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与城市、建筑有关的诗(39首) (阅读234次)






与城市,以及建筑有关的诗(39首)
 
 
 
非亚
 
 
 
 
 
■ 昨夜的一场大风
 
我喝多了,迷迷糊糊,但半夜的一场
大风,还是将我,从被窝里弄醒
它拿着铁棍,满世界乱跑,好像要掀翻
整个城市,以便找到
某个它要找的人
 
我睡在那里,一动不动
三个小时前,我从福建路回来
天空开始下雨……
 
我随便吃点东西,凌晨一点,
在卫生间洗漱完毕但仍不平静——
就像之后,一阵大风
从窗口冲进
它想发现并找到
隐匿于这城市的非法分子
或者把它认为不好的东西分离(比如一张
树叶一个死者一块砖),从窗口
扔出去。我躺在床上,在黑暗中
一声不吭——也许我就是
它今晚要找的非法分子
哦天知道,我只能在大风的
怒吼中,伸出手
抓住土地——那惟一可以
触摸到的东西
 
2002/3/24
 
 
 
■ 给我的晚年
 
坐在窗前或昏暗的房间内很慢地翻一本书
电脑早坏了,电话也没有什么
响声,早上起来冲一包麦片,啃
昨天邻居代买回来的
面包,中午,伸手去给儿子电话
告诉他,腿和腰很疼
并且行走不便,晚上
把一条围巾搭到
腿上,开一台老式电视机
深夜一直睡不着,听着闹钟的滴答声
早年所爱的人早已无影无踪
 
 
 
■ 暮色中的城市
 
在暮色中他回到自己的城市,在暮色中他终于
看到了高速公路收费站,看到金属板上
“南宁”两个大字。想起这个城市,他真是
又爱又恨,他不会再激动
不会为丘陵,推土机翻开的
鲜红泥土,平静下来的森林公园
而激动。这城市的轮廓已在
远处出现,他太熟悉了
熟悉这城市的气味,脾性
干净与肮脏之处,他知道
在楼房,街道,灯光
与车流之中,有他的安身之处
有他的失败。耻辱。梦
和理想
 
 
 
■ 城中的小说家
 
没事的时候,骑一辆单车
四处去晃,或者步行
走一段路去别的一个
地方,在一条
充满污水的街道,看
路边的一个人
杀一条蛇
 
动物的五脏六腑,被 
掏出并扔到
树下,空气发臭
但不阻止人们
前进
 
相对来说,他有一个
储物柜,分门别类
贴有日子的
标签,当他打开
或者倒上一杯
 
给他自己
 
人群中有一些,披头散发的
男女,多么类似于
他的杜撰
 
 
 
 
■ 邕江大桥
 
又过桥了
是又老又旧的
邕江大桥
 
我坐在车上
看着右边的落日
看着河水向东
 
带着长久的沉默
还带着一丝
感动
 
 
 
■ 在五中
 
我站在操场的角落
双手使劲,拉扯一根钢管
 
雨后角落的三角梅
怒放在黑暗的夜空
 
校园的灯光,照射着草地,树木
与钻出地面的老鼠
 
教学楼的架空层,一个男人
和几个女人一起跳舞
 
天空传来飞机的响声
孤独的心
突然想去蓝天做一次旅行
 
我低头,继续拉扯身体
哦,身体
自我囚禁的监狱和房子
 
我想起光阴几十年扑向了一块原野
 
月亮,又荒凉又温柔
冰凉地,出现在梦中的枕头
 
晚自习急促的铃声,又一次
在校园响起
 
黑暗中,两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倾斜着身体
 
在单车上,像闪电
急速地穿过我面前的一片
树林
 
2014/10/29
 
 
 
■ 我在街上走
 
我在街上走
先经过一些人群
然后是一些房子
接下来的树木和花朵
随便地出现在身体两侧
汽车由远而近
装载一些沉默的面孔
死亡不动声色
在时间的后面镇定地发生
而我走着,一如
既往,感觉自己
在空气中,平静而虚幻
 
鸟在头顶,幸福地飞翔
以清脆的声音将我打动
我仰面
看见阳光
天空布满一些手指
 
甚至我已无法躲避
冥冥而来的一些东西
比如这个下午
或者早上
风突然刮起
雨突然落下
那时我将被淋湿
无法幸免
 
1990/2/3
 
 
 
