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月亮,噢月亮 (阅读213次)



对影
 





 
深夜。拉灭全部灯
扶凳往窗边光亮靠去
与其对坐的
是落着薄尘的茉莉
他两手各搭在膝上
端直坐好——
寒山子闭眼时
胸中更加泯然
他不闭
很快又让
身体垮塌到
舒服位置
风正吹动
皱巴巴的叶子
他看见
属于他的两个影子
分别打在两扇
白色百叶橱门上
他欣赏它们,必须这样
他说
你们从来不会
破坏规矩
他顺势举起手
发现手中空空——
我认定
地球另一个角落
另一间住所
有另一个人
在同一时刻
因为他举起空空的手
突然感应到巨大的
失落与安宁




 
 
对一个小镇的书写
 



 
1
你所在小镇也来到深夜
冷清的公路旁
在仅有的一个烤摊上
几个人在喝酒
他们喝,但不默然
他们说话
突然,有人击箸而歌


2
这里可是深山小镇
充斥孤寂、无聊
刺激很少来临
喝酒的人
就在你窗下街对面
你不可能马上入睡
也想不到王阳明
人哪,就是分裂


3
它另一面其实是:
喝酒的人因酒精
引发喧闹
哪有什么击箸之乐
隔音太差的KTV内
来自镇上或外地的男人
和女人。在夜晚逮雀


4
在能够俯瞰小镇的山上
雾气安静弥漫
野物各从其类
镇上的酒场、喧哗
继续进行
直到丑时才结束
野猪
麂子
雉鸡
毒蛇。各自活动
或休憩
先后关注食物
配偶、同类
 




 

可能
 




 

火烧云退至天际
天象出现变化
从某个点看去
层次越看越丰富
此时,我正走在去看你的路上
远方。贴着天际线那么远的远方
许多人也同时在走
他们出发已有一段时间
一个巨人虚弱地摆手
一个唱戏的要去登台
某人算命,某人撒谎
某人风光,某人黯淡
看起来都很正常。但你注意
他们从不转身
表情十分狰狞,不再散发人味
我去看你同样有一定痛苦。我看到
燃烧的云团不停吐纳
空间剧烈扩张,又出现内陷
见你第一句我说怪物
怎么寒暄好呢?说日他妈
我只是想再诚实一点






 
 
苦于赞美
 






 
由衷赞美一棵树
它碧绿中再吐新绿
倨傲气盛,花开悠然
它身下,比鹅黄略淡的少女
款款降落于仲夏
底下有竹君子数位,它们蓬蓬倚立
赞美它,赞美它
它们一起喊
我说好,赞美
赞美不得不去赞美的少女
和托起她身姿曳然的热浪
那片林子占据一面阳坡
我离它不过一二百米
我站这么远
口中莲花很快完全绽放
苦水朝它们滋滋射去
 




 

消散于风
 






 
风呜呜地吹
突然停下来
再起势
我把你给我的
东西洒落风中
那东西
混称为:迷药
时下,豆荚与瓜蔓
同时晃动
樟树呢它不一样
它上面动时
下面不动
下面动时上面停止
远处啊
远处青山看不出
什么动静
目光收回时
我瞧见
山坡上那几座
相对孤立的坟旁
桑梓何其安静
 





 

等雷
 





 
在傍晚一场雨中
我静坐
听见几声闷雷传来
像从一个瓮里发出几声动静
我们当然不会拥有一个瓮
于是紧接着讨论
要制造些什么事件
及哗然新闻
并不时看看外面天色
积雨云像主妇的抹布低垂
我们谈到近几年
好玩的诗人
趋于安定。死的死
疯的疯,老的老
结婚的结婚。新意全无
氛围沉闷
只有诗,在这个时期
如甘泉汩汩而出
但我始终不满意一天
就这么结束
我等另外几声雷
等到深夜
我的耳朵渴望听见霹雳
但瓮始终没碎
在路灯照耀下
一部分路面干了
几滩水渍看上去
贼他妈的美
 




 

这个怎么了






 
 
