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7月9首 (阅读1101次)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无名氏》
 
他们一个个向隅而立。分成爬行的,站立的
长翅和长鳞的,孵蛋或者哺乳的
但都被我强硬地划分为
与我同类的人。这座森林不幽暗什么才幽暗
我问我是谁,许多人同时在齐声作答
最后都以叫不出姓名为结局
这就叫摊牌,世界对你我的摊牌
脚趾踩在地名不清的地方
关乎到什么是寄存,仿佛是
谁对我们使用了瞒天之术
提起各自的名字,就等于燃火自焚
灰烬里还剩个自以为是的偏旁
又被猜测是通假字,也通向
人世大体相近的气味与肢体
知道你姓张或姓陈,身上有鳞或长角
而案头摆满了无法书写的羊毫
在地上发光的后来都是无光的
手摸向身体,又是一座遗址
只有草木及水泽边还有谁的王朝,覆盖与被覆盖
为凑个数我来了,你也来了,但又走了
睡不着的时候,我们也看一看星空
在它底下要死要活,以表达服从,心甘情愿
2017-7-26
 
 
《幻听症》
 
他们又在喊,这回是十万雄兵陈列在窗外
要我带领着去月亮上与人作战
老皇帝十天前闯入我房内
说要查看一部国家地理杂志
原因是,边关那边,有棵树
落叶落在这头也不是,落在那一头更不是
更有甚者,我还听到了
大象与蚂蚁在吵架,为的是住房
谁的更大些,这也很难怪
蚂蚁有蚂蚁的大,大象有大象的小
我一定是辜负了古人们的遗训:多听必扰
昨天起,便想用锥子结果双耳
而昨天,有姑娘对我耳语
她说老父亲,一个人做一个人的事
你嫌事多,这里有三千花酒
任由你我二人对酌,桃花开,闲情落
2017-7-23
 
 
《这么美的东西》
 
这么美的东西,被看到简直是一种罪
而看不到对一生更大的得罪
拥有它的人,是这个皇帝与那个皇帝
更多的人只是屈指而算,算不出
指尖上的空气最适合由谁来拿下
它是件什么东西    
我不说,绝不说,我一旦说出来
你们就会挖出我的双眼,并把它当作
另一件纪念品,收藏。
2017-7-23
 
 
《留园惊梦》
 
有人问我你的邻居是谁?我说依旧是
还在写《忏悔录》的奥古斯丁
关于时间,你说的不可信,我说的也不可信
 
而1976年,我年方十七,在葛洪山上暴走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老县令突然截住我
他有一坪茶园,与时光作对
深陷于难以自拔与聚散无常之间
春风依然是昨天的春风,花朵却有万世艳骨
登临此山者,都有我无法留意的去向
而今晚住在速8的人
擅长传销术,也有本糊涂账
比如我,梦见枯死的大树成群结队在广场歌唱
当中谁扳动了一下什么开关
2017-7-18
 
 
《病床》
 
我知道你身上有个地方,睡着时
是圣洁的花朵,一旦醒来
也有狮子口张扬的纵情与不让
 
活在你绸衣中的身体
有时是白云,高远,飘逸,大地的远方
有时就是你要我要的人间
 
是黄昏让我得知我就是黄昏的一张病床
我得知你和我一样
麻烦来自有时是单数,有时是一也是三
2017-7-16
 
 
《无用书》
 
把死的问题想了一千遍后,还是要死。
写了无数封信投寄给四面八方
收到的人都在说这句话:“他还有什么问题?”
什么叫自投罗网
就是我手上还有一根火柴,来到这千年暗室
有人又在说,愁死人哪
自古风水先生没墓地,算命先生半路死
难道你身怀绝技,比我们拥有更多主张
2017-7-13
 
 
《虎崽在长大》
 
虎崽在长大,在你我也在相传的传说深处
虎崽在长大,写下这几个字
它的心脏正长出野性,不服气,蔑视我们的鼻息
它已经额外吃掉了自己的两颗牙齿
虎崽在长大,群山在接受一个问题
它散步回来,夕阳认从地又从西山升起
河流映入了一条崭新的倒影
世界的这一天终于开始,时间也得按它的时间计算
2017-7-10
 
 
《红颜》
 
红颜全已老去,无色或改色,只剩下我自己
还坐在我这个人的这一边
 
比一些江山还老的这身好皮肉
早已忘了雕花酒与千金裘,也没有了
雌雄之分
没有男儿身,也不是女儿身
乱滩上每一块石头我都试过一刀
十步外的乱世,乱蜂依旧叫
 
只有你依旧还坐在我这一头
成全了我还是我的人
唱起流苏曾忆少年游,唱起记得你的坏你的好
2017-7-7
 
 
《带口信的人》
 
伟大的行列中,不断有人摘下了顶戴花翎
火焰变成木炭,在花名册上除名
华贵的名木运来,半路上变成了另一棵树的花纹
你不会,给我带来口信的人
未问客从何处来就从天而降
东方的二十四节气,寿命,草药歌
以及,又要照耀到我那西窗的那轮落日
带着某个原生地的口音
捎寄来的话依然如约而至,大珠小珠,有命必受
2017-7-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