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商洛行》等6个 (阅读252次)



商洛行

逃逸向山水吗?嘿嘿,
先请系好安全带!
梦寐中的驴车,飙出老远。

此地不宜隐居,且看,
岚霭中最多醉鬼。
辨不清西东,徒自痴恋。

也忘了来时路,匆匆向前,
并未被浓浓花香引诱。
遐思,停在下一站。

那就继续出发,更深的山,
必藏着更稀世的珍宝。
何妨浩叹几声呢,像个古人?

              2017.6.18.




荒村

废弃的不止是岁月。
丛丛杂草间,还有春梦。
老屋已倾圮,
先民曾在此繁衍,
而今,都葬入史书!
整架山梁上,
一个人都没了,
连牲畜也已逃光。
呼呼风声,却未远走,
追悼着旧日的荒寒。
石板砌成的古墙,
顽固地耸立着,
终不甘于化为碎砾,
而禁住了时光的摩挲。
任无尽的雨水飘摇,
回忆也被一遍遍洗刷,
变得稀薄而模糊。
——但石磨仍在,
水塘依旧光影涟涟。
呵,那非人间的烟火,
而是不灭的幻象,
在眼底,在心底。
一片陌生的故土上,
好似乡愁还未失传,
枯树又在发出新芽。
蝉声更加茂盛了,
在炎炎夏日,
续演着百年前的合唱。
……聒噪而肃杀,
无人再能破解的秘语,
久久盘旋于半山。
但满满的惆怅呢?
早已寄宿向旷野,
当星光满天,
灵魂悄悄熟睡……
“听,有犬吠又来梦游。”

           2017.6.19.




燥夏

火山迁移于
胸间。“貌似有焦味。”

来自肚皮上的
串串蝉鸣,统治了整个长夏。

汗腺自一大早
就无偿开放。已冒出许多珍珠。

而40℃的热情
是无敌的,可引燃睫毛。

眼睛只好彤红
如两颗草莓。但无人敢摘取。

那中了暑的欲念
都趁机躲回荷叶里,蟾蜍般贞静。

              2017.7.11.




入伏日
(兼致某无耻之徒)

暴怒终未可免:一场诡计
还是被泄露了。势如泄洪
并放任了又一次决堤。

破口大骂着,再罔顾斯文——
那种懦夫的谦卑。吼声
已穿透云层,战鼓在齐鸣。

沸腾的空气里,随时随地
可引爆无数炸弹。胸腔内
血液无比炙烫,正欲燃烧!

夏日张狂已久——似再无
任何一个敌手。来驯服它
桀骜的脾性,或者熄灭它……

让它在高温中冷静下来,而
不再肆虐。让它戒掉燥动
哪怕十分钟,听完一支恋曲。

            2017.7.12.




化羊峪

旧时风景依稀。山前的古庙
已逃过时光的磨蚀。传说,
仍在流传,向每一架青坡。

穿羊肠小径,一路不绝的
还有蝉鸣,交响于淙淙水声。
盛夏的乐谱,正一页页掀开。

风也在轻唤,野蝶从岔道间
采来遗散的槐香。草木幽深,
无知无觉中,淹没了人迹。

空谷至此惟余空旷。漫山
都是无穷的碧色,层层叠叠,
也无休止。似在碧海中泅渡。

何其恣肆!那时艳阳稍稍
躲进了荫翳,倦客姑且小睡。
肩头上,悄然绘满鸟屎的杰作。

              2017.7.21.




大暑

也曾有轻风
轻拂双颊。见山,
依旧还是山,巍巍
峨峨。也未见火焰,
从山顶冒出。那郁热
都窝藏着,盘踞于心。
遐思中,也透出斑斑的
暑气,一清早就在升温。
人们总是被荒诞的热情
迷昏了头,而不辨西东。
仍在吹嘘着,一路向南
去追赶艳阳,仿佛着魔般。
而那些鲁莽、那些躁动
都茫然极了。在酷日下,
已蒸发的脑液远远多于
一瓶冷饮。“莫再奔跑了,
孤兀之人!”半程风景
足以令人怀旧、静下来。
纵使在盘旋的山道上
也不再晕眩。

        2017.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