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16首 (阅读407次)



 

 

清晨


 

朦胧中听到厨房有切菜的声音

哇,这个清晨一下子变得美好起来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在衣橱上

我想多睡一会

再听听

这样的清晨原来我一直珍藏着

 

2015.11.14

 
 

客厅

 

 

客厅西面的墙上

新近挂上了父亲的遗像

(原来挂的是一只钟)

钟移到了南面的墙上

现在

我习惯性看时间

将头扭向西面的墙

而看到的,是遗像

已经很多天了

还没有将老习惯扭转过来

北面的墙上是一幅世界地图

另一面是厨房和卫生间的门

这就是已经空旷起来的客厅

我又把头扭向南面的墙:六点十四分

 

2016.2.20

 

一万米高空

 
 

一万米高空的阳光

透过舷窗照在你脸上

这样的高度

我这一生还不曾到达

你就先替我藐视我所经历的无奈剧

一定要替

(到后来才发现恐高症就是不敢藐视)

再藐视所经历的哑剧

一万米高空的世界

是不是分外纯净

没有门

只有独立旋转存在简单的天空

不因多少年我们一直仰望而博大精深

 

2016.9.28

 

电影在什么地方

 
 

灰蒙蒙的下午

什么也不做

就看他们,看他们发生的事情

 

光线一闪一闪的

我的脸

我的眼睛

床、衣橱、书架、墙壁

一闪一闪的

 

电影真的是个好地方

电影在什么地方

 

2016.3.18

 

 

黑暗之诗

 
 

坐在长椅上看黑暗的江面

长时间

我也是黑暗的

我的黑暗来自偏头痛沮丧和欲望

另一边

跳广场舞的人群,音乐声放得好大

我不属于他们

我也不属于旁边酒店里大吃大喝那一群

及夜总会里灯红酒绿的那群

也不属于万家灯火里沉默生活的人们

我属于黑暗

属于江底阴沉木

 

2016.1.3

 
 

下雪了

 
 

窗外的世界白了。

屋脊白了,行道树白了。

我左眼疼,这和白色没关系。

我还没适应晚年生活。

父亲躺在床上说腿冷,

就加了一床被子。

打开房门透透气。

站在阳台看雪。

雪花很小,在空中密匝飞旋。

还有几只鸟。

天空灰白色。

化工厂高耸烟囱拼命吐着白烟。

湿湿街道,车辆行人,冷冷的。

一会出门,去菜市场

买油炸肉圆,中午煮面吃。

 

2016.1.21

 
 

这几天

 
 

这几天,

偶尔会抽根烟。

阳台宽敞了许多,女儿将

许多杂物,扔进楼下垃圾桶。

而我犹疑、懒散、抑郁。

远处什么时候

多了一只烟囱。(只有我

才能看见?)

地球挂在窗前,依旧硕大,

水汪汪望着我。

望我有什么用,

我还不知道要去依赖谁呢

有时想想,我不一定是这里的生物。

 

2016.2.15

 
 

坐公交车去伊斯坦布尔

 
 

女儿问我到底要去哪儿

我说伊斯坦布尔

因为不认识去伊斯坦布尔的路

所以一直耽搁着

在电影里

伊斯坦布尔让我感动了两次

我相信那个空间

外面下雨

女儿像照顾老人一样照顾我

——这是一种追杀

我要逃到伊斯坦布尔去

 

2016.4.3

 
 

一只豹子,吃吃吃

 
 

用一粒白色药片

溶解大脑里的黑夜

(也许真的有用呢)

外面是头发和世界

(或者荒草和末日)

记得以前有阳光的时候

各个房间明亮如洗

(如何恢复)

一粒白色药片有点形单影只

但要是一只豹子呢

只要把黑夜当猎物吃

最后冲出牢笼,吃门窗,吃墙壁

 

2016.4.15

 

 

沙发一梦

 
 

我习惯下午小睡一会,

在沙发上。

慢慢,身下形成沙子。

忽而,

身处蛇或鼹鼠的洞穴,

无法挣脱。

还好有你。

但你是谁。

猛然醒来,你不在。

傍晚的光线有别于清晨的光线。

 

2016.3.1

 
 

雨中漫步

 
 

撑一把伞,走在街上。

对面花店LED招牌太刺眼,

令人反感。

透过土菜馆大玻璃橱窗,

几个人围一圆桌喝酒谈笑,

其中低头喝汤的是我。

这个冬天不太冷,

但孤独还是在的,

像偶尔泛起的胃不适。

我去前面路口银行TM机取钱。

路面霓虹灯光亮闪闪。

小宾馆,网吧,铝合金门窗店,

蛋糕店,宠物店,药店——

进去买盒酚咖片,没货。

手机铃响,是女儿。

说正和同事逛街,

想给我买双棉皮鞋,

问我多少码,棕色还是黑色。

我说39码,黑色。

不知道雨是什么时候停的。

 

2016.1.11

 

 

墓志铭

 
 

如果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连耳鸣的声音都没有

那就证明我昏迷了

 

2016.5.19

 
 

离开一座城

 
 

离开一座城市很难

我是说不仅从精神上

还要从肉体上

那么要以怎样的速度

才能摆脱这座城市的引力

世界那么大

差一点我就跟它走了

 

2016.9.26

 
 

公交车上的诗

 
 

公交车在堵塞车流里缓缓而行

一种悲伤的情绪弥漫我全身

坐在最后排左边靠窗位置

望着越来越黑暗的城市

我想到以前诗中写到的一群动物

我想到它们中间去,到森林里去

随便是那一种动物都行

然后每天晚上被一个诗人梦见

来到他的阳台,他也来到阳台

发现了我,我们鼻子抵鼻子凝视约三秒……

写到这里我平静了许多

(手机小,打字好慢)

车窗外的路灯霓虹灯开始照亮街道

 

2016.11.3

 

 

陪老曹上山打柴

 
 

傍晚

陪老曹上山打柴

是一件温馨寂寞的事情

老曹拿一把砍柴刀

走在前面,不时回头

叮嘱我注意别踩到蛇

我拿着相机东拍西拍

(当然我还没有相机)

我趴在草地上仰拍老曹砍柴的动作

老曹出力的砍

老曹叼支烟砍

老曹才不管你鲍勃•迪伦

还是哪个获诺贝尔文学奖

老曹砍自己的柴

老曹写自己的诗

几十年如一日固执任性

老曹就是那个怀宁海子诗社的老曹

 

2016.11.6

 

在一片树林

 

进入一片人迹罕至的山林

下午三点半,林中有鸟叫

有踩树叶,和喘气的声音

刚上一段山坡。多少年

没上过山。有片林中空地

烧过的树枝树叶的痕迹

弯曲石阶,深深浅浅落叶

空气清新,寂静让人清醒

走出树林是水泥路,同样

没一个人,路在很远的

地方拐弯,这在一座日益

繁华都市的旁边实属罕见

路边肮脏池塘,禁止游泳

标牌,字迹陈旧。往前,

一座配电房,门前有线缆

一条蜿蜒小路经过,伸进

屋后。我走了进去。路边

一只鞋,不远处一件外套

及散落的几张名片。是,

我跌进一部欧美悬疑电影

 

2015.12.17


以上16首刊于《涂抹》2016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