我是傍晚
进入的
公园广场
一进门
事情就发生了
胸闷
一个趔趄
朋友们
在人工湖旁的
火锅店
等我
我快速绕过湖边
湖面上
人们钻进
黄鸭肚子里
奋力划着水
水下藏着
一对优美蹼趾
而不是吧嗒
吧嗒的一副金属浆
这样想
并不能让我
更好受
在朋友面前
我脸色不太友好
红汤
在铜锅内
开始呲呲沸腾
起泡酒砰地
一声
被打开
他们不知道
我刚进
这个公园
正埋头走路
一支队伍
突然整齐靠近
我一抬头
那些苍老面孔
他们集团军
行进式
的步法
果毅、冷酷
把我吓了个趔趄
这他妈的
是在中央公园
我的心脏
跟一头
在清晨林野中
正埋头专心
吃烂苹果的鹿
差不多
我用嘴细细翻嗅
挑选。从容咀嚼
发酵并含酒精的汁液
一些轻轻喷溅在
我灵巧嘴边
鲜嫩的草叶上——
发现跑开
为时已晚
 




 
 
 




 

开始
你只在
忽起的微风中
闻见她稀薄的气息
而你拥有一根
绵针
它是一根
上好的针
不是别的东西
它尖利得
不讲道理
常常闪耀无比
凛冽的光芒
从万千气息中
你织机一样捋抹
顺着
她那一缕
日夜摸索
那么
你终于来到她
面前
轻轻努动嘴角
针的寒光
迅速逼近
如你这个追求
外科手术一样
精准的男人
也不知道
针尖
何时扎透了
她第一层皮肤
你的针
上着猛兽的尸油
不管你是
怎么做到的
它现在完全属于
她必不可少
的一部分
甚至漫漫穿过
她所有骨头
和髓汤
你毕生致力
带给女人不灭的
噬骨的爱
和痛苦
谁也
揭穿不了你
你让这根针
经年穿梭在她体内
直到女人
因为哑谜般的
细微针眼
不愿再被称为女人
 




 

如寄




 
1
第一本山坡记
历经如下风波:
北京宋庄小力
制好后快递发往陕西
它出帝都,由华北平原腹地
往西一拐
进关中后
南行翻越秦岭
抵安。但它并不停
再南突行至岚皋
往西沿岚紫路
进民主镇
一路风光
大致旖旎,偶见败景
也拖沓如泥
镇邮局打来电话
仍未妥投——
我感叹
诗一起兴
人不能抑


 
2
我也不急
耽搁一周左右时间
小力寄出第二本
很快抵安
199页老僧篇
有溅洒的油迹及烟火之气
初步判断
是北京宋庄方面小力
制作中途造面情急所致



 
3
又得到可靠消息
第一本
已从民主折回安康
我躺在客厅沙发上
安逸翻阅第二本山坡记
风吹起拉严的窗帘
如一位穿束腰长褶裙的女人
上身探出窗外
热风从其身下
滚滚漫流。进入室内
裙摆随风
起落有致地好



 
4
拥有两本山坡记
不合情理
一个人只需要一本
阅读孤本感觉更好
这些诗,我喜欢啊
选自秦匹夫泥沙集
第一卷
他第二卷近作
遭横批评
窃以为他其实可以
适当教育横
尤其他醉中写
华北平原景云镇的
李景云
夜里排队浇地时
逑个横
 
 




 
照片
 





 
照片显示
一个男人腰部以下躯干
和一条黄辣丁
使画面更丰富的是
男人是微胖人士
大腿肥硕多毛
穿黑蓝三角内裤
拖鞋尺码显小
肉上粘有少量泥沙
一条黄辣丁
的右胸鳍斜刺进入
并死死勾住
其左臀肉与左大腿肉接头处
鱼体自然垂下
鱼头呈颔首之姿
我们猜测
他在水里玩
忽然一屁股墩儿
与这条鱼狭路相逢
鱼一下昏厥
鱼鳍刺中男人屁股
那里神经密布
他发出嗷嗷惨叫
一边猛拍但又
难以拔除
以为是蟹大将军
后摸索出是一条
带袖剑的鱼
它没来得及用
左边那把短刃
男人忍痛上岸
哎哟叫如娘儿们
朋友叫他且站住
立即逮住他屁股
拍照记录
 




 
孤星伴月





 
 
