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七月的诗(12首) (阅读231次)



七月的诗(12首)
 

 
 
 
非亚
 
 
 
 
 
《夜晚的光临者》
 
在一条街上
有两个人走着
 
相互拉着手
肩并着肩
 
有时沉默
有时低声交谈
 
有时踢到一颗石子
有时绕过低矮的篱笆
和灌木丛
 
我看着他们
在路灯和墙壁下
走上一段斜坡
 
手拿一束玫瑰
背着一个挎包
 
而我并不是一条狗
跟在他们身后
 
我只是树梢上的月亮
夜晚的光临者
 
赞美地面
那微小的摩擦声
 
2017,7,7
 
 
 
《处理生活》
 
拿一把刀叉。拿扳手。拿抽屉里的铁锤。
拿启瓶器。拿螺丝刀。尺子和绳。
拿砖头和梯子。拿玻璃罐。
拿铁桶。和脸盘
拿衣架。拿电吹风和发胶。
拿刀。拿砧板。拿碗
和碟
拿汤勺。拿沸腾的铁锅
拿杯子,拿茶叶。
拿雨伞和鞋。
拿风扇。拿电话。拿铁钉。
和一把毛刷。
拿石头。拿铲子。
拿一根树枝。
拿笔。拿速写本和台灯。
拿手机。拿充电器。拿背包。
和自行车。
拿钥匙。拿枕头。拿椅子。
和木头凳子。
拿药品。拿棉签和急救箱。
拿衣服。拿拿袜子
拿手表。
拿准备爆炸的
气球。拿你送给我的东西。
 
2017,7,7
 
 
 
《有一个诗人……》
 
有一个诗人开车到了那里
有一个女诗人从里面出来
阳光下
他打开车门,远远地
喊她的名字
她告诉他回酒店去拿相机的电池
有一个女孩推门进来
在那里翻桌上的书
另一个女孩
哦服务员
开始在那里忙碌
有一个外地诗人和一个本地诗人进来
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
然后他们
拿了书去院子里
抽烟
翻看那本诗选
一个女诗人推门进来
还带了一个女孩
她介绍说
这个女孩认识他在一次诗集分享会
有更多的诗人走了进来
一个光头诗人和两个年轻诗人
他棒着西瓜
她好像拎了饮料
而另外一个年轻诗人进来时带了一个女孩
他们拿了书在长桌上翻看
后来有蚊子去叮那个女孩的腿
他们后来去了院子
但院子闷热
潮湿
他们又回到有空调的客厅
诗人在院子交谈时
有一个诗人带着他的孩子和妻子
出现
温暖与明亮仿佛同时降临
他们喝着酒
吃一个女诗人买来的樱桃
哦有一个女诗人
她没有来
她的位置现在是一个红色椅子
一个诗人给那张椅子拍照
发给了她
还有一个陌生的帅气男孩也来到了这里
他后来说
自己以前也写诗
后来
讨论开始后,一个扎辫子的诗人带了他的侄子
进来
他们只是在外面
逗那个诗人的孩子
还有一个光头的诗人后来也走了进来
坐在靠吧台的附近
后来他们
围在桌子前讨论他们的诗
讨论现实的冒犯
摄影和其他
桌上摆着切开的西瓜
蚊子则试图
去吸那些甜蜜的红色汁液
那个下午
街上人来人往
乌云挂在天空
阳光偶尔从云层钻出
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什么
后来一切结束了
那个女孩加了那个诗人的微信
另一些诗人相互告别
剩下的一些人
围在角落
收拾他们的书
他们去了外面吃饭
他们走出了那个咖啡馆
他们走在街上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诗人
神啊如果有的话
也只是看到他们的背影
像缓缓的一阵风
越过了绿灯亮起的十字路口
 
2017,7,9
 
 
 
《在窄小的试衣间》
 
在镜子中试穿一条裤子
一件衬衣
然后在那个窄小的试衣间
在那个商场一角围合的密闭空间
把之前进去的那个家伙
重新装扮一番
尝试拎着他的脖子,衣领
头发和脚跟
脱离地面
去接近发光的灯管
默默地凝视镜子里面这个新的家伙十几秒
有一个声音跟我说
现在
好了请你打开门
请你出去
请你再次回到女店员的目光
陌生的人群和悬挂的
衣物之中
 
2017,7,28
 
 
 
《一群种花的女人》
 
她们戴各式各样的帽子
穿不同花色的上衣
她们蹲在地上
每人拿一把小锄头
挖松散的泥土
她们有说有笑,把一株株盘栽的鲜花
移植进土里
她们今天坐一辆蓝色的卡车过来
在江滨公园
和卡车司机一起,从车上搬下一箱又一箱的植物
她们告诉我
她们来自于蒲庙
她们笑着说你家里的花园需要找人种植吗
我问她们这些是什么花
她们大笑着说
叫蓝色的花或紫色的花
也可以用你老婆或女朋友的名字命名
我向她们索要了一株
然后托着这株植物
跟她们拜拜
回家
那群种花的妇女
在结束之后会重新跳上蓝色的卡车
她们种下的花
会在江边那块土地安静下来
会适应那里的风
夜晚和月光
而我带回的那株,离开了它们的同伙
也离开了那群带着笑声的
妇女
 
