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甘谷列2007年诗选 (阅读317次)



■ 无言之道
 

告诉你,无言,我重新找到了你
告诉你,黑暗,我重新与你融为一体
在这长夜的寂寞之后
在眨眼晃过的岁月之后
我重新找到了你  与你融为一体
 
而我身上的寒冷谁能驱除?
生命里的秘密谁能得知?
艺术,只是言说的方式之一
而衡量人间等级的却是金钱和权力
告诉你黑暗,我重新拥抱你就像拥抱我的内心
 
在光明的平庸之后,我重新进入了你
伟大的黑暗,我重新与你融为一体
充溢身心的全是无言
如今我重新找到了你们
正如找到了失落多年的灵魂
 
多少历史风吹雨打凋去
多少未来伴着朝阳升起
如今我与你融为一体,再次看见了美丽
新的曙光正在我的身上显示
我的内心充满了新的喜悦
 
万物的道,就在这宇宙里
而人世的道,就在这社会里运行
我在无名中与你同一
它的光明与黑暗都在我的眼前显示
化为这万有与我同在一起
 
让我也成为这无言之道
旋转在我的艺术之里
让我也成为这黑暗中的秘密
让我也消失在这无言之道里
成为这万有虚无中的献祭
 
       2007.1.8.晚.

■ 时光咏叹调
 
时间又来到了现在
我必须要写下一首诗
作为今日的酬报
 
我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坐在什么样的地方
做着什么样的事情
 
在无尽的时光飞逝之中
我停留了片刻
眼看这大好人间的沉寂
 
没有谁知道一个人
站在这样的深夜
眼看着这样深沉的时光
 
这钻髓入骨的痛心
一刹那间,一个人虚无得像粒子
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飘浮
 
此何人哉?彼何物噫?
悠悠古今,竟成一体
茫茫宇宙,竟是微粒!
 
而我在时光中,变成了谁?
谁又变成了我?——
我与我在,又不在
 
它让我看见了我的不在
也让我看见了我的在
它只是一个见证
就像流星一闪而逝
 
它是一个动态
也是一个结果
它让我看见了道路如此漫长
 
而岁月如此短暂
我即将老去
生命,谁给我带来安慰?
 
我要写出一首好诗
这是我的心愿
我要做出我的事业
这更是我的义务
——我愿意为它付出
我在宇宙中毕生的能量
 
满天的夜色,正如我的内心
它在我的仰望中
传来了幽深的回声
 
时光又来到了这终结的时刻
现在,我即将开始!
而我所有的懊悔在地球上都将不在!
 
                         2007.1.26 23:58

■我活在哪一个语境里?
 
我活在哪一个语境里?
我给你看见的是哪一个我?
 
我活在哪一个语境里?
——我活在中国的语境里
活在底层的语境里
普通话不通的语境里
方言——多种方言交集的语境里
也活在一部分全球化的语境里
一部分西方文化的语境里
朋友,我给你看见的是哪一个我?
 
我活在哪一个具体的语境里?
只有当对话之时
只有当我用文字来表述之时
我才活在我真正的语境里
我灵魂的和精神的语境里
 
而你们喋喋不休地讨论
一个诗人活在怎样的语境里?
我不反对你们的探讨
我反对的是你们越说越玄的争论
而我要告诉你们,我就活在这样的语境里
不像你们,越说越玄虚
 
我诚实地面对自己
也诚实地面对你们
人生,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
我绝不像你们一样装神弄鬼,或者自我抬高
因为无论如何,你最终得面对那一个黑暗、虚无的语境
 
