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酒歌(组诗) (阅读877次)



 1
 
春风,你从对面的远处赶来
长发披肩,红光满面
那么轻盈的步伐还是踩疼了河面
我感到幸福
感到贮了许久的情怀愈发浓烈
 
春风,所有飘着酒幌的村庄
都是我的家乡
我习惯流浪,习惯在一杯酒前
醉醺醺地袒露隐痛
那个乌黑发亮的夜晚
谁为我付出了动人的爱情
 
春风,你从对面的远处赶来
一手搭在阳台,一手
搭在街边的邮筒
不抬头我也能看见你灿烂的表情
我一句话不说
像个任性的孩子,任你掀起衣角
在我的胸上画满温暖
 
2
 
一路花开
娇媚的嘴巴呼唤天下美好的事情
我们有理由相信
神正百忙中空出一只手来
兴致勃勃地关心人类
 
那些白得刺眼的云彩
那些高得发飘的天空
很多很多年前
我就踩着祖母干瘪的嘴巴
望见了富丽堂皇的宫殿
 
那些大碗喝酒的人
那些大醉之后鼾声狂奔的人
神弯腰为你掩起衣襟的瞬间
瞥见你埋藏很深的伤痛
 
一路花开
从这边开到那边
从远处开到更远处
我如何在一大片鲜艳的呼唤中
准确无误地辨出我的名字
 
3
 
酒已挡住去路
壁垒森严
令人想起古代的城墙
最早端起碗来的只有诗人
大口大口地喝下
转身将碗摔得粉碎
经济的翅膀纷扬着遮挡天空
纯金的文化被迫低翔
有谁还躲进爱情里默默品味幸福
有始无终的短暂
大地的诗篇尽我们挥霍智慧
而最好的一首永远不会出现
诗人啊,怀揣伟大的目的
进入崇高的品质
举首凝望不朽的时候
一个世纪的光明熄灭于弹指之间
诗人啊,我们要喝倒这酒的城墙
时光不灭
大醉之后我们依然站在人类的高处
 
4
 
我一直在饮你
我和别人说话,不停地转换话题
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我的目光在他的眉际停留的
唯一动机,是设法脱身
匆匆开一个有关你的小差
 
饮酒之前,我执意在路口
等候几个于我无关紧要的人
我可以远远跟他们打个招呼
然后转过身懒散地望着别处
估计他们近了,再转身轻松地
做一个一直等候的样子
而你不同
第一次间隔几只一尘不染的杯子
面对面和你坐在一方小小的空间之前
我必须到外面好好整理一下心绪
 
不掀动门帘,就能洞悉
你在房间里的行踪
与墙上浓妆艳抹的壁画相比
你随意裸露的一小块肌肤
都能迅速延伸出一种遥不可及的美
我混在一群不等而至的人中间破门而入
第一眼就触到你放在角柜边缘的那只
精制的手袋
 
其实,我一直在饮你
如果你的杯里不是清爽的饮料
我早已醉得不成样子
我端起杯子邀请每一个人
但我清楚真正使我不胜酒力的
是我与你对饮的那两杯
 
5
 
长长的夜晚溶于几杯淡酒
东方欲晓
酣然而卧的人怀抱星辰
是谁赐于这无上的安宁
窗帘未掩
与天籁更加切近
纯净的早晨阳光依然纯净
 
我口含光明
让黑暗在乱发上延续
天地遥远
没有鸟儿穿针引线
如果有一阵风,准确无误地
将泪水与露水分开
我情愿暗暗咬断舌头
 
6
 
有一些风埋在沿途
我们沿途走过
匆忙的一生吹出些花朵
有一些风我们不能握在手里
却使我们的心情倍受鼓舞
 
大路朝天
我们永远走不到尽头
有酒喝就够了
大醉之后
我们和一些风浪迹天涯
 
有一些风埋在沿途
没有酒的时候
我们更加感到它的珍贵
有一些风也许是一种幻景
但绝对不能什么也没有
 
7
 
九月,我把众神和善良领回家中
我在新漆的方桌上摆满酒碗
四门大开。我在贴了新红的门口进进出出
同每一个朝我微笑的人说话
明月高悬。明月的光辉感动大地
今夜我把大地上所有的生灵认作亲人
 
