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八首 (阅读239次)



    我在等谁
 
    我在等谁
    我在这里已经等了半个小时
    少数时间坐着
    多数时间站着
    表明我长久期待的心情
    夹杂短暂的倦怠
    这是一个丁字路口
    两条大路交叉
    有三个方向可以到达我的位置
    起初我注视南方
    望不到尽头的高楼大厦中间
    车辆川流不息,行人摩肩接踵
    接着我注视东方
    车比人多
    然后我注视西方
    人比车多
    我就这样南方、东方、西方的循环瞭望
    多少车辆和行人
    接近我,又远离我
    没有人问我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甚至没有人问我去哪里怎么走
    这里还叫鱼洞
    已不是我的那个鱼洞
    最后我开始怀疑
    我在等谁
    我站在这里
    或许就是为了站在这里
    故乡罚我站在这里
 
    2013.3.28. 长沙
 
 
   小跑的魅力
 
    小跑的魅力
    一个人需要坚持多久
    才能体会得到
    我说不好
    我正在小跑
    我正在体会小跑的魅力
    起点和终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能小跑
    比走稍快的速度
    比跑稍轻的步伐
    正好配合我的心跳
    同时配合我的血压
    天不怎么蓝
    空气不怎么好
    草木也不怎么干净
    我的思绪
    已经翻越了岳麓山顶
    找回来少年的感觉
    这样的反差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在小跑
 
    2012.12.17. 长沙
 
 
    走过中梁山隧道
 
  走过中梁山隧道
  慢慢医治我的愤怒和痛苦
 
  我曾经乘车穿过这条隧道
  两个方向都穿过过
 
  我曾经开车穿过这条隧道
  两个方向都穿过过
 
  我曾经看见拾荒者、流浪者
  精神不正常的人走过这条隧道
 
  现在我放弃开车、乘车
  漫无目的地走过这条隧道
 
  久久不断的车流从我身旁流走
  车上也会有人留意到我
 
  我是拾荒者、我是流浪者
  我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
 
  只有走过一条隧道
  我内心的黑暗才会慢慢变亮
 
    2011.10.21. 广州
 
 
    穿哪双鞋去迎接远方来的稀客
 
    穿哪双鞋
    去迎接
    远方来的稀客
    我坐在家门口
    打开久违的鞋柜
    看一双双鞋子
    落满灰尘
    它们是过去十年
    我双脚的伴侣
    五双皮鞋,三棕二黑
    两双运动鞋,都是白色
    七八双拖鞋,塑料的
    布的、木质的
 
    我在家里
    习惯不穿鞋
    就近走一走
    一般穿拖鞋
    开车出门
    需要见熟人
    迫于规则
    只好穿皮鞋
 
    面对漂亮的鞋柜
    看得出来
    我是一个
    少于出门的人
    很少见熟人的人
    基本不参加
    正规运动的人
 
    所谓远方来的稀客
    其实是我
    一年未见的妻儿
    一小时后
    他们到达江北机场
    我决定穿上
    崭新的白色运动鞋
    站在旅客出口
    面带神秘的微笑
    让他们误以为
    我多么热爱运动
    身体比从前健康
    从此
    一家其乐融融
 
    2009.8.3. 重庆
 
 
    最近我常常听见远方的声音
 
    最近我常常听见
    远方的声音
    很轻   
    但能唤醒我的肉体和心灵
    向两只耳朵靠拢
    我斜靠在破旧的沙发上
    微闭双眼
    想象声音的行程
    它源起于海面之巅
    流走的云朵
    横跨岸边的悬崖   
    翻越大小山岭
    拂过宽阔的田畴
    溪涧、河流、湖泊
    到达四川盆地
    从朝天门进入重庆
    沿高层建筑的轮廓
    分散于大街小巷
    最后剩下微弱的气息
    被我吸收
    死在我的幻觉里
 
    2009.2.1. 重庆
 
 
    我的心慢慢下沉
 
    我的心慢慢下沉
 仿佛滴水穿石的过程
 轻微而刻骨铭心
    四十年前
    它在我的头顶
    与上天时常亲近
    三十年前
    它在我的五官中间
    喜欢流于言表
    二十年前
    它在我的脖子旁边
    滑稽中带着幽默
    十五年前
    它在我的肺叶周围
    憋着僵尸的气息
    与肉体结伴而行
    十年前
    它在我的胃里面
    迟迟不能消化
    五年前
    它掉到肾和膀胱之间
    生命的沉浮
    自己无可奈何
    三年前
    它掉进两条大腿
    灵魂一分为二
    我奢望从世界抽身而逃
    现在
    它已经接近膝盖
    我开始接受命运的安排
    等待它直落脚掌
    在冬天走遍黯淡的山河
 
    2008.11.16. 重庆
 
 
    一天过快的生活,一天过慢的生活
 
    一天过快的生活
    一天过慢的生活
 
    一天被闹铃吵醒
    一天睡到午后三点
 
    一天急得便秘
    一天享受马桶
 
    一天没有胃口
    一天吃丰盛的食物
 
    一天穿整齐的衣服
    一天赤裸上身
 
    一天开车上班
    不停地按喇叭
 
    一天无目的地散步
    走走,停停
 
    一天见七八拨人
    没有一个朋友
 
    一天约两个人
    谈一些意外的话题
 
    一天情绪多次失控
    都忍住了
 
    一天想骂谁就骂谁
    没有严重后果
 
    一天都在制造热闹
    却难有看的心情
 
    一天都在等待热闹
    却迟迟不见发生
 
    一天都不想回家
    回家也不管用
 
    一天都呆在家里
    苦恋着地板
 
    一天都孤独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一天说了一千句话
    全都记不得了
 
    一天的独处
    反倒有心的沟通
 
    一天的沉默寡言
    反而受到自己的尊重
 
    原来一天是星期五
    一天是星期六
 
    2008.10.21. 长沙
 
 
        为生命而跑
 
  为生命而跑
  这是一种境界
  我只管跑
  不管跑的动作
  我不知道跑的结果
  但不跑的结果将是死亡
  生命的另一种状态
  那也是一种境界
  远处的军人
  把枪口朝向我
  我转身就跑
  什么都没想
  只想跑
  离广场更远
  回到大楼的房间
  直到某一天
  地动山摇
  窗户被震开
  门被震开
  我再次为生命而跑
  头脑一片空白
  只有跑的姿态
  下不完的楼梯
  转不完的急弯
  仿佛梦境在重演
  我继续为生命而跑
  远离一幢幢楼房
  来到广场中央
  回忆一生的苦难和荣光
 
    2008.6.20. 美国得州米德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