最终那一个黑暗掩盖过来
将你我全都淹没在虚无的语境里
 
                          2007,1,15,子夜


■ 好酒之年
 
温暖如春的阳光铺满大地
这是深冬的一日
这是步入开春的一日
漫天的阳光似大地上涌的酒气
 
而我走在铺满阳光的路上
把内心的寂寞翻晒出来
这是苍茫寥廓的大地上的一日
这是千秋万代何其渺茫的一日
 
温暖如春的大地此刻温暖如春
阳光洒在我身上如五百年前的醇酒
淋了我一身,我心头大醉
摇摇晃晃我走在路上,正如清风徐来
 
闭上眼睛我也能看见
沉醉的心灵,在阳光中与万物融为一体
身边的光阴正如清风徐来
吹乱了天空的浮云,吹散了我的仰天长叹
 
                      2007.2.18 19:26
 

■ 欧洲在他的面前展开了羽翼
                      ——送给光启
 
欧洲在他的面前展开了它的羽翼
他来到了欧洲
他怀抱婴儿,在欧洲的面前
他也是婴儿
 
他边走边学,英语脱口而出
欧洲,他一个人来到了欧洲
不,他怀中还抱有一个婴儿
在欧洲的面前,他也是婴儿
 
伟大的欧洲,那是另一个世界
从他的想象和书本中落到了实处
他眼里的欧洲是清洁明亮的
法兰克福市,歌德的故乡,呈现了欧洲的一角
 
从古老的中国来到了现代的欧洲
或者从现代的中国来到了古老的欧洲
它们是同一的吗?
而他怀抱的是婴儿,他同样也是婴儿
 
一个人忽然来到了欧洲,这是时代的变化
再也用不着走那么远的路
借助科技的魔力和交通的便利
一架飞机,十几个小时就够了
 
而他,将要在欧洲呆上一个月
这一个月,或许就在匆忙的学习中度过去
而欧洲,要让人观看和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一个月,一个月够用吗?
 
            2007.3.1早上8:30闻光启赴欧后作

■ 人 心
 
鸟比我们更了解远方的天空
鱼比我们更懂得大海的深沉
人类的渺小,在这时才深刻地显示出来
即使这个物种号称占据了整个地球
 
而人心,据说比天空、海洋都广阔
却对身边的人们了解不多
甚至连对门住的人家也一无所知
你能说它比海洋、天空更广大吗?
 
多少人对远方怀有神奇的向往
却对身边的事物和人们漠不关心
一只蚂蚁说不出你的劳累
一面镜子照不出你的悲哀
 
不再像雄鹰向往天空的高远
你已经习惯于被束缚于某处
不再像鲸鱼畅游于大海的深处
——你活动的区域太有限了!
 
号称比海洋和天空广阔的心灵
可能也因此更渺小,更孤独
一个人,当他面对自己的内心时
其实他根本不敢正视和回顾
 
它说不清的意识,说不清的变化
比天空和海洋更混沌、更复杂
当它面对自我时,它的罪过被原谅和放过
——人类,就是这样轻轻饶恕和谅解自己
 
                2007.3.25 17:01:00

愚人节
 
这一天据说可以愚人
西洋碧眼妖女给我打来电话
说是今天在天堂宾馆里举行狂欢
(皇帝和平民均可出席)
顺便给王子和公主举办订婚仪式
——邀请我去做主持人
 
Sorry!我一面拒绝一面说
马克思给我发来了请柬,毛泽东
也邀请我去北京商谈国是
我还犹豫去不去呢
因为美国总统布什的直升飞机
就停在外面草坪上等我
 
而在最古老的故事里
孔子56岁了还出门周游列国
只是没人愿意听他啰里啰嗦胡说八道
有一次他经过泰山边
看到有一个妇人在坟前恸哭
不禁心生恻隐,就上前去询问她为什么哭
小娘子说她丈夫被老虎吃掉了,埋在这儿
那为什么不走呢?因为这里没有苛捐杂税
孔子叹道:“苛政猛于虎也!”
 
