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是怎样蘸墨的》 (阅读620次)



《我是怎样蘸墨的》
 
 
 
四十又三年,还远未到
人书俱老境,未到悲欣交集时
是故,我大可放下荷花与猛虎
且吃些食物去,腹已子夜
 
 
四十又二年时,我临池兴起
介词“扵”的末笔已如九月的枯芍
再饮,毫颖在盛半的墨碗里一蹴而就
而非像视频里的书家,笔端卧下舔了又舔
 
 
在不惑以前,我的蘸墨的学养还不如
一个叫做的陶淑的女子。我修身的杂学
还得授于如仪的高粱菊和凤仙花
我该如何体面的钤章,而非画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