我下楼,找到一条长凳坐下
这条空荡荡的木凳
在我坐下后
不再空空
有人在我身后
晾衣线上收衣
衣架发出清脆悦耳碰撞
我四下环顾
不远,还有2条长凳
它们躲在树篱的阴影中
它们也不空空
弦月与孤星之光
从无穷中远道而来
轻柔铺在凳面上
不容其它光亮质疑
 




 

城市之光






 
 
应是沸腾之夜
但还是冷清
几个摩托二愣子
飞快驶过街道
发出夜枭一样的怪叫
酒鬼们摇摇晃晃
均已抵达家中
腐朽的寂静中
有风吹拂
吸它。沁人肺腑
肺腑接纳寂静与腐朽
想知道风向
你拉开纱窗,往外
猛吹一口香烟。你看它
如白鬼掠过
这股风向北。啪关灯睡觉
 





 
下士






 
 
腰拧后
越疼的动作我越要做
疼吧
狗日的就像
有一管针不停
在那儿扎
扎够了换个地儿
打的还是
盘尼西林
如同烈酒
缓缓
推进臀肌
我想,这药水最好是
战火纷飞时搞到的
那时
山河破碎不堪
一个青天白日
的护士扒下我裤子
见我浑身完好
她还是说了句
下士你好样的
 





 
渠中酒







 
 
我湖南省遇水患
部分市县受灾严重
偶见水中白尸
被洪流泥沙裹挟而下
人治之殇,心确难受
在其中某地
见一渠浊水
滚滚疾流,大量的酒
顺流而下
恍若流觞曲水
绝无丝竹之乐
惟有市井恐慌
2妇女站渠阶上
用竹竿绑盆
在渠中捞酒
有听装、瓶装
啤白若干品种
她们手脚麻利于平常
还是漏掉了十之八九
其中1妇女
绑黑色围裙
架势并操方言
焦急朝渠对面
厉声喊道:
拿个袋子来喽!
 






 
客厅








 
 
回到客厅
他席地而卧
身体放平
来次深呼吸
一二三走,憋气
用拳头击打胸腔
发出崆崆之音
他的尾骨抵着地板
并顺势在地板上
翻来滚去
那是个弹丸之地
手脚实在难以施展
房中的吊灯
和钟摆
都看着他
让他感到舒服和口渴
他挣扎起来
腰上一阵刺痛
关节粗大的手
勉强摸向米黄茶几上的
印着舞鹤的
诱人宝蓝色烟盒
并咧嘴点了一根
 
 





老妇
 





 

34℃
这个头发
斑白的老妇
上了年纪
还在给市政铺砖
她要休息片刻
她坐在人行道上
一小片槐树荫下
愁容使她脸上
褶皱加深
她坐在那。就是
一把脏兮兮的
倔强的骨头
坐在那
她头发也乱
但不是
一个人坐着
跟她并坐一起的
是个光膀子的年轻人
他把目光投向她
嘀咕了一些什么
继续把她的褶皱
划得更深
但她的胯坚定不移
头顶发黄的
槐豆荚。饱满
并且摇摇欲坠
 




 

切砖男人
 





 

他戴着这样一顶草帽
叫稻花香牌的草帽
不是草帽歌中
飘逝风中的那顶。在大路旁
他坐在树下矮凳上,正对着绿化带
操作切割机,像个
正经手艺人
当地砖的红色粉末
第一次喷向那片草丛时
他立刻了解了那片草丛的秘密
喷它!喷它!
某一刻开始
他进入一种状态
刺耳的切割声几乎消失
周遭陷入奇特宁静
我想。那张红脸根本不会回头
但不是这样——他回头
是因为同伴的到来
在含混交谈几句后
他揭下红口罩
仰着脖子猛灌上一口水
继续操作机器
呜呜向草丛喷去
这次刀片叫得更厉害
喷它!喷它!
草丛中也发出相应
尖利的叫声:
哦啊!啊哦!
听起来荒诞又莫名愉快
 





 

月亮,噢月亮





 
 

那是一轮
橘黄色的月亮
也是一轮即将
沉落的月亮
它毫无主题
嵌在窗框内
写完此诗
孩子。它已不见
就像一盏灯
不必费力去
按灭
 





 

手推车





 
 

