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种状况(12首) (阅读176次)






一种状况(12首)
 

 
 
非亚
 
 
 
 
《一种状况》
 
当晨光照耀
新的一天开始
我又在大街上走动
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好非常自由的状况
很多人也跟我一样
迈开双腿向前方
不停地走
树木作为见证者之一
舞动枝条
也想融入中间
但泥土
以及人行道上的砖块
阻挡了它们的想法
作为从一个狭窄的房间
一个围墙围起的
职工家属区
走出来的人,此刻
我迎着风
在蓝色的天空和阳光下
大步跨过面前的
斑马线
像那个埋头骑自行车的人
毫无阻力地
消失在远处的街角
 
2007-12-31
 
 
 
《时间》
 
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转眼就要从婴儿变成了老头
时间过得很快呀,上午转瞬就变成了下午
白变成了黑,黑又变成了白
阳光刚刚离去,月亮就推门进来
星星干脆自己挂到了屋檐
时间,时间,一大群鸟儿在黄昏的空气中叫
很快啊很快啊
很快啊
它们飞到河边的芦苇丛
然后又向一株大树
飞起
翅膀像闪电,迅疾而有力
时间太快了太快了,拉都拉不住
一个老太太看着年轻时的照片在镜子前
发呆,当年的美变成了一张纸
记忆合上,又打开
时间,时间
另一个老人在床铺上默默念着
牙齿几乎掉光,皮肤皱巴巴没有
一点光泽
他好像看见死神
从天花板掠走了一列
火车
 
2017,8,17
 
 
 
《抒情诗》
 
晚上我听到一阵狗的吠叫
两个不相关事物在黑暗中的对峙
 
瓦房上的一只小猫
墙壁旁边的一个老者
 
巷子里的灯光,灭了又开
一个妇女在厨房煮着沸腾的开水
 
白天墙头上的那些仙人掌,冬天里
那些很小的白花
 
睡眠前他们都尝试去回忆
绕着房梁的一段时光,和垂落半空的一截绳子
 
狗用吠声打断了那些梦,然后又让夜晚和雾
交织在一起
 
我翻看手机里每日一条的天气短信
等待郊外的霜冻,降临早晨的田野
 
2007,1,28
 
 
 
《地图》
 
有海岸线。有陆地的轮廓。有纵横交错的街道。
有火车站。指北针和比例。
有铁路。港湾。码头。索引和标注。
有河流。山脉。峡谷和一块平原。
有湖泊。池塘。有城堡。
和飞机航线。
有阳光照耀的部位。也有阴影连绵的森林。
有环形广场。巷子。街头空地。和菜市。
有市政厅。住宅区和富人区。
有大学城。幼儿园。中学和一座监狱。
有高等法院。屠宰场。和花园。
有奥林匹克公园。
和一座足球俱乐部的体育场。有狂欢的摇滚酒吧。
一座旅馆和一座医院。
我从另一个城市过来。翻开手上买的一份地图。
我抽着烟。拖着行李。
歪着头看街上的
一切。
我享受陌生游客
在这个地方的一切待遇。
就像一条鱼。一只
蜂鸟
或海鸥。
 
2017,8,15
 
 
《大部分时间我是一个人走进夜晚的》
 
我期待晚上有个人来找我
穿过半个城市,街道
拐弯,越过停车场
和灌木丛
从电梯厅那里上来,然后
衣着沉默
站在门口
 
初冬
晚饭后一些人
早早就呆在屋里啦
楼道的安静,像台阶
一级级向上
生长
而我只是想出去
和那个找我的人一起
到一个咖啡馆
 
事实上
我的门口,现在只是
一片安静的虚空
等我的那个人
一直没有出现
大部分时间我是一个人
从楼梯下去
直接走进
夜晚的
 
2007-11-6
 
 
 
《夜晚的光临者》
 
在一条街上
有两个人走着
 
相互拉着手
肩并着肩
 
有时沉默
有时低声交谈
 
有时踢到一颗石子
有时绕过低矮的
篱笆和灌木丛
 
我看着他们
在路灯和墙壁下
走上一段斜坡
 
手拿一束玫瑰
背着一个挎包
 
而我并不是一条狗
跟在他们身后
 
我只是树梢上的月亮
夜晚的光临者
 
赞美地面
那极其微小的摩擦声
 
2017,7,7
 
 
 
