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乡村纪事 (阅读697次)



《革命》
 
隐隐作痛
他有些胃痉挛
 
那名单,他只看了一遍
就草草签了字
 
万物萧瑟,1948年的秋天
一群人,被一阵枪声抹去
 
很偶然,又是胃痉挛
又一个他,也草草地签了一个字
 
1953年,新秩序需要用一些血来祭
一群人中有第一个他,背插亡命旗
 
唯物主义,不信因果
但事事总在轮回
 
1966年,没人再签字
一张大字报,就是最后的判决
 
这个他,据说是跳进了粪坑
“自绝于人民,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2013.10.13
 
《杜十三》
 
他留过洋,在上海当记者时
翻译过《资本论》
 
他去过延安,看到党中央
轮番批斗王实味后,就跑回了开封
 
他当过大人物的小秘书,在军管会
后因,私放一个旧军阀被开除
 
他坐过半年的牢,在许昌
土改时,说了很多同情地主老财的话
 
文革时,他被打成了右派
在闹店拾粪,一直拾到1978年
 
1980年,他被冻死在林场的仓库里
头枕着两本《毛泽东选集》
 
 
1999.5.23
 
《民国》
 
改朝换代就是一张告示
面对目不识丁的民众
 
杜老太爷笑了
杜老太爷说,捐,咱们捐大洋
 
新来的督军,只带来一张委任状
待修的老街依然走着旧官僚
 
旗子换过之后,辫子也剪了
杜老太爷似乎更精神了
 
据说,他唱戏出身的七姨太
生了个女儿,很像督军
 
解放后,杜老太爷吞大烟死了
七姨太跑到台湾,成了梨园名伶
 
2005.11.12
 
 
 
《凤与凰》
 
凤一松手
梅花,便落了下来
落到她的旗袍上
星星点点
 
凰骑马归来
凰摘下长刀和手套,摸凤的脸
梅花,就落到了
凰手里
 
凤甩水袖
凰抛媚眼
折子戏里,只有梅花在醉酒
枪炮在响
 
民国落幕后
凰活在镜子里,看见梅花就流泪
凤葬在梅树下
还嗅着一缕她当年的手香
 
2016.4.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