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种无名的放养 (阅读283次)



一种无名的放养
 
 
总喜欢来到海边
说不出因由
就这样看着
从日出看到日落
从潮起看到潮落
没有来源没有端倪也没有终了
什么事也不做
最多游进几百米
上岸后继续这样呆呆地看着
然后回到大陆
回到生活的沙尘中去
 
就这样看过了东海看南海
看过了黄海看红海黑海
好像每一次离开海的时
就靠近了一些
其实依然空茫无着
 
我在想是不是我的脉搏
在寻找起点
是不是我的血液在寻找来源
每一次观看这无尽的潮起潮落日落日出
而又不得不回到狭窄短促的大陆和人生中来
 
我尊询命运的指点
不断地来到海边
是否就是为了让破碎的生活也有韵味?
让生存的疼痛有独自长啸的疆域
或者让有限的生命接通无限的律动
让短促的人生得以充盈饱满?
 
生存的基本的逻辑是:
既然大海无垠日月无尽
而人生自古朝露百年
何不享受此时
让一生结实饱满成为时间的收藏品?
可是桑田沧海脚下的沙子发出噼㕷的空寂
我们还看见什么?
如果一切皆是虚空
我们又何故来到多难的人世?
 
此刻的巴堤雅海边
没有一艘船没有一只海鸥
午夜的酒吧 五六个人
像五六座响亮的孤岛
来吧 陌生人
我们互置问候
面对渊默浩淼的宇宙
听不懂彼此的语言
微笑 然后一饮而尽
 
总喜欢来到海边
说不出因由
也许我把什么无名的东西
放养在海里
我只是常常来看看它
它成形了吗它长成什么样?
也许我一辈子也看不清它的摸样
也许一个决定及其衍生的事件可以隐约看见塑形!
 
也许什么都不是
一个醉酒的醒者看见
黑暗的大海一片涌动的空明
那么他是真醉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