■ 候车时刻
 
钟声,远远地敲打着夜间八点
淡淡的灯影和夜色
空旷地衬托着车站庞大的躯体
淤积在广场的
是一些搁浅的汽车和行人
那些激动的或焦灼的面孔
在穿过黑暗的水泥地面时
被一袭袭黑纱似的静穆
掩去了复杂的表情
 
那些呛人的烟味
弥漫了高大的候车室
那么多人在说话,晃动,走向窗口
抢购苹果,点心和糖果
而铁轨,却安静得象洁白的河流
站台,有人在若无其事的踱着方步
掩抑着列车到达前的一丝慌乱
红灯在提醒,今夜
所有的不安者
都要被载向远方,感染
另一个城市
 
1987/11/10
 
 
 
■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我出去看云
看天
看一只狗怎样追逐另一只狗
看一个人
手拿一瓶矿泉水
从民生广场
一直走到二桥那边的南宁港
看两个老人坐在凳子上
放很高的风筝
看草地上一些人烧烤
看一个光膀的男人拿锄头开荒
看几个青年,用木头烧火煨红薯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我一个人在江边
看木棉花开
看江水东流
看挖掘机翻动泥土
看一排垂钓的人
在岸边
垂钓时间和耐心
看两个少年
在河堤上踩滑板
看另一个少年来回骑自行车
看一个流浪汉抽一根烟
吐出一种享受
看一张树叶落下
在空中飞舞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我出门
什么都不带
除了一部手机
我的口袋全是空的
身体像一节松弛的弹簧
从房间放出来的
思想
犹如江面上的风,水里的鱼虾
和泥土里的蚯蚓
没有诗的日子
真是悠闲
 



 
 
■ 老年公寓:献给我晚年的生活
 
大清早起来,在楼道下,遇见一个送牛奶的女工
她向我点头,而我侧身
让开一点
铁门外,空气清冽
一团雾在远处的树丛浮现。狗
欢快地叫了起来,因为它发现
草地上全是一些水珠
昨夜倒在地上的一团垃圾有几根骨头
一个戴帽子的女人,在我眼前走过
然后消失,街道清洁
天空有一层厚厚的云
公园在步行十五分钟以后的一个地方
湖水似乎,还未呈现出容纳一天的勇气
只是用浮起的一层水气
嘲笑我这个
除了公寓,报亭,和面包房
就无处可去的老头
 
 
 
■ 蓝色星空
 
房间里有用于日常生活的一切物品
它们包括床,食物,用于分盛食物的碗,御寒的衣服,明亮的电灯
带来自来水的金属管道,一根连接外面的电线
以及一部适合交谈的电话机
等等
等等
 
在这个房间
居住着我,母亲,居住着一个孩子
和我的妻子
 
白天,窗口幽暗而平静
夜晚,沉默的窗口,在降临的黑暗中爆发出明亮的灯光
 
现在,我站在楼下
一块正对房子的空地
我站在汽车,树木,垃圾车,神秘的猫,以及角落里
偷偷出没的
老鼠之间
 
我抬头望向那幢房子,我知道,在日复一日流逝的
时间中
那里,有我细腻,琐碎,平凡的生活
也有在它上面,慢慢升起的
广阔星空
 
 
 
■ 一种状况
 
当晨光照耀
新的一天开始
我又在大街上走动
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好非常自由的状况
很多人也跟我一样
迈开双腿向前方
不停地走
树木作为见证者之一
舞动枝条
也想融入其间
但泥土
以及人行道上的石块
阻止了它们的想法
作为从一个狭窄的房间
一个围墙围起的
职工家属区
走出来的人,此刻
我迎着风
在蓝色的天空和阳光照射下
大步跨过面前的
斑马线
像那个埋头骑单车的人
毫无阻力地
消失在远处的街角
 
 
 