当他开始喃喃自语
他知道是谁来了
在一个人呆烦的时候
希望来访或出去
总之就是打破糟糕局面
只要人没有来
这个局面就会
一直这样。他嘀咕
有东西来了,但不是人
没有人来。
那么,我就出去
他想。外面烈日下
什么都是病恹恹的
一辆笨重裹满水泥浆的
手推车
干巴巴停在路旁
本人要去推它!
他清楚地说道
他的话斩钉截铁
这么说吧
就像双管猎枪
朝着该死的美丽的
天花板
猛开了一枪
没人提出
反对意见
 





 

夜幕





 
 

夜幕不以一定速度落下
到后面,它越来越快
你不清楚这力来自哪里
幕后的操纵杆开始动了
齿轮发出缓缓并
响彻极地的声音
这只大手它它妈在哪?
循声望去,一片灰茫
如果你再想借微弱白光
看清楚一点什么
抓紧时间
倦鸟归巢,青山且青
各位时光客旅
当夜晚来临
你最好知道它带来了
一只大手
松弛的气味
 





 

老酒徒
 






 

他摇摇晃晃骑着车
自行车后面
又拉着一个拖车
拖车上放着
大小2个桶
大的脏蓝小的脏白
是他浇地的两件
家伙事儿
多日不见,我从
后面追上去
正要错身
蓝桶正从拖车板上
摔下来
他停车。我说我来
把桶又给他重放上去
我看见他
喝得如火烧云一样的脸
感到高兴
还有半拉月
他开荒的地
将彻底与他告别
他开始笑
枯萎的牙龈
也露了出来:
这下成贫农啦
还带着武汉腔
我也没说啥
噌地一溜烟
把他甩出去挺远
 





 

冷空气
 





 

冷空气与热流交合
产生雨云
雨,再如甘霖降落
他蹲在厕所
一根筋扯了他后背一下
不再松开
他感觉有人扶着他的背
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他点上烟
担心背后的手突然撤走
待烟烧尽,在池沿的一滩尿上
把烟头刺灭
他想了想。蛙身挪了挪
那是一具多么肥大
的屁股和前列腺
虚幻又真实的影子漂浮
他蹲在那具影子里
总是小了一号
多好啊!这冷空气
 




 

去一些好地方
 






 

多次想过一些好地方
对那里的风景早已了然
但这远远不够
我跟一个兄弟去
每到一个好地方,我们坐下
我们沉默。也开始喝酒
我们等待惊心动魄出现
也可能等来空空
我们之中,肯定有人先坐不住
起身要走。另一个要说:
要滚你自己滚!
当然,我们都喝得绯红
甚至踉跄,实际上再也走不动
彼时。要么新月如钩
要么浓云暗卷
一些畜生在看不见的地方
蠢蠢欲动
对此,我们都没有办法
只能就地升火
 




 
 
蝇王
 






 
大热天
厨余必须每天倒
如果隔上一天
你必须蹑手蹑脚
在深夜某刻
往垃圾袋上打个死结
当时,你并不想下楼
在接下来几天
你也没进厨房
等想起来时
绿色垃圾袋内
已经爬满了蝇虫
在它们的伊甸园内
蝇头攒动
想必氧气已十分稀薄
它们突然又发出细小无力的欢呼
它们之中
产生了一个蝇王
这下你不得不处理
你提着它和它
淌着牛奶与蜜的乐园
以及临近窒息的蝇民
飞速下楼向臭气熏天的
垃圾桶走去
 




 

快感修正
 






 
7月5日夜
我喝酒没有醉
抗拒睡觉但突遭断崖
与三两个人
来到一个奇怪的所在
那里如同渊面
许多光滑通道自然打开
我们滑进去。激烈奔窜
再莫名回到起点
参数被重新修正
我们乐意再次进去
在各自不同通道
一直就像这样重复
像找到一件令人着迷的事干
当我写下来时
我明白与当时感觉
已相去甚远
我反复想到那种快感
但入口已经消失
有人给我误拨了一个电话
我从渊面翻身起来
照了照镜子
坐到阳台上去数
茉莉花苞,共23个
不停变换角度
对着它们
怀疑并不存在最好角度
它们也突然从我视线内滑出
于是我起身转进卧室