《工具》
 
死亡是一种工具
它一直令我
羞耻
 
当阳光照耀
人们涌向街头和公园
 
似乎我也忘记了自己
盲目地跟随
 
夜里城市灯光四射
然后到深夜冷却下来
 
我返回房间
看见角落里的玩具
 
以及墙壁上的时间
塑料花僵硬的图案和笑容
 
我像植物一样抖动起来
我感到自己在夜半自言自语
 
那些低垂下来的光透进窗户
白日兴奋的睡梦者开口说话
 
死亡让我的四肢盘旋起来
客厅里的椅子
抽缩不止
 
无论白天多灿烂
死亡都让我感到
羞耻是一颗
 
黑色纽扣
和口袋里人人皆知的
秘密
 
2007-2-18
 
 
《我照片中的陌生人》
 
你闯进我的镜头,被我
拍到
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
一切只是一个偶然,你大大咧咧
穿一件蓝色衣服
看了看我,然后瞬间
又从我的面前
消失
 
还有很多,一个一个
全是陌生人
他们在大街走动
在我的镜头里,哦,不
在我电脑的照片里
我不会去了解他是谁,会干什么
来自哪一个省
下一步去哪
是离开这个城市,还是去找他的女友
和情人
约一个朋友去酒吧
喝两杯
或者只是站在江边,一个人看对面的高楼
 
哦,他们只是偶然出现在我的镜头
甚至没意识到
已成为照片的一部分
即使看到我举起相机,他们似乎也不介意
最多只是扭头
躲开
或者笑一笑,他们不会和我打任何的招呼
根本就不会
我们只是,交叉而过的一些点
我生命中的流星
转眼消失在街道,人群
和夜空
之中
 
2017,8,3
 
 
 
 
 
《倒立》
 
我把我的脚,抬到胸部以上
手放下来,撑住肩膀
眼睛,颠倒过来
世界也随即
开始发生
变化
一个高塔(哦,烟囱)
慢慢地向下冒烟
树木,也倒立着
在天空上面
行走,一只鸡飞进
退却的早晨,公共汽车
四脚朝天闯进一个
城市广场,人们从那里
四散,向各个角落
渗透
一个吹口哨的小伙子
从前面过来
戴着帽子递给我一个东西
回答是
你需要什么什么吗
我继续,一种万花筒般的
生活
把躯体挪到椅子
碎裂的镜子让我
哈哈大笑,四分五裂的风景
开始愈合
周围的一切
在停止几秒后
又开始交叉
走动
 
2007-11-3
 
 
《龙舌兰》
 
龙舌兰是一种想开口说话
但最后仍然保持沉默的
植物。龙舌兰有非常巨大的叶子。坚硬
光洁。边缘带有锯齿。
龙舌兰还是一种适合在海边或者酒吧喝的酒。
这种酒尤其适合话不多的人
在一起相互碰杯。
适合一个穿丝袜,抽着烟
露出大腿的女人
突然出现在门口,或者坐在一张高高的椅子上
在可以看见大海以及波浪的露台
 
2017,8,15
 
 
《孤独的……玩具》
 
在床上安静地翻一本书
一个人在厨房切一只
橘子,浴室里
时间在慢慢刷洗
一具裸体,打开电脑
反复听一首曲子
电话,响了一会又停了
门,打开,又关上
想邀请一个朋友
到酒吧聊天
最近天气很好
但冷空气很快又来了
晚上出门,在路边遇见一条很大的
带黑色斑点的狗
狗喜欢骨头
并且喜欢朝墙壁的影子乱吼
今天是星期二
街上的小贩,出现在街道转角
一些幻想像扁桃
挂在枝头
然后跌
灯光明亮的角落,有一个可以
反复把玩的玩具
“当啷”一声
地板传来很深的一声脆响
 
2007-10-30
 
 
《有一天》
 
有一天我会失去一个老人
他在我的生命里
占据了几十年,像一条大河
平静,宽阔,有一天我会失去一个女人
她是我亲爱而短暂的脐带,曾经
连结着我
把我看作她生命的延伸
如今她萎缩,年迈
衰老
而那个疤痕,成为了我隐藏最深的记忆
有一天我会失去一个朋友
他从人群中出走
离开,彻底的消失不见
怀念犹如月亮
挂在空中
在一个人夜晚一直在路边跟着我
有一天我会失去一切
包括时间,肉体,手脚
与思想
过去拥有的一切
哦,好日子和糟糕的日子
都结束了
大海涌起的浪花在瞬间
吞没了我的目光
和房间
 
2017,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