■ 带一首诗去坐车
 
在脑子里,带一首诗去坐车
诗句在街上,随着我行走的节奏
跳来蹦去
 
穿越地下通道是一句
    子弹的诗
回到地面是一句小叶榕的诗
 
候车亭外面是几句天空的诗和云朵的诗
下面,是一些陌生的
面孔的诗
 
单车从路边飞快地穿过,骑车者的背影是一阵风的诗,这么快
他就消失在了远处,而楼房
是思想者的诗,当一辆公共汽车驶来
我跳上去,往自动投币口
塞进一块钱,我和其他人,以及司机
是一大段沉默的
运动的诗
 
诗无处不在,我走上街,从天而降的
是扁桃和芒果的诗
我看着这些裂开的果实
汁液洒到了地上
人们从我的身旁走过,我站在某个属于自己的
位置,从邮局返回职工家属区
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可以妙笔生花的诗人
脑袋向外发射的
是彗星划过夜空的诗
 
 
 
■ 一些日子
 
一些日子。已过了十二点我从林苑宾馆出来,沿华西路向东走
          踩过一些垃圾,也踩过一些脏水
一些日子。树站立着,我们穿过它们之间的虚无
一些日子。我们笑着,好象云完全不存在,事实是
一些东西,流过我们,另外一种理解也可以是
我们越过了一些东西
一些日子。喝乔麦黑啤!喝乔麦黑啤!我们愉快地
          交谈,把酒杯碰得叮当响
一些日子。我醒过来,躺在床上想一些事,它们
像绳索一样交织,我得用一把剪刀
慢慢去剪
一些日子。我把自己放在门外,几乎没再触及死亡
挂在墙壁的那件外衣
 
 
 
■ 雕像
 
我站在街头广场
某根轴线,某个
花岗石基座上
 
早晨
妇女和老人们
在微明的光线中
扭动身体
 
当太阳出来
光线强烈
扫过青石地面
 
交叉走动
那些人
 
然后一个流浪汉
走近我
一个小孩
向远处
 
扔出一只空的易拉罐
 
我仍然站在那里
下午,一朵云
停在电报大楼的右上角
 
当一只鸟飞来 
它的爪子落在
我的肩膀上
 
出租车,在司机的咒骂中
驶离路口
 
傍晚,街头
音乐响起
几个黄色头发的少年
簇拥着消失
 
然后一个疲惫的
外地人
坐在我的附近
 
在他眼中,灯
一盏一盏地亮了
 
而从远处过来的一大片夜色
吞没并不停地
风化我
 
2006,12,5
 
 
 
■ 7月31日和黄彬李书锋以及小徐在街边小饮谈到死亡
 
又下了
总之是酒在喝着我们
一个很脏的墙在我们身后两米以外
人来
人往
把大街照亮了
两个穿着随便的师傅在炭火上
烧烤食品
女老板在那里微笑
她过来
收掉我钱包里的若干元人民币
指针,到了午夜十二点
在一个临界点上我们一直坐着
桌子下面
有我们无法感知的东西
电话,从一个地方
打到另一个地方
然后又挂了
我们继续
酒瓶横七竖八
剥开的花生壳洒落一地
我们谈论的东西
类似于一些
烟雾
一些未知的东西
让我们的嘴唇涌起欲望
但语言,苍白
又轻佻
比不上一棵树来得实在
哦,汽车
飞驰过来,然后周围
又迅速陷入安静
炭火的灰烬,倒在一个
垃圾捅里,然后
被一个女工
用水浇灭
我们站起来,在路边分手
一辆红色的出租,带我离开
几个小时前很小的
一块土地
 
 
 
■ 河堤上
 
河堤上有几个可以走到河边的台阶
因为黑暗和无人光顾
成了夜晚一些人撒尿的
好去处
 
河边的一大片空地
几乎空无一人
多么荒凉啊
这城市的边缘区
 
岸边的货船
失去了喘息和动静
运沙的卡车
和往日哗哗响的挖沙船
全没了踪影
 
凹凸不平的地面漂浮着一层黑暗
我伸出头
看到驾驶学校的练车场
一个人正用一把铁楸
铲着脚下的砂石
 
沙沙的响声
敲击着周围的空旷
而远处
是一片灯光明亮的足球场
 
灯光下
那些青年踢得多么专注啊
河堤上的人
看得多么入神啊
 
而我一个人
正脚步轻快地
从他们的旁边走过
 
 
 
