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巨浪(下部) (阅读383次)



109,黄豆芽

那份炒面上桌后
润生只吃了一筷子
就放下了
他说老板你过来
然后那个大姐
走了过去
润生说这炒面里
放的黄豆芽太多了
你这样
你再帮我炒一份
不放黄豆芽的
这份你照样算钱
那个大姐说好的
然后我就将那份
润生嫌黄豆芽
放太多的
炒面打包
带给了秦匹夫
秦匹夫边吃
那份炒面边说
操,全是黄豆芽


110,凤凰国际

秦匹夫的妹妹
非常热情
忙着为我和润生
推荐附近的宾馆
她一连推荐了
好几家
我都不怎么满意
但她好像对每家
都很满意
恨不得我和润生
赶紧去入住
我说明天我们
就要离开汉阴了
今晚我们想
找家好点的宾馆
我问秦匹夫你觉得
凤凰国际如何
秦匹夫说那还用说
是我们汉阴
最高档的酒店
我说那今晚我们
就住凤凰国际


111,润生曾有过一个暴烈的青年时代

在老鞋匠门口
我截下一辆的士
带着润生和匹夫
一起去了
凤凰国际酒店
谁入住谁就要
出示身份证
润生有些迟疑地
掏出了自己的
身份证
办完入住手续
进入电梯后
润生黑着脸说
完蛋了
一会儿警察
就会来找我了
我说有那么严重
润生说其实
也没啥鸡巴事
就是过来
问几句话而已
秦匹夫说
在汉阴这种
小县城警察
应该不会过来查
在润生还是
一个青年时
曾在南方某城市
为某个大老板
看过场子
有个人闹事
润生就喊来
其他兄弟
七手八脚地
将那个人
给失手打死了
为此润生还
被抓进去坐了
很多年牢


112,终于忍不住去撸了

在凤凰国际酒店
1012房间
润生将黄片资源
推荐给我
但我却没能打开
润生说
烂苹果都打不开
秦匹夫对润生说
发给我发给我
看看我的手机
能不能打开
果然
秦匹夫用他的
国产手机顺利
打开了润生
发过去的
黄片资源界面
于是秦匹夫
坐在那张办公桌前
如痴如醉地
看了起来
十分钟后他
拿起手机说
我上个厕所
润生说
终于忍不住去撸了


113,大奶老板娘

我们仨在酒店
滞留到了晚上
找家饭馆喝酒去
我说
然后我们仨一起
乘电梯下楼
凤凰国际酒店
灯火辉煌
与周边的贫穷寥落相比
还真显得挺高档的
秦匹夫带我们
走了一段路
过马路走进了
一家重庆菜馆
为我们点菜的老板娘
是一个丰满的老板娘
腰里拴了一根
很宽的皮带
像个武士
我说老板娘你
这根皮带很酷
她笑着说
这是元气带
因为皮带拴得紧
显得老板娘的
胸部更大了


114,重庆菜馆

过了一会儿
归来和无尾狼
一起走了进来
无尾狼一脸疲惫
归来却精神抖擞
又过了一会儿
漩涡镇镇长
也走了进来
我不知道这些人
都是谁约过来的
想必是秦匹夫吧
但这小子却
没跟我说这事
漩涡镇镇长是个
大嗓门
不给别人
说话的机会
打官腔
沉迷于自我
不喜欢
最后进去的
是个叫苇子的人
秦匹夫说
苇子哥是个老师
也写诗歌
苇子哥
留着一撇小胡
话不多
总是欲言又止
我喜欢苇子哥
等归来
无尾狼
漩涡镇镇长
都相继离开后
我开始和苇子哥
大喝特喝起来
感觉老板娘的酒
已快被我们
四人喝光


115,苇子哥跟我们一起喝到深夜,最后我将他送至门口,与他拥抱告别

我去吧台结账
要求老板娘
将剩下的几个菜
帮我们打包
另外又打包了
十几瓶啤酒
秦匹夫带着
我们三个
往酒店方向走
路经一个卖字画的
商店时他带我们
走了进去
我已喝得
两眼迷乱
看不清
对方的面容
是个女孩儿
她在冲我笑
秦匹夫告诉我
那个女孩儿
就是那家字画店
年轻的女主人
走出字画店后
我们站在路边
一字排开撒尿
大声地说着
说完就忘的话
不知何时
秦匹夫已将我们
带进了凤凰国际
1012房间里
在办公桌上摊开
打包回来的酒菜
秦匹夫陪我和
苇子哥继续喝
润生已喝不动了
他躺在床上说
这床可真舒服啊
这才叫酒店
昨晚住那家
跟这家比
简直弱爆了