九月,我同请到和请不到的各路神仙开怀畅饮
酒碗飘香。其中最大的一只浸泡着一颗
血淋淋的心。这心不是我的
我面色红润,举止优雅
以生平最大的豪气与各路神仙谈笑
不自卑,也不感到荣幸
 
九月,黑暗的深处一片悲声
我打开箱子,拿出陪伴一生的钢刀
我要趁着酒兴狂舞一曲。我要
把酒的精神注入刀柄,让刀的精神
从刃上喷薄而出
我要倾尽所能,让一切不幸的灵魂
以醉倒的姿态从尘世上永远走开
 
九月,众神告辞,满桌的酒碗
盛满神的旨意。我面有愧色,含泪
迎来最先一声鸡啼
九月,我横躺在行人如织的路途
让尽可能多的仇人从我的身上踏过
我的骨头不是桥梁,却情愿承担
人世间最大的冤屈
 
8
 
大醉之后我追赶一只鸟
鸟沿街飞过
翅膀梳理过的空气诱惑重重
我接连绊倒
接连发出鲜红的醉语
 
醉眼朦胧
晶亮的歌声在鸟的周围闪烁
转眼拖出一条悠长的道路
将我与鸟的距离表达得清清楚楚
 
路边麦苗的掌声响成一片
我不能停下
我要握紧酒力哺育的一份真情
把一段距离描绘得灿烂辉煌
 
路边麦苗的掌声响成一片
追上或者被一只鸟落下
已无关紧要
我拼命奔跑
直到被一只鸟的影子完全笼罩
 
9
 
我预感故事开始之后
会有一场雪突然降临
一个孩子处在归家的途中
前面是家的方向
背后是远离家的方向
整整一生
这个孩子在一条血性的路上
被两个方向推来搡去
 
这是一个集优点
和缺点于一身的孩子
一会儿美丽动人
一会儿又变得无比丑陋
写这首诗之前
咫尺之遥
我看见他冒着酒气的唇
和被酒气朦胧了的
闪光的镜片
 
咫尺之遥
一个刚刚从酒里冲出的孩子
清晰地说着醉语
然后用密密的胡须将其覆盖
我感到迷茫甚至苦痛
但我还是坚持把这首诗写下来
 
故事开始之后
一个孩子在归家的途中
被一场雪一网打尽
洁白的雪花染白了眉毛
然后融化成水
将他的眼睛淹没
那个孩子两眼漆黑
仅靠一首诗的光亮
继续靠近和远离着家
 
10
 
谁在我的怀念中喘息
那个孩子
大雨还没有退去
雨之前是厚厚的雪
那个孩子随雪融化
那个一直没有醒来的孩子
在我的怀念中喘息
 
我熟知那个孩子
他是我肯定过的为数极少的英雄
风刮得厉害
那个孩子来向我告别
好象是一场战争的前夜
我亲眼目睹他大口大口地喝酒
十八只酒碗张着血盆大口
那个孩子唇边的细细的绒毛一下子
茁壮成树林
 
我和那个孩子告别
战争的烈火在他的眼里熊熊燃烧
十八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酒碗被烤得滚烫
我紧紧握住那个孩子的手
说了一句根本没说的话
那个孩子一转身隐瞒了去向
战争依然在继续
不用问我也知道
那个孩子战斗过的地方酒气冲天
 
11
 
月光,温柔的火焰
黑暗的内心被你打开
石头在乡下泛起丝丝暖意
被你召唤,我没有理由不走出来
亲近月光就是赴感情的约会
饮饮一杯少一杯的酒
 
石头在乡下泛起丝丝暖意
温柔的火焰,万年不减的大爱
我在寂静中感受力量
心灵之水静静流淌
幸福又一次肯定了我的拥有
 
抚摸月光,就像
抚摸自家仓里的粮食,自家
亲手缝制的衣裳
被月光召唤,我没有理由不走出来
饮一杯少一杯的酒啊
一生中有多少杯供我啜饮,醉倒
 
12
 
这一年
我感到了疲惫
时光稠腻
粘在身上
不再轻易抖落
 
父母年老
女儿长大
生性懒散的我
下班回家
不声不响
帮妻子做起了家务
 
一只老虎
盘踞前方的密林
而我是属马的
有时不得不拽紧缰绳
蹑手蹑脚地绕道而行
 
想当年
满面红光
任凭山高路险
几杯酒
便将其甩到了背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