■ 华东路的某个晚上
 
街道的拐角有鲜花出售,路上行人稀少
转弯的地方,有几个人站立
米粉店灯火通明
一个穿白色上衣戴白色帽子的厨师
在铁锅里翻炒肉片
银行的门早关了,一些汽车
停在围墙之内
而在之外,一个中年司机斜靠在出租车的门扇上
我从单位的围墙出来,在路边
停顿一会,然后继续
向路口走去
对面,瑞康医院灯光黯淡
巨大的建筑
挤压着街道
香樟树的叶子开始脱落
天气慢慢转暖
汽车驶得很快,候车亭下空无一人
有些东西似乎熟悉
又似乎格外
陌生
 
 



 
■ 我和我身上的我
 
我喜欢带着我身上的我,去江边
散步
 
我和我身上的我,一起穿过一条街
又穿过一座桥,我们看到
路边,新开了一家发廊,转角
有24小时便利店
 
我和我身上的我,在一个
路边餐厅坐下
要两瓶珠江牌啤酒,我们互相喝着
大声说话
 
在一个游泳池,我和我身上的我
同时跳入水中
蛙泳,仰泳,自由泳
我们同时,都喜欢上了一种
蓝色的池水
 
有人在酒桌上抽着烟,“嘿,给我一根”
“给我一根”,我和我身上的我
同时伸出手
烟在嘴上的感觉,和烟雾喷出的感觉
迷惑着四周的眼睛
 
一个女人,拉一条狗
走过草地
月亮,目睹向北方飞去的飞机
越来越远
正前方,邕江大桥灯火通明,河水不停奔涌
闪耀的摩天楼,像生殖器
插入云端
 
我和我身上的我,站在河堤上,看着夜幕中这一切
后来下起了小雨
我打开伞
我搂着我身上的我,同时走下河堤的
楼梯,越过午夜的烧烤摊
消失在北大路
和壮志路
 
 
 
■ 在南宁航空港……
 
我来到崭新的还未使用的航空港,两个和我
年纪相仿的青年人,带着我穿过了
整齐光洁的前厅,我们注意到远处
几个身着桔黄上衣的工人,在地板的一堆
木材上敲敲打打,另一些
引人注目的指示牌,将我们的目光
引向玻璃外面的停机坪
用不了多久
这儿将充满人群,他们愉快的身体
将和飞机一起,上升到云朵和尖叫的
气流之上,泥土,山峦,树木及河床
还有我们赖以生存的城市
将被远远抛下
当一切几近于虚无
我但愿我的心,不会因
一些日子的消失,而像这个大厅一样
变得空空荡荡。现在,让我在下降的
楼梯中,抓住扶手
让我在皮革,水泥,塑料
和金属混杂的气味中,离开这儿回家
 
1997/10/9
 
 
 
 
■ 我感觉我像一辆长途货车
 
又过了一天
我洗漱完毕穿好毛衣拿起一支笔在书桌前这样想
又过了一天,我像一辆刚离开中途小镇的长途货车
又驶离午夜一个四面漏风的
加油站
 
 
 
■ 电灯和我
 
电灯和我
都是两个
很孤独的东西
 
我们
互相看着
在十月十一日的晚上
 
在两个粗糙的水平面
 
天花和地板
之间
 
电灯橘黄色的光线
此刻无声地
 
落到我的身上
 
 
 
■ 一件将要……发生的事情
 
比如死亡,它太远了,但我还是
要自己小心,我把它当作一间房
也就是说,它是存在的
它看上去有一个门,一个玻璃窗
或者,楼板和屋顶,蜘蛛,爬虫
甚至窜出来的一条
 
一天晚上,我又坐到灯下,我
发了一条短信,但没有
任何回音,孤独是
一条绳,下垂着,死亡也是
它有一个类似可以
在风中,鸣响的
 
乱七八糟的一些事情,我猜想它们
等着,从一个地方涌出,或者,分门
别类地出现,也或者
它们没走,一直
呆在那里,直到光线,把它们
变明变暗
 
就像现在,桥静静地
在河水上跨过了两岸,远处的
山峦,露出漆黑的轮廓
而对面,一座又大又严肃的医院
坐落在街道的一侧
 
没有任何窗口,能透出明天的任何
信息
 
 
 
■ 桥
 
有时我感觉自己
就是那个青年
一个人
正行走在河水向东的邕江大桥上
 
 
 
