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夏日的雪》等7个 (阅读184次)



夏日的雪

我之于雪白的过往,
有一种留恋。
至今难于抹杀,
纵使并不全然晶莹。
我珍存此时光的相册,
虽疼痛还未彻底消泯,
却倍感极乐。
因为雪,弥弥漫漫,
自上年深冬扑天而降,
似并无终结。
其清寒的气息,
直至渗入骨髓,
也可消解一切浮躁。
我为此沉浸,
久久不愿自拔,
即便那只是幻觉,
也很奇妙。
在如荼的骄阳下,
八月开始游走,
为满街的墙上涂上汗渍。
而我无声地,
只依旧蜷缩在角落,
若一具未化的雪人,
冰凉,决绝,
引人错愕。
却并不因此陷入枯寂,
或是哪怕一丁点儿的忧惧,
与扑朔无定。

           2017.8.5.




老友重聚

二十余年了,
由陡壁而至缓坡,
青春的蛮勇渐消,
人生已无需讲义。
纷纷,
各自深入更五味的生活,
牵肠于门户之间,
囤积如山的琐事,
“理想”已从牙缝间溜走。
而轻微动摇的牙床,
龋齿打败了股市,
“行情开始偏转,
不可再藐视年龄。”
在极端酷暑的年景里,
夏夜也变得热烈,
火红如炒熟的花生,
爽脆可口,
旧闻总令人津津回味。
那时已罔顾渐生的白发,
只嘻嘻调谑,
盘踞于肚皮上的亮白油脂。
——所有一切都为厚馈,
生活的胎记仍在,
不必再添油加醋,
就足够鲜艳,或腥膻。
“但早该素食了,
为了更长久地仰望火星。”
区区几碟凉菜,
几瓶冰啤,
也大可增色于弥坚的友谊。
而况还有崭新的合影,
带着出离江湖的微笑,
和匆匆尚未剃净的胡茬。
在微醺之夜,
且自珍重,
但莫可相忘。

           2017.8.6.




醒者的梦

清晨,天光晦明不定,
回望故里也是茫然。
何必呢,正前方,
有一丛新草,
蓊蓊郁郁,
其青翠远胜于乡愁。

几缕轻烟后,
拨几根丝弦。
铮铮之音,
在颅顶回荡。
眼前,有天花乱坠,
耳中只余一派“嗡嗡”。
……所有思恋,
都可寄递向一首歌里。

仿佛又有一叶扁舟,
漂泊于江上,
随风浮沉,
却自甘浪迹。
那渺小的黑影,
始终在天际的远端,
纵性飘游着——
视颠沛为另一种自由。

那傻子啊,
那半痴的梦,
还在呢喃……
“以我之啰啰嗦嗦,
换你之浩浩汤汤。”
哦,那入戏的戏迷、
那未醒的醒者啊!

       2017.8.7.




立秋

大雨不期而至
(或者,竟有预报在先),
总之是有些仓促了。

连日的酷暑,
已烧干了每一寸焦虑。
人们奋勇地流汗,
不惜妆容毁败,
也都满面淋漓。
仿若人间只剩下浴场。

暴热,暴怒,
也无休止。
彬彬的礼仪再无法顾及,
整街都但见泳裤,
五颜六色的,
七短八长的。

世界如此习惯着惊艳、
燥动、
一日日膨胀着的无尽欲望。
高温于是吸噬了一切,
包括晨露,
包括心头的丁点儿雪迹。

但时令的钟摆,
带来了诡异的时刻。
……无从躲闪,
迎头浇下,
让万物深陷于湿地。

狂喜之雨,
毫无矜持地降下,
熄灭了夏日炎炎的火光。
刹时,诅咒停了
(虽早已准备了数日),
嗓子突然变得潮潮的,
想高唱一支散淡的歌。

         2017.8.7.




橘猫

它从屋脊上一跃而下,
降落在一本书的封面里。
它并无昵名,
也未经抱养,
从来都如一片私生的叶子。

它或者会、
或者根本就不会……
变为小说中的一个角色。
(哪怕无家可归,
它也并非是一个弃妇,
而是一只自在游荡的精灵。)

有时,也可能是恶魔。
专注地趴在牙医的窗台上,
炯炯盯视着一切要命的疼痛,
它饶有趣味,
为自己侥幸着。
偶尔还露出蔑笑,
不屑于那般娇贵。

它之强悍——
早已灭杀了灵魂里的鼠疫,
再不被野风所感染。
却时刻不忘:
与此荒诞的世界常常去逗哏,
以此锻炼着思想的腹肌。

它之狡猾——
不止于去做一只眉清目秀的猫,
而意在幻化成一束妖媚的光,
忽而闪现在道边,
忽而远逝于记忆的深谷。

……既无来处,
也不必都有去处。
它只是一团我行我素的雾,
一身华丽的花纹下,
潜藏着一颗随时想去翱翔的心。

              2017.8.7.






世界时常环环相扣——
五月、八月,
或是无关紧要的某个季节。

在注定不归的路途中,
笃定于穿越丛林,
也穿越纷扰。
即使陷入泥沼,
滑向某些未知的循环,
意志也从未溃散。

灵魂间尚有着余震,
在一波波传出,
怂恿着青春犹健的脉搏。
去鼓噪着,
团团抱紧自己
(如镣铐般亲密),
不容自己的松懈与分心。

那是喧嚣的时刻,
更是无比安寂的时刻。
把自己重新放回到一个悬念,
初萌的蒙昧之心,
再无以旁顾周边。

那囚禁,
同时也是一种持久的专注。
时而被牵绊着、被纠葛着,
却始终不曾忘记:
去寻回那把独一无二的钥匙。

——可旋转于秘密的孔洞,
可为世界调制一份蜜意的羹肴。

               2017.8.10.




关于慢跑

晚霞满天时,
我们即已出发。
沿漫漫长巷,
直抵校园深处。
仿佛回到青年时代的
又一拐角;我们腼腆于
每一次无声的邂逅。

多少擦肩而过,
换来莞然的微笑?
无论林阴小径,
还是空旷跑道,
我们各自执拗着
既定的路线。偶尔,
迎来了天边的闪电。

小腿在飞翔着,
却并不盲目地焦急,
或沦为愤怒的小鸟。
甘为人后的我们,
漫不经心的我们,
无意于争逐,只缓缓
尾随在落叶之间。

直到风吹颊面,
星群都已找到归宿。
我们摸黑着向前,
无须路灯的指引,
自由地导航。“那一片
空地仍在,幻想就未死,
连同她爱欲的红唇。”

       2017.8.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