应该怎样骗骗人们呢?
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回过头又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于是他删除了诗经里许多看不顺眼的地方
使之变得更加“温、良、恭、俭、让”
 
我害怕我一去天堂宾馆,就拐走了
订婚的公主,引起现代网络上的特洛伊战争
——即使我盗来古老的息壤
也无法湮灭网民们喷发的口水
 
对于来历不明的邀请我一律拒绝
即使这一天掌管诺贝尔奖的瑞典皇家学院
给我打来电话,祝贺我提前获得了
他们投票表决一致通过的奖项
我也知道,这是西方人的恶作剧
 
然而,西方人自有日常生活中偶尔的恶作剧
我们却有许多现实中的“瞒与骗”
这不,你看从古到今,多少人死于无物之阵
比如你看这个国家财务的报表,说是天朝的宾馆
人民大会堂的宴席,国庆节的花费
居然是零,居然是负数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举国欢庆
 
                            2007年4月1日
 
■鸟考试
 
一只鸟从东边飞来,考试
一只鸟从西边飞来,考试
一只鸟坐在中间,考试
一只鸟躲在旁边,考试
一只鸟张口大叫,考试
一只鸟沉默不语,考试
一只鸟低头害羞,考试
一只鸟痛哭失声,考试
一只鸟跳楼自尽,考试
一只鸟远走高飞,考试
一只鸟读上博士,考试
一只鸟流浪社会,考试
一只鸟疯疯颠颠,考试
一只鸟一鸣惊人,考试
一只鸟变成年轻的母亲
一只鸟……这是只什么鸟?
坐在牢房里不言不语
 
                        2007/4/10  19:37
 
■中午的暴雨
 
天色暗下来,不知从哪里来的
狂风,夺去了多日沉闷的空气
我正坐在家中客厅看电视
百家讲坛正讲到关羽败走麦城
阴云惨惨,悲风怒号
孩子走出房门来问我:“爸爸,要下大雨了?”
我点点头说:“是的,你去睡吧!爸爸在这里。”
孩子却没有了再去午睡的兴趣,
她趴到铁窗那儿去看外面的暴雨
是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我正要过去把她抱下来
孩子突然大声说:“有一张大大的纸
从天空上掉下来,呵呵,就在那儿!”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
一张大广告牌摔倒在马路边上
曾经庞然大物牢不可撼的它
如今悲惨地、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
那时我的脑子里还想着关羽
或许他死的时候也像这样子
 
                   2007.4.17.下午三时
 
■开夜车
 
我刚刚回来,浑身透着寒气
夜冷风大
我这一次开夜车,走夜路
仿佛从黑暗的荒漠里开了回来
 
白天,黑夜,我都走过了一次
这样就全了
白天开车道路明亮
夜晚开车一片黑暗
 
独自在黑夜里飞奔
两边都是黑
唯独道路遥远
前方不见光亮
 
我全神贯注地开车
不敢有一丝儿疏忽
危险的路段我在危险地通过
黑糊糊的公路延伸又延伸
 
车灯照出不到十米之远
驾驶得小心又小心!
急转弯,和前面疾驰而来的大车交会
雪亮的大灯:它让你的视线顿失,双眼顿盲!
 
风声呼呼
我独自在黑夜里疾驰
经过了哪些地方我实在不知
冰凉的双手越发麻木,像要失去知觉
 
没出任何事故,我心里庆幸
终于回到了这个城池
——在黑夜里我深感它就是池
那些灯光就像浮游的动物
 
这一回,我真真正正地开了一回夜车
不是在纸面上,而是在一段偏僻而孤独的山区公路
当我飞奔,就像从原野中进入了文明
就像一个撞开了黑暗之门的旅人
 
从漆黑的荒漠中回到了光明的家园
我就像风雪夜归人
浑身散发出一种幽幽的寒气
在家人的面前,感受到一股温暖
 
                     2007/4/24  23:45

■ 赴夹缝岩
 
趁着落日赶来
万山丛中只有我们三人
一匹马是我们的向导
代云在我后面
子兵在我前面
这是谁的山?
现在是我们的山了
是我们三个人的山
在日没之前
我们终于来到了夹缝岩
 
                  2007.5.1.山路上口录
 
■ 圆月
 
[被叫以圆月为题即兴创作的诗作。献给夹缝岩的父老乡亲,献给在座的各位朋友:]
 