116,惊人的鼾声

秦匹夫跟我
同床共枕了一夜
他的鼾声
可真是惊人哪
居然能把喝得
烂醉如泥的我
反复吵醒
一次又一次
我伸出无助的手
捏紧了他的鼻孔
每一次都捏到他
边奋力挣扎边
张大了嘴巴为止


117,你懂的

4月12日
上午
八点
我起床
进入卫生间
拉屎
刷牙
洗澡
取下浴巾
小心翼翼地
擦干全身
和阴毛
唯独没擦鸡巴
不多解释
你懂的


118,迷茫的匹夫

把秦匹夫叫起来
等待他
洗漱完毕
下楼退房
我们仨出现在
汉阴的街上
打到了一个
女司机开的车
她将我们仨
送到了
汉阴汽车站
我排队买票
然后匹夫
陪我和润生进站
匹夫抱着一幅
润生赠他的字画
坐在候车
大厅里的那张
冰冷的铁椅子上
迷茫地看着我们


119,兄弟,再见啦

匹夫跟着我和润生
来到了那辆即将发往
西安的大巴车前
他站在那里
继续一言不发
两眼呆滞地
望着我们
我对他说回去吧
我刚给你发了个
两百元的红包
一定要记得拆哦
兄弟,再见啦


120,油菜花

大巴车将我和润生
以及整车的旅客
带离了汉阴
朝着西安方向
一路狂奔而去
太阳逐渐升高
云雾慢慢退去
在这片大地之上
在绵延不绝的
姹紫嫣红中
我只认得那
大片大片的
黄金一般
耀眼的油菜花


121,陕西啊,美如梦境

我睡着了
醒来
望向窗外
远处
依旧是山
大地上依旧是
成片成片的
陌生的
五颜六色的花
陕西
美丽的地方
我想我还会回来
我想我一定
还会回来


122,山洞和长诗

在一个山洞口
大巴车停了下来
前方堵车
不知是何缘故
我们要坐
下午3点52分
开的高铁去平遥
已近中午
如果误了火车
我们就得改签
下一班
半小时后
车终于又
往前开了
大巴车带着我们
不停地在
山洞里穿行
这些山洞
可都是人工
一点一点地
挖通的呀
就像我正在写的
这首长诗
也是我一行一行
写出来的一样


123,小烤鱼

车到西安
城南客运站后
我立刻
打了一辆车
带润生前往
西安北站
出租车在
高速公路上
跑了好久
才跑到
西安北站
打车费
将近二百
从西安到平遥
的高铁票
每张才150元
润生跟着我
这一路
所有费用都
由我来承担
在物质生活上
他没我宽裕
他有个儿子
叫小烤鱼
在贵州老家
嗷嗷待哺


124,臊子面

在西安北站
我跟润生
每人吃了碗
臊子面
除了我们俩
在吃面外
周围还有
好几个
年轻的姑娘
也在吃面
至于她们吃的
是不是臊子面
对我们来说
一点都不重要
面对她们
诱人的肉体
我们只知道
我们都很想
干她们而已
但我们又绝
望地意识到
我们的火车
马上就来
我们谁都
干不到她们


125,润生告诉我,郝老师也是个书法家

晚上七点
车到平遥
出高铁站
花三十元打一黑车
去平遥古城
那辆黑车将我们俩
放在了古城边上
一溜烟又跑走了
润生打了个电话
告诉接电话的人
我们的所在位置
五分钟后
有一个手里提着
两瓶白酒的
肥胖的中年男子
出现在了
我们面前
像个刚收完
麦子的农民
此人就是
润生的朋友
姓郝
润生管他叫
郝老师
我也管他叫
郝老师


126,我从未吃过如此难吃的菜,对郝老师,我并无谢意

郝老师带着我们
朝一辆凯美瑞走去
开凯美瑞的
是一个光头男
他将我们仨
带到了一家
生意冷清的
小饭馆门口后
停车
陪我们一起
走进了那家小饭馆
郝老师点菜
打开一瓶酒
给我们都倒满
郝老师
一滴酒还没
开始喝
其状态就跟
喝多了似的
开始不停地
说起话来
他的滔滔不绝
和漩涡镇镇长
的滔滔不绝
不分伯仲
郝老师
不会说普通话
他讲的是
土得掉渣的
平遥话
郝老师说
人活着就要
充满希望
地活着
要么
就去死