■ 浴室里的
 
浴室里有四面墙,一块楼板,一个插入头顶的天棚
一扇门,一个转动的金属把手(当啷一声)
一个排气扇,一个抽水马桶,一个低矮浴缸
下垂的一幅塑料布,两个喷头
一根不锈钢管,一个挂钩
两条毛巾,一个开关
外加两瓶洗发水,一瓶沐浴液
和一块小肥皂
 
晚上九点,我走进去
关上门,在那里不停刷洗
灯光下,那些流过我皮肤的水
连同我的影子一起,“唰”地一下
消失在旅馆弯曲复杂的
管道
 
 
 
■ 在芝加哥:昨天下午的一段路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走,之前
我和另一个人分手,约定是
十五分钟后在一个免费公车站碰面
我向前,而他向后,一个街区的
人行道吸引我左拐,没有人
我走到一个路口,有两个女人
和一个男人在街角交谈,这里是
华盛顿大街抑或是麦迪逊大街?
我想问,然后他们,同时
走开了(一个朝我来时的路消失
另两个,跨过了马路)
有一根电线杆,一个垃圾筒
一个对面闪耀红色信号灯
又转为白色信号灯的交通牌
伫立在我面前,我停顿了片刻
试着让自己,朝马路中间跨出去
房屋巨大,高楼投下浓密的
阴影,我一个人
走在一段很长的铁桥下面,火车沉闷的轰鸣
压过了我的尖叫
 
 



 
■ 我以后的……老年生活
 
有一天我老得不行,儿子不在身边
而妻子又比我先走一步
那么大的房屋不再有其他人影
书多得就像一幅墙
立在卧室和客厅的周围
藤椅上
东西又乱又多
永远无法收拾,门铃
不会再响
也没有人记得我住在哪一栋楼
拎着水果
打算拜访和光临
傍晚,从窗口透进的光线
落在积满灰尘的
桌面
到了要弄一顿的时间
我移动躯体,打开冰箱
在厨房,倒一杯水
慢慢考虑自己的晚餐
盘算着如何做一盘
红烧茄子
 
 
■ 有电灯的工厂
 
有一间工厂在郊区
其中一个车间
特别大也特别陈旧
有几盏灯
悬挂着
强烈地把灯光
投到粉刷脱落的墙壁
我从长满野草的小路过来
推开一扇门进去
一个人站到中间
地面随即
留下一滩我萎缩成一团的影子
 
 
 
■ 秘密
 
有一个人过来
准备敲我的门,远远地
我听到楼道里的声音
我叫妻子,赶快
把门掩上
铁枝上,我害怕
一双眼睛
一个脸
 
有一个晚上
我坐在房间内
墙壁竖起来
和楼板一起,成为一个
四方盒子
 
弥散的……
杏仁的气味!
……
我转过头
看着日历
去计算日子
然后拿水去浇花
一个孩子,在房间
和我抓迷藏
他躲在桌子下面,露出了一种笑
 
现在
一种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会把脸,贴到我的门
向内部观察
我要做的,是不让门口的人
发现桌布下面的孩子
 
 
 
■ 有一天
 
有一天当我老了,一个人
坐在轮椅,身后
是一条空无一人走廊
我的手
拿着一本书,微明的光线
从门口
直接投在走廊的地面
 
 
 
■ 单人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帆布软椅
一扇通向外面的门
以及墙壁上的一个洞口
一些风景和移动过来的云
和玻璃以及木头一起构成窗口
一根条形日光灯,紧贴白色的天花板
光线在夜晚,轻易地充满整个房间
没有更多的东西
我读一张过期的报纸
直至影子,在床单上缩成一团,并慢慢
扩散成墨水
 
 
 