圆月是今晚的天上的篝火
是夹缝岩,是夹缝岩的诗歌和美酒
燃烧出了今晚最美的圆月
 
水田里的蛙声成为背景
四周的群山见证了今晚的诗歌与美酒
地上的火光,映照出我们相聚的欢乐
 
圆月是今晚的天上的篝火
暖在我们的心窝
它在天上照着我们的友谊
有缘千里来相会
这个缘份,是天上人间送给我们的
 
是夹缝岩,是夹缝岩的诗歌和篝火
燃烧出了今晚最美的圆月
 
                            2007.5.2晚

 ■ 回望夹缝岩
 
夹缝岩,万山丛中
夹缝岩,回首已远
夹缝岩,溪水清冷
夹缝岩,十二户人家
夹缝岩,黔南小山寨
五月一日,我们来到了这里
度过了三天世外桃源的时光
最后一天,我们又得回归尘世
而他们,依然在那里默然作息
 
                 2007.5.5 回程山路上记

■ 这些风,这些雨,我迎接
 
这些风,这些雨,我迎接
这个奖,这些朋友,我迎接
这些人,这些骂,我迎接
这个天,这个地,我迎接
 
我迎接你,也迎接我
我迎接着一切
也迎接着属于我的生,我的死
正如迎接着这些风,这些雨
 
                           2007.5.8

我们的孩子
——在2007年六一儿童节前写给孩子们的祝福
 
在这个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
我想起了我们这些朋友们的孩子
我的孩子叫甘书怀
刘春的孩子叫刘夏秋冬,小名叫暖暖
风扬的孩子叫江揽月……
哦,我曾经在电话里听到过他孩子的声音
让我想象她一定非常稚气可爱
光启的孩子叫……?
惭愧,我也没有问过他的孩子叫什么呢
——那个小女孩出门最远,被光启带到了欧洲
见到了许多我们这些大人至今未见到的景色
她应该有两岁了吧?
这是朋友们的孩子中走得最远的!
她已经被光启抱到欧洲去朝圣了!
吴高泉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不用说了
韦礼明的孩子也没有出生,他甚至还没有结婚呢!
陈代云的孩子,仍处于蝌蚪状态之中,他结了又离了
老胡的孩子,差点忘了,我一定要说到老胡的孩子
一男一女,多可爱的两个小学生
这个做生意的前医生就是好,不怕超生罚款
一龙一凤来得正好!
对了,杨辉的孩子——
前年听说他得了一个小孩
不知道是男是女,我真的不知道。
我们跟他的联系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了!
至今音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上次我到南宁,邀请他过来坐坐,不知为何没到!
 
这些朋友,各据一方
这些朋友的孩子,彼此陌生
如今让我心生感慨:不容易啊,我们的孩子!
养大她们,并让她们有所出色,不容易啊!
我的孩子小名冰冰,现在读小学一年级了
刘春的孩子正在幼儿园里上学前班
江风扬的孩子也正在幼儿园里学画画
朋友们的孩子都快要读上书了
不知将来她们相会在哪一天?
她们会像他们的父辈一样
在人世间彼此相识并保持友谊吗?
 
在这个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
我们的孩子,让我祝福你们
在这个人世健康成长,快乐生活!
不要再像你们的父辈一样艰辛!
我祝愿你们今后在地球上跑啊跑啊
跑到远远的,跑到你们所能去的任何地方!
做出比你们的父辈更有出息的事业!
——哦,其实你们平安,健康,快乐,幸福就好!
 