 
 

2007年冬天





 
 

在渤海湾一处臭而温暖的集体宿舍内
我在苦想这个城市有没有杂技团
有没有一个走钢丝艺人
从钢丝上掉下来,摔断脖子当场毙命
他的死没有使任何人感到痛失所爱
我正想找到这样一份工作
后来,早班电车带着我去了海边
我一人爬上山坡。大风呼呼,冬阳灿烂
湾内碧蓝海水的剧烈反光晃着我的眼睛
一个裸体潇洒的波塞冬,他骑术无双
正用三叉戟轻刺马腹
赶着一辆白马驾驶的黄金战车
向着出海的方向绝尘而去
 




 

一个人





 
 
雨天,你问一个人
一个经常走固定路线的人
你的问题充满惯性
是否在夹荫道上
是否路过红灯区和金鱼店
他回答。不是
今天他特意坐上公交
人很少
路过兽药店和春兰旅馆
 




 

致贫瘠读者
 







 
 
今时今日
信息高速流转
奸商高呼时代万岁
诗人在朋友圈发诗
再不搞奇货可居那套
但好诗人的写作
也不可避免成为
一些人头脑中
不伦不类的东西
像卖花人的花或
卖快餐者的盒饭
想想这是为什么
应该是部分脑袋
被驴踢了
好诗人至少是在施粥
你们饿鬼粥喝多了
照样嫌日子贫苦
先要咸菜加卤蛋
最后要吃遍
天下佳肴
 






 

丝瓜花






 
 

在小暑,它开得最好
我用它来形容一类
在残酷中自我绽放的女人
至大暑,它结出丝瓜
如果没人取走
也得经霜才枯
这时候,它的经络
可以垫在鞋里
走起路来轻柔舒服
它也可以用来
清洁釜器。一个男人
你用釜器来煮吃的
怀念一个女人
 






 

雨后往北散步






 
 
 
雨停,远山白雾
滑至腰际
我们出门,来到大路上
看见居于北方那片云
被切刀划开
上方黑云如墨
下方苍狗灰白
它们的分野如此清晰
因此显现出奇异
那条界线被无限拉直
不可侵犯地横亘在中间
谁也没有跨越
路上的路灯早已点亮
我们朝北方一边看
一边靠近
我排着她发出轻微
热浪的肩膀
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是黑云首先反水
从界线的最左边探出
半只皮靴
我们注意到了
这个骚动作
但谁都没去理会
 





 

伟大




 
 
 
两头牛儿在葱茏沟吃草
一个女人在红砖墙边上晾衣
更多女人。在汉江边的
浣纱石上捣衣
鱼儿在水中翩然
它尝过了历年洄游之苦
游方小贩走在出沟的路上
 
牛儿啃完鼻绳范围内的草
晾衣女消失在红色幕墙的后面
更多女人。从江边提着竹篮
走上堤岸,她们清楚知道
作为混蛋艺术家
老公总幻想漂亮的酒国公主
在清洌江水中。垂身缓缓浣纱
 





 








 
 
他看窗对面那座钟楼
没看清钟面指向几点
她看墙面挂钟
那个舵盘
指向下午2点35
他再细看钟楼,果不其然
外面发出一声
猛吼
又发出一声长啸
夏阳如一面
通红闪耀的皮鼓
作为妻子
她往破壁机内
放进大米酒米芝麻红豆和水
把它们打成流食
午餐已经做好
他呢。他又若埋头深山
狷狂面目
写完后慢慢平息






 
 
糙鸟






 
 
 
7点50醒来一次
站在马桶前放尿
想一句话,没想起来
10点第二次醒
期间它又出现
醒来后再次消失
它是一个短句
简练表达一件事
它的因果顺理成章
不由辩解
但那条线索总在睡与醒
之间被狠狠扯断
费力也无法找回
我认为它现在暂时
被关在一个封闭铁皮箱内
像一副不再改变
面容的面具——
当我听见窗外楼下
斜坡的灌木丛中
一种糙鸟发出几阵嘎叫
它告诉我。很遗憾
它的复述
我也没有听懂
 
 