2017,7,30
 
 
 
《诗》
 
诗很多时候没有什么用,不会像月亮一样
给你带来一束具体的光
也不会类似一个商场,想要的东西
琳琅满目
甚至比不上一个信号灯
在十字路口
富有规律地切换
更不会是一把枪,一根电棍
随时击碎一只狼
或者敲击歹徒的大腿
我见过有一些诗
悬挂在地铁上
作者是我知道的一些诗人
它们成为一种装点
指引人们在幽暗中寻找出口,但很多时候
诗,确实没有什么用
它了不起只是一把农妇准备出售的蔬菜
或者挂在我腰间的一个镀锌铁罐
沿公园快步走时会发出
一些响声
但里面没有任何石子
一颗也没有
而我这个蠢货,却每天想着为它
寻找一颗钻石
哦钻石
 
2017,7,31
 
 
 
《在新兴村》
 
像个老人,在路边晒着太阳
一动不动
想到一只乌龟
想到晚年的一些事
想到天空中飞远的一只鸟
直到决意离开,拍拍
屁股站起
独自一
走向某个安静的角落
 
2017,7,30
 
 
 
《夜晚走在一条路上》
 
夜晚走在一条路上
月亮也从云层浮现出来
树木像一些士兵
在滨江路边
一声不吭
路灯在枝叶间投下暗淡的灯影
几枚树叶在明天会被清除
或者慢慢烂掉
一个散步的人从对面走来
然后很快
和我擦肩而过
更远处的一个人,拉着一条狗
在我前面默默地走着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
也不知道他最终
会隐藏在夜晚的哪一个角落
我们互不认识
只是保持着距离
就像匆匆过客
我们最后
各自消失在树林
和河边
 
2017,7,3
 
 
 
《可以的事物》
 
小鸟可以飞上天空。钥匙可以
打开一扇门
玻璃杯可以拿来喝水
床可以培育一个梦
汽车可以用来旅行。鞋子可以
亲吻泥土和草地
眼睛可以直视前方
直到一条路转弯,或者消失
房间可以让灵魂安顿
不用跑来跑去
嘴巴可以发出声音
让爱因为语言,扩展成一倍或两倍
针可以缝合伤口
树木可以带来阴凉
月亮可以带来
平静。星光可以带来遐想
风可以带来消息
无论好与坏
当一切停歇下来。拥抱可以带来信任
亲吻可以带来甜蜜
涌入钟表的时间
可以带来死亡
和衰老
 
2017,7,23
 
 
 
《地板上的拖鞋》
 
地板上的一对拖鞋。蓝色的
塑料物品
此刻远离了主人,不再在房间走动
也早已从沙滩返回酒店
不再亲吻海浪
它们曾一前一后
自由地出现在海边的一块草地,和主人一起
在黄昏漫步和沉思
这双蓝色的拖鞋,只是极其普通的日常用品
摆不上台面
用烂就会扔掉
没有任何纪念意义
只是承载皮肤,不受到玻璃和石块的损害
现在它们的主人已经滚上了床铺
开着床头灯翻看一本书
和它们已经没有
任何联系
很好啊,我作为从灵魂游离出来的见证者
站在房间的一角
目睹了他们此刻的
各自独立
目睹了生活中的某些时刻他们其实
也并不总是
相互需要
 
2017,7,26
 
 
 
《建筑师生涯》
 
他是个建筑师,一个做房子
或者画图的
他从一个单位,跳到了另一个单位
为了更多的价值
和更多的谋生报酬
他和另一些建筑师没夜没日地蹲在电脑前面
处理那些线条。色块
以及图纸
以前他们曾有很多理想
想象城市里的某一幢房子是自己亲手设计
现在资本的大鳄和飙升的房价
早已吞掉了他们沙滩上搭建的城堡
一天又一天
他带着任务,下一个目标
新业主的委托
每天开着车
在早上和傍晚
穿行在连接双拥路和园湖路之间的
南湖隧道
 
2017,7,30
 
 
 
《对面房间的灯光》
 
对面楼房的灯光,来自于客厅
和两个房间
另一户人家,也是灯光明亮
有一幅窗帘
挂在阳台与客厅之间
能隐约看到有人在交谈
或者走动
另外的一户人家,房间安静
明亮
似乎没有人
也或者,只是蹲在厕所
或浴室冲凉
我,不知道他们
是否与我一样,也会有
孤独,迷茫,耻辱,与挣扎
内心,也会有狂风暴雨
电闪雷鸣
在噩梦醒来的早晨
也会有一缕阳光,从云层射出
落在阳台的栏杆
和卧室的地板
现在,对面房间的灯光已经熄灭
灵魂开始入梦
呼吸慢慢变缓
从天空跳出来的月亮
此时正挂在
他们屋顶的上方
 
2017,7,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