              2007/5/29  19:59
 
 
孩子放晚学回来了
 
孩子放晚学回来了
房门啪地震响
从书房的门口走过
走进她的房间
不久,双手捧着一个电风扇出来
她要在客厅里自己插电吹凉
我坐在书房的阳台外
看着这一切,不声不响
在一堆书籍之间
沉闷中增添了一些喜悦
但我没有出声呼叫她
我的刚放晚学归来的孩子
我只注视着她的动静
看看她怎么做
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家里
只见她从容自在
就像一头小恐龙
昂首阔步
丝毫没有注意到
她的老爸,就在阳台外
倾听着她的动静
我的目光,从那些寂寞的文字中
收了回来
看见了这个常常令人不放心的
比诗歌重要的小不点儿
自己能够跑回来了
自己能够照顾自己
自己能够捧出一台小电风扇
能够自己插电来吹凉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午后
在她以为无人在家的时分
她就像一头小恐龙
寻找她的食物和凉风
起码在这一瞬间
让我感到一丝安慰
不需要我这头诗歌中的大恐龙
站出来打断她的行动
干涉她的自由
 
                 2007/7/3/下午五时即兴

    (注:时女儿读小学一年级下学期。)
 

■  桂林一夜
 
这是我漠不关心的桂林
这是别人的桂林
行走在它的夜晚,就像行走在消逝的部分
这是现实,这是我的脚步和声音
 
而在我的视线之外,桂林是广大而炫亮的
它是干净和清洁的
它的那一条江仍在缓缓地流动
携带着上一个世纪的时光,直流到我的内心
 
而今我突然回来,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没有人认识我,虽然四周都很熟悉
于它,空气中又多了一颗浮动的人头而已
这是夏夜,这是炎热
 
如果能够,我还会去漓江游泳
如果能够,我还会到处走一走
如今我只能为着自己的生计而奔波
如今我只能优先考虑我必需的食宿
 
这个城市里的朋友,我不想惊动他们
我只想悄悄地走过,不被一个熟人看见
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地走过,不声不响
像个陌生的旅客,或者一个生疏的路人
 
如今这一个为着生计奔波的人
自从逃离这儿的那一刻起
他就没完没了地寻找机会回来
可他至今仍然徘徊在这座城市的外边
 
对于我,这里就像一个命运的中心
让我不断地回来,又不断地离开
我竭尽所有的能力,都无法在这儿安顿下来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
 
可是我热爱它就像热爱我的诗歌和内心
在这个炎炎的夏夜里,我就像一个游子
又回到了它的这个地方,可是这一次
我已经毫无惦念,我已经从心里放下了她
 
我回到了这里跟去到别的城市没有分别
这是别人的桂林,而不是我的桂林
我已经对她漠不关心
她对我,更似我埋没在公元前
 
当这个深夜里,我睡在旅馆里
就像睡在多年以前的记忆里
夜半时分,我听到了往事熟悉的呼吸声
没人知道我为些什么而辗转失眠
 
桂林,我只住了一夜,就走了
早晨的阳光照在高速公路上
一片通红明亮,前方通向哪儿?
两旁掠过的风景,转瞬即逝
 
                     2007.7.15  11:04
 
■  桂林雨夜
 
我在深夜的睡眠中,蒙胧地听见
天空中飘逸而来的夜雨
像千万只嘈杂的蚕虫
在啃着夜空这一片桑叶
沙沙沙的啮啃声
就在我的耳边回响
我依稀又清晰地听见
它们蠕动在夜空这一片桑叶上
 
雨在我的内心敲击着
就像千万只嘈杂的蚕虫
在啃着夜空这一片桑叶
又持续不断地跌下来
砸在我睡眠外的雨棚上
它在雨棚上响亮了一夜
直到把我砸醒在桂林的清晨
 
                 2007.7.15


■失眠
 
今晚我被自己的失眠折磨
无法入睡我就像一个清醒的人
我用咒语打击自己,命令自己入眠
可是无济于事
我知道我要睡可我无法入眠
许多意念挤着我的脑袋
让它一刻转个不停
我摆脱不了
也找不到什么好法子
于是我只好坐起来写诗
这不得已的良方
让我服用到何时?
 
