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本草纲目(二) (阅读402次)



《芦荟》
 
美人,有诌媚的脸
吃肮脏口粮
在迷藏中狂欢
 
一张革命的,事业的,求生的脸
从床上爬到墙上
靠不住骄纵伤心的脖子
 
一张风的脸
隐居着,不死。
 
 
《桅子》
 
风近中年。它找到了一棵可以打开的树
“呜呜,呜呜……”
爱的器官留恋了
如果蝴蝶愿意,它也可以。
 
被雨注释过的风景
浮肿而清洁
 
重写吧,破落的时间
长出了白菜,山芋,和桅子跪下的膝盖。
 
 
《槐》
 
妈妈,打谷场太黑了。
不黑,有大片大片的麦子。
妈妈,那是人家的。
不,我们家的也熟了。
 
妈妈,我背不动。
嗯,等我们还给爷爷家,就背得动了
妈妈,家里没草了
嗯,过会再来扯。
 
妈妈,槐树不香了
嗯,它正种粮食呢
哦,槐树比我们还饿呢.
 
 
 
《狗》
 
那些人还在田边拥挤
树在村头
山去了远方
 
你往碎石上磨爪子
一下子,窜过我瞌睡的光阴
 
很多年了,你不换妆容
受异性的驱使,低吠
那么一个圆圆的月夜
你狂嚣而去
 
惊讶目光若干
 
他们,叫你疯狗。
 
 
《象》
 
那棵大树是我的
那些落叶是我的
那些烟雾是我的
那个瞎子,也是我的
 
我因此成了一个生动的人
为四季,风光,岁月,找到日日夜夜来纷扰的手
 
这无知的方式
真实地表达了我盲目的猜忌
 
即使不被看好,没有终点
旅程中,我也不出卖,这只仪态万方的蚂蚁。
 
 
《野马》
 
他一定要说到绝望
才可以做我小说的主角。唯一可怜的主角
他把自己塞进旧棉絮
抱着生活在跑
他还发生了读者看不到的事故
在梦里,他拿刀杀他好看的母亲
往她身上泼脏水……
他甚至一脸淫笑地醒来
回到他破旧的诗人身份。
“我的野心,就是一把匕首
我人心尽失,还怎么活着?”
他说这样的话,太符合我小说主角的气质
如果条件允许
我会写寒流中,他逃亡山野的生活
有很多影子般的女人
光顾他颤抖而被自虐得干净的身体
而他在纸页间,失去理智
凄凉地晃荡,只为找到他的母亲。
 
 
《虎》
 
再说一次
你咀嚼的幅度
能小吗
再说一次
你承认
我的身体简陋吗
再说一次
我还有头颅吗
再说一次
我能成你的味道吗
 
 
《伏翼》
 
他来到黑暗
在溃散的队伍中找到穿着凯甲的女人
 
女人不再认识他
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死去。迅速地。
他的女人脱下伪装
来到他眼前的天空
又灰又黑的天空
切近,一脸肮脏地看自己。
 
看他,死得没有一点嫌疑
 
 
《寒号虫》
 
我想在这里生活
假想的白房间,白窗户
白物体
黑而柔软的夜
我和染血人一块蔑视
 
风去了远树林
我和安静,占有更多的安静
那些人和阳光一起飞翔
我忘记。一厢情愿地失色,隐迹。
 
 
《乌鸦》
 
那个压抑的性饥饿者
被饱读精神病患史的人拉出示众
他阐述他的行为:
“是焦虑的叛乱的奴隶
让出下半身,让理智蚕食”
 
再让他遭到有罪恶史的人捆绑
回到纯洁的婴儿状态
缓慢恢复健康和本能
 
你知道,继续为人
思考能毁灭的,纵欲的产物,只有这些。
 
 
《鹊》
 
为那块寒冷的地方
你首先
给它点黑暗
接着是国家
一群刚有恨意的人。
 
那些丈夫杀人
那些妻子守墓
英雄和君王占领了历史的厚度
 
什么鸟巢
都不能和真实相比。
 
 
《苹》
 
一只漂亮的苹果
在一个角落,在草编盘子里
惊讶于自己的腐烂
 
它不知道肇事者是谁
是自己的肉身
还是时间
 
伸在空气中的手
明明牵着曾挨得最近的另一只
 
那是它愿意等待的目的:
另一只漂亮苹果的
另一只手。
 
《野菊》
 
他将我引进七十八岁的房间
——我的最后一天
看着他蹑手蹑脚,我笑了
 
再看他偷去我青春期,中年期
老年期的脸
我握了下他的手
 
告别,简单极了:
身体被寄出去了
亲爱的,我们就这样,散伙。
 
《呆耳》
 
那默默爬行,游动
小得可怜的人
你怎么完成计划中咒骂与挑衅的任务
 
累了,将你的桃花脸
藏进绷带
 
原谅我,不被惊醒。
 
人部:
 
《乱发》
 
站在桥上
想和一只虫子不期而遇
它从冬天长到秋天,该是衣着古怪
姿势特别的一只。
 
我心里唤它
告诉它,我还活着
今天的灵感来自一只着黑衣,夜间打哈欠的蝙蝠
 
它空中的脚步,翩翩地
携着生了回声的风。
 
《人胞》
 
就在此刻,我恹恹地
没有书写的喜悦
我试图脱离的人,靠近了,就哭
 
那个日子不可动摇
他来,我走。
我死,他活。
 
《人乳》
 
我伺机和她理论
和我贪欲的嘴分开
她眯着好看的眼睛,就下笔了吗
这白纸白字,统领了多少她的孩子?
 
不甘心,也被她延续下来
我听命,生存
以她画定的符号
在白纸白字间穿梭。
 
看起来隐形,偶尔亮下睡眠的黑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