■ 楼上的人
 
我在家里,看一本书或一份报纸
在安静的上午,但我的头顶
间隔中总是不断传来楼板的敲击声
(一种沉重的物体的撞击
移动一个桌子或别的一些什么时沉闷的摩擦楼板的
声音),我有些恼怒
我猜想楼上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此刻究竟在
做什么,也或许,正整理他的房间
是一个胖子,瘦子,老头,或女人
一个下岗职工,无聊者,病人,或精神臆想者
只是把房间,当作一种练习
类似积木,挪来挪去
(以便弄出一个自己满意的新世界)
我不知道,他此刻
到底在想些什么,脑子是否
塞了一些乱麻
或者像一只鸟儿飞出去又飞回来
然后一直,呆在这个地方
现在,安静的上午已过了十点
他仍然,不断地挪动东西(我奇怪他为什么不找
一个帮手),我们,在不同的楼层
在各自的空间里各行其是
唯一相同的一点,是我们身体的外面
都有一扇通向外面的窗口
一幅三月里等待下雨的灰色天空
 
 
 
■ 门铃
 
它等待你去摁它,用力,那很小的按钮
爆发出声音,让你找的人从里面
跑出来
 
那里面的人就是我,声音让我从书本
跳起,我穿过房间
扭头,伸手
然后拨开门
我想第一时间看清,站在铁枝外的人
究竟是谁
 
门口,堆放了很多鞋(布鞋,皮鞋,拖鞋和凉鞋)
它们代表家庭里不同的人(男女,老幼)
也代表旅途,心情,穿着时间长短
去过的地方
一个湖泊
一条路
某一天
某个时辰
等等
 
现在我打开门,迎接我的
只是我刚跑出去的儿子,大部分时间
它沉默着,仿佛只是等待
某个将要来的人——
(你,或者他,陌生,
或者熟悉)
它挂在那,如此之小
甚至也没有思想
只是被动地,由一根铜线和我大脑神经连在一起
这么多年,人来人往
时间进进出出
上帝呆在一旁
默不作声
我期待的人,到目前为止
仍然没有
出现
 
 
 
■ 医院
 
我住的地方
离医院
很近
 
白天
阳光灿烂
空气
又甜又
 
看不见有什么
可以阻挡
灵魂的进进
出出
 
夜晚
救护车全部
停在空地里
 
走廊
尽头
担架静静地
 
用四根生锈的
钢管
 
等待支撑
抢救室抬出的
死者
 
他们的身体
又重又硬
 
和白天比
夜晚当然
 
又粘稠
又像一只四方
盒子
 
 
 
■ 阳台上的风景
 
很多次我都是这样
活动完四肢然后静静地站立在阳台的地板上
旁边
是围合起来窗户,铁丝垂挂下来的衣服
一辆小单车,一些废纸箱
叠起来的衣架,和一对哑铃
通向阳台的玻璃门之外
是一幅天空
 
它的下面
有一些树,一块因为房子拆掉而露出的空地
在我的注视中有时它逐渐明亮
或逐渐趋于黑暗
 
 
 
■ 对阴影的观察
 
阳光开始把一个窗口切割出来
在墙壁上
先是切出一个正方形
(之后,由于照射角度的移动
变为菱形)
然后慢慢地
将这块明亮的东西
投射到楼板上面
有一张床
部分暗淡
部分明亮地靠在墙壁
(失去欲望的被子凌乱而松弛地萎缩着)
有一只茶杯
一盘芦荟
放在阳光照射的窗台上
一个在房间内部走动的男人
走到窗前向外面观察
没有任何表情
但能看出
阳光从防盗窗枝切割出来的阴影
平行地
从左至右
落在他的脸,以及胸口的衣服上
 
 
 
■ 我在这里……
 
我儿子喜欢和同伴玩一种游戏,关掉所有的灯
让身体躲藏在各种地方
在另一个孩子趴着,结束数数
去发现他们之前
他们躲在这里和那里
 
当他们冲出,大声地喊着,“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尖叫犹如欢乐
刺入每一个毛孔
 
“我在这里”,我也随着灯光的熄灭
隐身在房间的黑暗里,而那些孩子
总是喜欢把椅子,桌子
门和卫生间
还有窗帘,床铺,当做躲藏的
道具
 
窗外,高楼,天空,树木,外加几个行人
还有停车场上的汽车
构成另一个世界
 
而我后来,离开那些孩子,一个人
来到阳台
风的吹拂和夜色的洗礼
让我意识到自己
正置身于这里
我抬头看上天空,楼与楼之间的云朵
晾衣架的衣服
和黑暗中的
花草
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灵魂
好像都在向夜空,向每一颗闪耀的星光
大声喊着
我在这里
我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