                      2007/9/6凌晨一时

■  暗暗发生
 
该长胖的胖了
该升官的升官了
该发财的发财了
该生孩子的生孩子了
该离的离了
该结的也结了
该痛苦的痛苦了
该平淡的平淡了
人生,走到了这一步,没有谁能够回头
是对好,错也好,都得向前走
退路也不是没有,再开一春的也有
六十岁治理一个国家的也有
甚至八十岁在渭水钓鱼,创造了一个奇迹的也有
更远古,彭祖八百岁活得很滋润的也有
那只是神话,越来越远离了今天的现实
不再有人关心这超出了自己现实之外的梦幻
甚至自己当初的模样,也越来越模糊
或许只有在梦中,才恍然记起
 
是什么,把岁月变成了这样?
是什么,把自己变成了这般?
一切,可知,可见
又不可知,又不可见
 
只是这个时候,一定有什么
在暗暗发生
 
                               2007.9.11
 
■我被岁月配平了
 
遗忘的王水在我身上发生了作用
我体内的盐被析出
我结合光阴、电磁、大气和动植物
化合成一个游离态
我曾经热血沸腾
成为一个争强好胜的积极分子
有时又纵容懒惰,成为惰性分子
我被命运的氨水腐蚀
又被梦幻的氧气点燃
我接触人世,反应生成了我的性状和脾气
我不被黑暗所溶化
也不被岁月的电解所吞噬
有一天,我会自动还原成
我最初形成前的原子
 
                  2007/9/14

 逝者
 
我无言地将自己打捞
在所有的无言之外
宁静地看见过去的光阴
仿佛都浓缩在这里
 
你深深沉没
在过去的水底
在所有人的视野之外
默默地打捞
时光的秘密
 
          2007.09.21  23:41

■忽然想起
 
岁月消失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留下
而我,留下了诗
 
以前,我曾受过他们的嘲笑和侮辱
现在,岁月侮辱了他们
 
岁月会将他们扫荡得干干净净
而我,好歹最终留下了诗歌
 
            2007/11/14
 
■你看一片废墟这里
 
你看一片废墟这里
十年前的教室在这里
以前我们在这里上课你记得吗?
那些教室现在全部变成了废墟
 
早晨八点钟的阳光下
我和同事曹华猛走过
一片坑坑洼洼的工地
在新建的教学大楼背后
 
那片消失的时空,被凝望的我指着:
“它过去了,而我们还在这里!
——它埋葬了我们十年的青春!”
曹华猛说:“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如果我不说,就不会有人来说了!”
 
然后我们走进了一栋办公楼
走入各自的办公室,开始工作
我登记教师们继续教育培训的名字
而角落里落满灰尘的一堆旧档案
我偶然一翻,居然是十年前的
 
我被细小的生活缠住了,脱身不得
桌面上的纸张,地板上的灰尘
它们浪费了我的精力
 
而电脑则令我更加疲倦
没完没了的打字令我有气无力
我偶尔抬起头来,看了看窗外的废墟
一群工人正在那儿清理
半年后,它又将变成教学大楼的附楼
 
这样的日子不能再浑浑噩噩过下去了
我必须要清理,清理这里
清理我自己,将自己变成
一个摆脱过去、立足新起点的人吧!
 
                       2007-11-15
 
■注视
 
黑暗中有什么动了动
你闭着眼,却感觉到了
它那么真实,仿佛提醒
你不再遥想其它了
只静静地躺着
你仿佛看穿了——
命运就在这里
命运就在这一张小小的床上
闭幕
 
                 2007/11/15  22:38
 
■滋味
 
中午,看看股市的大盘
又看看餐桌上的小盘
然后吃饭
该买的时候不买
不该买的时候又买了
夫妻俩,彼此沉默无言
只有小孩子
左一声爸爸,右一声妈妈
扒落了碗边白白的饭粒
 
              2007/11/16
 
■在这个深夜里
 
在这个深夜里
我突然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突然孤独无比
在这个夜里,我的心突然沉下去
就像在这个世上整个人沉下去
而待我挣扎出来,却又觉得无比空虚
仿佛只有我一个人
找不到任何一个人来陪我说说话
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这么孤独
在这个网络时代,看似无比热闹的信息时代
我却找不到一个人来说说话
在这个深夜里
孤独就是陪着我的最无聊的兄弟
 
                     2007/11/20   23:56
 
■股指消息
 
空方反扑
股指再跌
前两周均无
个股推荐
本周推荐的
中石油和百联股份
暂无表现
我们要理性
面对调整
无需恐慌
 
——我根本不恐慌
因为我长期持有
即使到了十年以后
它变成了零
我也不会计较
那时我心如止水
那时我的内心已变得坚韧似铁
对比别人,我已足够幸运!
对比别人,我又多么不幸!
 
