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我说你跟百年新诗有个毛关系啊 (阅读720次)



  

我说你跟百年新诗有个毛关系啊

 
1、在公共话语里,“百年新诗”就是个套。

2、一些靠公用经费运行的机构、组织、刊物给出的
“百年新诗”认知,基本也是回馈公用经费恩德的认
知。

3、“百年新诗”有一个看上去很荣耀的时长,但它的
含混笼统足以模糊或抹去许多个体的写作奇迹。它通
常是以公众推举的几个明星来代指的。它的光荣榜是
一张淘汰之网、疏忽之网。

4、有人问:你没受百年新诗滋养吗?我答:A、我受
益于更深广的语言革命(其中包括诗歌史的错觉);B、
叛逆与超越往往比所谓的继承更生动、积极和清晰。

5、有人说:我们所见识的诗歌大师都出自不同时长的
公共话语选举。我要说的是:每一个诗歌大师都是叛离
和改写诗歌史的奇迹,他最终被诗歌史承载就是诗歌史
重写之时。大师的权威总是不断压缩时长的秘密权威,
它不是诗歌版本经久发行所赋予的权威,它是始终动摇
艺术史学的诗学孤儿(受宠仅仅是它的意外)。

6、能进入诗歌史的书写,是可见的,明亮的。对于大多
数诗人,无法设想自己进入永逝的暗夜。诗歌与很多被
公共话语照亮的艺术相比,它“孤独的花园”的意义,
不在诗人生存的孤独,也不在诗人思考的孤独;它在永
逝的暗夜中,它是永逝暗夜的精灵;它有绝对的声线,唯
绝对而永逝。

7、“百年新诗”的延续,在一种通识中,在媒体和讲堂中
,在艺术的市场交易中,只会是诗歌权力的虚妄延续;研
讨现场交织的膜拜,极尽权力那生龙活虎的虚妄。

8、诗人的写作,构成诗人下一个时点的困扰。这个困扰
在大多数诗人那里就是来自诗歌前辈的“影响的焦虑”。
但是如同其他学科知识,诗歌艺术有很多奇迹来自“断层”,
来自断层的外部力量及其造成的“斜逸”。一种“链条型”
写作知识及其时序规则影响不能完全揭示诗歌的生成机理。
诗人的时空位置始终是游移的;困扰更多来自于下一个时
点是把写作带入永逝,这个点的亮度与永逝的暗夜构成悖
论。或者这么理解困扰:诗人遭遇时间断层和技艺断层的
双重挤压;诗人的创造是一种付诸徒劳的创造。

9、我们习惯于将写作与生活建立某种联系。因此就有这
一说:写作就是不屈服于生活,或逃离生活,或赋予生活
某方面意志。还有更为抱守的信念:写作来自于生活,生
活教会写作。这种普遍正确但又含混不清的关系,的确被
许多诗人或与生活对抗、或与生活和解所印证;毫不鲜见,
诗人凭借写作谋求生存境况的改观,写作构成生活策略。
我要说的是,生活是不需要强调的;写作作为自发的生活
,也是不需要强调的。从与生活的关联性上来看待诗歌写
作,基于现实的生活目的就会挤占语言艺术的反目的层面。
我们往往把诗歌的幸运,看作是获得现实信息和某些经验
(或反经验)的幸运,看作是诗歌文本在诗歌史中获得审
美眷顾的幸运;我们往往把这样的幸运看作不幸:诗歌绝
对性地浪费了诗人的全部生活和语言艺术史洞明的诗学,
因其绝对孤立归于暗夜。这既是诗歌对诗人荣耀的反制,
也是诗歌对 准诗学之塔的出离。
 
2017/8/16,初稿,望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