127,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盼这场筵席立刻解散

润生似乎
对这个郝老师
也不是
很了解
对于郝老师的滔滔不绝
润生也表现出了
明显的不耐烦
我想让这场
酒局立刻结束
然后我会带着润生
去古城里
找一家像样点的餐馆
请润生好好喝一杯
润生跟我
心有灵犀
他放下酒杯
对郝老师说
今晚就喝这么多
这几天喝得太多
实在喝不动了


128,润生对我说,我什么都不怕,就怕鬼

光头男开着他的凯美瑞
再次将我们仨
送到了刚才
上车的地方
郝老师带着
我和润生
朝古城墙走去
穿过城门
进入古城
我对润生说
一会我们
先找个宾馆
住下来吧
润生说好
但郝老师
一句话也没说
只是带着
我和润生
一个劲地
往前走
他将我们
带进了一条
黑漆漆的
死胡同里
在一个院门前
他停下脚步
从裤腰带上
解下钥匙
润生在黑暗中
看了看我
我也看了看
黑糊糊的润生
门被郝老师
打开了
他走进去后
润生和我却
不敢往里面走
郝老师边
打开院子
里的灯边回头
冲我们
神秘一笑说
你们俩进来吧
今晚你们俩
就住在这里
随便住
哪个房间
都可以
大红灯笼
高高挂的院子
使我的浑身
立刻就起了
一层
鸡皮疙瘩


129,女鬼,设身处地想一想,其实根本就没那么美

郝老师说
我在平遥
有两个客栈
这只是
其中一个
新装修的
你们来到平遥
不用操心
住的地方
我站在院子里
心惊胆战地
左右前后
上上下下
看了一遍
感觉身上的
鸡皮疙瘩
不但没消退
还有增无减
院子里大红
灯笼高高挂
屋子里的
床铺和蚊帐也
都是仿古的
今夜怎么睡啊
我滴那个妈呀
这儿跟
蒲松龄笔下的
聊斋志异
如出一辙


130,孔令鲁

我和润生将
行李放进
我们即将入住的
那个房间后
就跟着郝老师
心惊胆战地
走出了那个院子
郝老师带着我们
穿过一条
又一条
没有路灯的胡同
来到了一条
灯火辉煌
游人如织的
商业街上
想着一会还要
回到那个
院子里过夜
我都会感到
不寒而栗
有个小伙子
坐在一家
小店门口
正忙着
炸几块臭豆腐
但这并不是
一个卖小吃的店
而是一个
刻章的店
店里摆满了
各种可以
刻字的石头
这个炸臭豆腐的
小伙子
就是店主
叫孔令鲁
会刻章
润生问他
现在能刻吗
他说可以


131,孔师傅说可以

润生让孔令鲁
帮忙
刻两枚章
说你便宜点
然后润生
通过微信
将刻章钱
转给了
孔师傅
润生说
你先刻着
我们去转转
孔师傅说
可以


132,神啊,请佑我尽快进入梦乡

郝老师带我们在
深夜的几条
商业街上
走了走
在日升昌记门口
拍照留念
路经一个
可以修脚的店
我建议大家
进去修修脚
郝老师
有些迟疑
我说走吧
我请客
然后我们仨
走进去
有三个大姐
接待了我们
先洗脚后修脚
最后按摩
每人六十元
郝老师说
这脚修完之后
走起路来
可真舒服
在回去的路上
润生说
我可以找到
你家的客栈
郝老师
呵呵一笑说
那你走前面
结果润生
带着我和郝老师
在胡同里
胡鸡巴走
郝老师说
润生快回来吧
还是跟我走吧
郝老师再次
将我们带回了
那个阴冷的院子
他帮我们打开
那间房屋的门
并帮我们
将灯打开
他对我们说
你们俩
早点休息吧