                  2007-11-22  16:43
 
若无其事
 
空头
借中石油杠杆力量
打压股指
现渐露疲态
量能也减至年内新低
持股被套者
或可补仓
或可观望
恐慌杀跌
则要慎重
风险自负
 
那时我正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
跟一个朋友谈起股票
他说他从来不买
我也说我从来不买
其实我们都被套住了
各自低头看看手机上的信息
我们不就是装吗?
像空气一样
若无其事
 
                2007-11-27  14:39
 
■股冬
 
中石油拖累大盘
再创调整以来新低
航空板块
受人民币升值的
长期利好影响
持续走强
投资者
仍然以观望的谨慎操作策略为主
这是11月底
国泰君安给我发来的
第N条信息
那时正是早上
天气晴朗
外面阳光很好
我却闻到了
寒冬的气息
 
          2007-11-28  08:55
 
 
■收拾胡子
 
胡子从我下巴冒出来
就像一片茂密的蒿草
胡子拉碴
让我一下子老了十年
 
现在我毫不犹豫将它们刮去
就像那些多余的部分
一首诗里多余的草稿
被我毫不犹豫地删掉
 
在古代,我或许就是一员战将
白脸黑须,上马斩将
那时没有和平共处之说
只有暴力征服和吞并
 
又或许是一名剑客
杀人尘埃里,千里不留行
那时没有人权之说
但也爱惜蚁蝼之命
 
现在我对着镜子想象
落英缤纷,年华惊心
这一张脸的沧桑
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命运?
 
现在我对着自己的胡子痛下杀手
斩草——可惜不能——除根
我把岁月附加给我多余的部分
从我颌下毫不留情地除掉了
 
干干净净,我看见了镜子中的我——
一下子又年轻了十年
这张脸对着镜子中的表情想
我又该要去做什么了?
 
                   2007-11-28  12:30
 
■龙岸行
 
1
 
冬天的山荒凉而荒凉
沉默地逼近你的视野
公路重又修好,两旁尘土灰白
中巴在本地口音中行驶
穿越灰暗的村庄、贫困的人群
他者是我,你者是你
我在哪里?哲学在现实中多余
上城的干瘦的乘客,沿途捡起
几个老农,又丢下几个
像皱巴巴的零钱
从口袋里掏出,又落入另一个
他们从未听说过诗歌
而我的内心在疼痛
 
2
 
有些人在路上丢失了一生
有些人在路上捡到了命运
有些人什么也得不到,仿佛就是光身
你不知道他怎么活
也不知道他怎么死
反正你看见的
和你看不见的
都没有多少意义
你关心的是自己
别人,你只是奢谈
比一阵风一朵云好不了多少
你飘过去,在别人的眼中
只是一个偶然的外来的影子
只有日光如常
免费给予这些苍生
 
3
 
一些土匪在深山里横行
那是几十年前
他们当年的老窝仍在
那是陡峭的石壁上的山洞
那些枪眼仍在
冷冷地面对后人的目光
指给我看的朋友
他家住的正是当年土匪头子的老屋
几十年光阴过去了
他家灰旧的门檐墙上
仍然残留着:“提高警惕”
对面一幢小洋楼
显出现代的某种气息
另一边是斑驳的黄泥老屋
沉默地面对我们的目光
我说不出他们的日子
只知道一条古老的定律:
“无论哪朝哪代,不都是为了一碗饭吃?”
这是在古老的小镇上
流落到此的朋友
(背井离乡的客家人)
日渐变成了土著
 
