乱中举起那把
不知道从哪来的双管猎枪
对,就是躺在棺材里
那个死人
守湖打猎用的那把
我单手举起
枪托抵在胸前
朝着湖面上空
砰地猛开一枪
我想:今天
你们
完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