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神水峪》等7个 (阅读253次)



神水峪

正天旱无水。正将狂热,
都掷向了沟涧。并无回声。

反而,夏蝉聒噪,鼓号齐鸣,
如一支飞翔的乐队,恢宏着。

为艳阳开路,从前山到后山,
光芒万丈。山脊上遍洒花影。

去寻那通天的秘径。入丛林,
穿越一派静寂,恍若梦寐。

零星几声童嬉,都已远去,
人家都隐没于杂草间。再无踪。

而西方,始终有尖耸的高峰,
直插云霄,一任群山仰望。

时时傲立,雄奇也不知疲厌,
似一尊大神,令人茫然膜拜。

若汗流成河也无怨。烈日下,
不枉一次朝圣。嚯,孤僻的异旅!

               2017.7.24.




中伏

万物深陷狂热——
一一匍匐如中暑的车辙。
世界,已四处缄声。

人群,变得更加懒言。
腹中各有烈火,熊熊自燃,
都像狒狒一般,猛力拍打着胸腔。

老城在火海中迷失,
火警一边奔跑,一边呼啸。
却无法将蕉叶挥舞成
一柄巨型的扇子。

令人煎熬的苦夏……
漫漫无际。满街只剩下
烤熟的西瓜,蒸发出呆钝的甜气。

汗衫都湿透了。汗渍曲曲弯弯,
恍若一条条蜿蜒的长河。
也或者是:那是沸腾的诗,
正在咬牙泅渡。

             2017.7.29.




曝晒

阳光,从一大早就在额顶跳舞。
忽而拉丁,忽而芭蕾,活泼得
像一匹野鹿。无处再去躲闪
那份耀眼的热情,只浸淫于
一波又一波的灼浪。夏日风情
在每一寸皮肤间蔓延,肚皮上
早已弥漫了海水的咸味。树荫
再也无法遮蔽流言,火红的风
由四面八方赶来,纷纷献上
无比炙烈的拥抱。人,已融化于
这一场莫名的爱情中,煎熬着
如在烤箱里翻滚,焦熟的气味
渐渐散发而出,更赛过了一笼
烧烫的包子。周身都被重重火焰
包裹着,熔解着,那五心的烦热
已来不及扑灭!胳膊上也冒起了
袅袅青烟,如瀑的汗液从后脊间
喷溅而下,淋漓不息。一副躯体
在炎阳中已并吞下了水火,一任
鼎沸的蝉音变得嘶哑,响彻胸腔。
酷暑还在中途,那人终究只是蜡人。

                  2017.7.29.




界碑

请以羞耻之心开启新的旅程。
请掩去啮痕、血斑、被阳光灼伤的
那些信仰。请戒掉所有妄想,
以清扫淤积的荷塘。请将任性
抛进云朵,让往事炫美一如礼花。
界石,请轻轻擦拭,当灵魂空静的每一刻。

                        2017.7.30.




大洋峪

村落渐远,已何止三五里。
零星的过客都在探问着
野花的芳名。但无人知晓。

微晴之日,前夜雨声似犹在。
早化为滔滔河水,自上游
一路奔流。漂浮了些野果。

天色时现溟蒙,清气却袭人。
阵阵异香从谷道中,惹来了
万千彩蝶。随处还见野石。

高岩之上,或是别有天地。
怎奈山间青苔湿滑,也只可
浅涉迷途。任野径逶迤向前。

遽然间,鸟雀一律中止歌鸣。
深壑里一派死寂,隐隐
有野蛙贴伏于岩壁……听瀑。

            2017.7.31.




停电之夜

黑暗不期而至。
在四处都是汗腥的夏夜,
反而是蚊子更加警觉,
早早备足了口粮。
瞬间,电灯灭了,
电扇停了,
白日里偷存的锅巴和梦想,
都就此失踪了。
饥饿在皮肤上,
迅速蔓延,
如被蚁群啃啮般,
无力招架。
那时,空气还在沸腾,
一浪浪的余热,
比人之羞耻还要黏腻,
没完没了……
挥之不去。
也再无处可去,
只依恋着沙发,
让静下来的音箱暂时忘却肖邦,
而沉迷于乌黑的浪漫。
喔,屋子是黑极了,
再看不到酽酽红唇,
以致无法去和时光接吻。
但墙角,
仍有两只猫在任性地呜咽
——那般诡魅的求爱,
忽然就为后脊上带来了几许凉意。
于是,疯狂发烧着的夜晚,
一时空寂了下来,
无人再去思考人类的混沌。
而是静静竖起耳朵,
在黑暗的深渊处,
去听啊——
一首荒唐的诗中传出的怦怦心跳,
正唯美如天边的一道道闪电。

             2017.7.31.




暴怒之蛇

挥鞭一般,
挥出响亮的尾。

重击对手,以致致命——
生命本就是用来锤炼的。

让所有人畏惧,却并不嘶喊。
其快乐丝毫不亚于举报坏人的快感。

哪怕会被疏远、被闪避。
但仍可睁圆烧红的眼。

藏一颗仁慈之心,
在凶煞外表下。

                 2017.8.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