4
 
公路两旁的蔗林
落满了灰尘
密密麻麻,一片片
立在山洼旱地上
像无名的气象
像孩子的脏脸
老人脸上的皱纹
农妇干裂的手背
从我的眼前晃过
一些人正在砍蔗
一些人在远方打工
他们自己辛苦种出来
把甜卖给了来收取的人
换取了孩子读书的费用
我来时他们正在默默劳作
我去时他们仍然在沉默劳作
十年了,出乎我的意料
他们仍然如此贫穷
在我的印象中
号称本县最好的乡镇
如今只是多出了一条新街道
在这片苍凉的大山里
我说不清我看到了什么
又恍惚失去了什么
那时暮色四合
它的阴沉正如我的内心
 
5
 
此地龙岸
无龙在此
此地上龙下凤
比喻漂亮
一条清澈的河流
不浅不深缓缓流过
那时我和周永南站在桥上
指望上下
暮色四合
黑夜将临
而我将别友人
返回县城
最后一趟班车看见我们俩人
挥手告别
十年后再到此一游
公路两旁的甘蔗林
以灰白的沉默迎接了我
此时,落满了灰尘的密叶
将融入更大的黑暗
一些陌生的车子开过
一些陌生的脸孔,一晃而过
 
                          2007/11/27-28
 
有一天一切都要付费
 
阳光太好了,免费给予
清风太好了,免费给予
水不好,要付费了
土地也不好,价格太高了
人,据说是最好的
站在中间能做什么事
只有两样免费给予
其它都要付费了
哪一天阳光和空气都要付费了
那就是人类未日的来临了
 
                     2007/12/7
 
■一个女人从独秀峰上跳下来
 
一个女人从独秀峰上跳下来
她像一只燕子
也像一只蝴蝶
她没入在半山树木石缝丛中
那时我们正在不远的教室里上课
窗外的天空很蓝
窗前的桂花树很绿
春天的阳光青翠欲滴
她从独秀峰上跳下来
教授正讲到人生
正讲到悲剧
而我们根本不知
悲剧就在我们的身边发生
 
下课回宿舍的师生发现
独秀峰南侧围着一大堆人
警服、消防,还有白大褂
他们在干什么呢?
他们个个望着山腰上
似乎在寻找什么
有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不停地对着步话机讲
“找到没有?找到没有?”
 
我也混杂在人群中围观
预感将有大事发生
等了好久,仰望的脖颈都酸了
这回终于不负众望
缓慢吊下来一个女郎
衣着华美,长发飘荡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电影里的特技
她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故事里的女主角
吸引了这么多人的目光
——这么多人为她兴师动众
我在旁边顿时感到了某种失落
 
她被放在了地上
多美的年轻女郎啊
——她简直只是睡着了~!
——她简直就是顽皮的精灵!
——她敢于从独秀峰上跳下,舍身为蝶
哪个人是谁,能让她产生这样的决绝?
 
那时我恨不得上前抱住她痛哭!
她的脸多美啊!
美得就像一片娇嫩的桂花树叶
可我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她就在我脚下五步开外
静静地躺着
她太累了,终于放弃了
 
那时春天的阳光忽然很冰凉
那时我的诗歌正从空虚走向现实
那时我的心灵和目光被她死死吸引
那时我在哪一个梦里也有这样的悲剧
那时她美丽的容颜让我目瞪口呆
 
如今她那张美丽的脸庞胜过多少女孩
如今,她的容颜仍在我的脑中栩栩如生
如今她成了我诗中的女主人公
而我,则成了她重生的作者
 
                        2007/12/20  23:51

写给无性的年代
 
我们活在一个无性的年代
我们无以为爱
我们聪明又愚蠢
我们无知又高尚
在爱情上你不懂我也不懂
一个傻瓜说出了秘密
所有的傻瓜都跟着学习
只有一个人不言不语
那个人就是上帝
 
                2007/12/23  2:3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