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李浔:诗七首 (阅读440次)



李浔:诗七首


春望

看春的人都有隔夜的梦
现实中,水草像小妖精
倒影里有山鬼
春的中间,有自闭症的树
失眠了才会继续长叶
雨中的花有说不出口的仇恨
被春宠惯的人
心里的靠山就是思春的痘痘
河是系不紧的腰带
看看吧,只剩下春的人
手里有握不紧的时光
而这些风情一直没有觉悟
2017-8-11


没有比家乡更缓慢了

风吹过树之后,又吹了你
你看见草动了一下,天凉了一会
风走了,你和草一样安安静静
有名有姓的村子,都在隔河相望
你蹲在那里,躬着的背上有时光缓慢流过
没有比家乡更缓慢了,等一只红薯长大
慢慢浇水,慢慢结果,再慢慢老去
在如此缓慢的时光里,也有快的事情
二婶的黑发变白的时候,小妺出嫁
昔日追着你讨喜糖的小屁孩当上了县长
风又吹了你一下,草动了一下
你没动,你蹲在那里
远远看去,二叔安祥的坟包
像一粒饱满的种子,慢慢地等着清明




有时可这样幻想
见了树林,就有了奔跑地兽心
光着脚听落叶的声响
看时间和野兔在身后退去
而现在你坐在皮革的沙发上
软软的没有一丝声音
像一只饱经风霜的猫
眯着眼回想叫春的日子




中堂上的鹤有了私语,松听懂了
有人在写家书,抬头是云
在自家的院里锄地,种下了十万颗星星
此刻是蓝色的,河水绕在梦的脖子上
月亮不忍再出来了,天越来越黑
只有狐狸的眼睛像两块明镜

每一个屋顶都有天上的声音
不信,你可以再等些日子
雨说来就来,彩虹和瓦上的太阳会说开就开
远方的路啊,那些纸上的字
挤垮了那么多的有才华的人
风在树上,传闻都在路上
你也在其中,三生有幸在圆满中
在梦里跑出的狐狸,它偷窥人间
路上的人啊,总有一片云会压痛了你的肩


素食者

被锄过的泥土上
小白菜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一个没有毁坏的老日子
快乐的虫子,都能攀上新鲜可口的时光
你在其中,也是虫子
但会说一句人话:“朱门酒肉臭”

菜地不是花园,不用蜜蜂们惹是生非
更不需要贵夫人。敲敲木鱼
菜根又粗又白,渴了
阴凉处有露水。你的前襟
春和秋浮在上面,路边的俗语浮在上面
把太阳送下山时,你会拍拍衣裳
像拍走一天的灰尘
2017-5-28


慢客

蓝的凉,紫的热
你的话像胶带
贴在我本想辩解的嘴
天已暗,鸟飞尽
楼顶的星星在你鼻尖淌下
树上的叶已没什么风
路在等,夜不让我归。
绿是痒,黄是痛
你的眼像镜子
照见我自己不知的背
情干瘪,爱散尽
你在河边听水声
远方船已没有归期
信在追你,云却不想再听。


沦陷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河沦陷在海里
星星沦陷在眼里
鲜花沦陷在牛粪里
这不是传说。
像那只小虫一样认命吧
爬在树上,爬在房顶
看看东边的日出西边的夕阳
不要什么铁石心肠。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长路沦陷在雨里
野心沦陷在血里
想象沦陷在你身体里
这不需要阴谋。
2017-8-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