星月菩提
 






 
用手揉捏那串108颗
星月菩提的佛珠
揉一会儿就烦
它来自尼泊尔
那个座靠诸峰的泽国
它长期被挂在熨衣架上
几乎不属于任何人
尽管需要溢出人脂
使它个个光滑油润
这样的它。一无是处
只有你看见星月高悬
突然空寂。一阵
疾风骤雨般揉捏
它在手中,递给你某物
并愈加沁人





 
 

影响






 
 
有一次
我写诗时
她凑我跟前来
她向我展示
绝无仅有
什么叫
绝无仅有?
就是单属她的
温暖
暴戾
残酷和
爱意
每一秒都不一样
她委婉要求
以期我在写诗时
受到
某种荒唐影响
我知道这很难
我说我愿意
试试
宝贝儿





 
 
现在
 






 
在胃壁上开凿
它们要凿出
一尊像
我不确定
是否要镇压它们
我想知道
它们要凿出谁
在不舒服时
胃不需要
很多酒精,不需要
大量出血
我想知道
那些过时50年的
东西或生活方式
还有什么
可学之处?
如果他们活得
够久。放心
早不会
那么写了
如果他们
活到现在
有的跟我在一起
自甘堕落
他们会打倒
自己
凿开以前的诗
想想现在
 
 





红尾
 






 
从一条陡峭野路盘绕至湖边
去钓一种红尾鱼,钓它只能用鲜虾
我们把小瓶蓝色药水扔入近水
但并没有收获多少饵料。我们清楚
它喜欢虾,就像我们喜欢把红尾
从黯淡的水下弄上来。接着烹鱼
用鱼头和鱼骨喂猫。在猫走后
思忖一柄红尾在水中能甩出多少牛顿的力
我们几乎用完所有鱼饵,果然
弄上一条来。他们说好啊红尾
它比山水中的女人更机敏实际
我们不想了解更多,只投其所好
木舟上。陌生男人身体前倾跨出弓步
他摇着橹,目光没离开船头叠进的水浪
 
 






接纳
 







 

他开放接纳
人们不以为然
认为他只配
像拾荒者那样藏污纳垢
事实也是如此
他总能碰到烂人
和垃圾
受到蔑视
袭击和伤害
至少表面如此
一到晚上
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动用胸中
天地山泽
雷风水火
造出异景。他知道
这些东西
对一个凡人
用处仅仅在于
孤芳自赏
但他永志不忘
那来自
未知的教诲
看起来
过不了多久
他就要
抛弃那浅薄无知的
萨德主义
它们曾经迷惑而
可爱
 






 

异样
 
 






叶蔚然转载
我选的心地荒凉
《巨浪》的选本
宋晓贤点了个赞
另一个人擅自改了
心地荒凉这首长诗
让他这几天怒不可遏
叶蔚然说他
明天要去大学签
意识形态承诺书
签就签吧
当他们立下耻辱柱
要你签名
你就签上去
把字写得滑稽一点
最好还能借机幽默一把
当我知道海德格尔
坐实是纳粹的时候
没产生什么震动
宋晓贤要自由一些
他离开了南方报业
专门给像我一样的人
带来好消息
我曾跟他在一起时
领受基督的光辉
话说回来
我不是一直
沐浴其中?
在灯火阑珊的街头
妻子进入药店间隙
我掏出手机又读了一遍
我选的心地荒凉的诗
我看见叶蔚然
宋晓贤
这些名字
这么些年
只有它们频频出现
我感到凝重
又莫名坚定
我很高兴
我能像现在这样活着
我妻子
她跟着一个诗人
她从药店出来
我们一起走
走完一条街
都没有说一句话
走过汉江时
发现桥面异样
我握了握她的手
 





 
 
对答
 





 

她坐在底下
大腿交叉
看起来有一定的专业
突然。她晃动手里那本书
向台上示意要求发言
台上是某个诗人小说家或批评家
还有一些活动家陪同出现
他刚写出了一本书
哈哈
她开始说
阐述,停顿,重复
尽量完整
发出心中的倾慕、支持
与少量疑惑
他也煞有介事地谈
挖掘,吹牛逼
举例,永远离不开
假大空和蛊惑
对一本子垃圾
他们已经
谈出来
一些对应的
成果——
不仅如此
在另一些场合
这个笑话

完全可以套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