133,虽然屋子里亮着灯,但听完润生的故事后,我眼睛都不敢睁了

今晚不要关灯
只要不关灯
鬼就不敢出来
润生说
听润生这么说
吓得我卫生间
都不敢去了
我说好
那就不关灯
看润生
钻进了
他的被窝
我也赶紧
钻进了
我的被窝
润生说
我怕鬼
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我问他
润生说
当年打架
出人命后
我曾带着
女友逃亡
当时我们俩在
一个房东手里
租了间房子
一楼没人住
我们住二楼
到了深夜
我被楼下
搬动桌椅和
男女聊天的声音
给吵醒了
我甚至还听到了
杯盘撞击和
孩子的打闹声
我将女友叫醒
说你听
楼下好像有动静
吓得我女友
直往我怀里钻
她说她也听到了
第二天天亮后
那些声音才消失
我带着我女友
没跟房东打招呼
就逃离了那里


134,诡异的雨

当我们醒来时
天已大亮
润生突然
对我说
荒凉
看到了吗
灯是关着的
是你关的吗
我说昨晚
我都被吓瘫
在床上了
我怎么可能
还敢下床
关灯呢
润生说
那这灯
怎么灭了
我说你别说了
你搞得我都
不敢起床了
润生说灯要是
在夜里我醒着时
突然灭掉
那会把我吓死
我说你别说了
现在我身上
又起了一层
鸡皮疙瘩
润生说我说过
我他妈啥都不怕
就是怕鬼
润生起床后
跑去问郝老师
是不是他关的灯
郝老师说不是
可能是跳闸了
一下雨就跳闸
院子里飘着雨
感觉这雨飘得
也相当诡异


135,鬼地方

我对润生说
要不你再在
平遥玩两天
我先走一步
润生想了一下说
操,我也不想
在这个鬼地方待了
我跟你一起走
润生问我去哪
我说太原
有个诗人叫西风
他在沿途群里
邀请我去太原
找他喝酒
要不你跟我
一起去找西风吧
润生说我不想去了
我想回贵州
回家好好待着
哪都不再去了
写写诗,写写字


136,大蒜

在平遥古城
找了家面馆
我和润生
每人要了碗面
吃了两口
润生说老板
有大蒜没有
老板是个大姐
大姐说没有
大蒜太贵了
没有买大蒜
跟润生一样
对老板的回答
我也感到很失望
因为跟润生一样
我也喜欢吃大蒜


137,大便

离开面馆
往前走了几步
润生突然
对我说
荒凉等我一会儿
我去上个厕所
大便小便我问
大便他回答
我蹲在路边
等润生大便归来
看到一帮
中老年游客正
聚集在一个
高大的门楼前
拍照留念


138,小戏台

街边临时搭建起
一个小戏台
戏台上有几个
唱戏的
正在唱戏
有一个姑娘
站在我的左手边
一动也不动
像一尊
美丽的雕塑
我对润生说
我喜欢那个
丫鬟打扮的女子
润生说我也喜欢
我说那咱看一会
再走好不好
润生说好
润生和我在戏台
对面商店门口的
台阶上坐了下来
他前面站着
一个女孩正在
用手机对着
戏台拍照
润生说哎
你能靠点边吗
你挡着我啦


139,沿途,心地荒凉

润生带我去找
刻章师傅
孔令鲁
拿他昨晚刻的章
我说我也想
刻两枚章
润生说刻嘛
孔师傅问我
想刻什么字
我说你找张纸给我
孔师傅找了张纸
给我
我在那张纸上
写下心地荒凉
和沿途六字
就刻这两个
我说
孔师傅说
大的一百六
小的六十
润生说
你给优惠点
俩章给你
一百八得了
孔师傅说
那就按
陈哥说的价
加一下微信
我说
孔令鲁
加完我的微信后
我通过微信转账
给孔师傅
转了188元
孔师傅笑了
说谢谢
都图个吉利


140,孔师傅不错

刻完我的章
孔师傅将我和润生
送至门口
临别时
孔师傅对我说
兄弟以后到了平遥
一定要来找我
遇到什么困难
也可以打我电话
会的。我说


141,高大的男孩

4月13日中午
润生带我再次
回到郝老师的客栈
去拿我们的行李
郝老师不在
只有那个为
郝老师看客栈的
高大的男孩儿在
他站在院子里
跟我和润生告别
再见他说
一路走好


142,郝老师深深地伤害了我们

至于郝老师
此刻在哪
润生和我
都不是很关心
润生说你看
我们在外面
转悠了一上午
他连个电话
都没打给我们
所以我们走
也没必要
向他告别
润生说
这个鬼人
老子一辈子
都不想再见到
这个鬼地方
老子也一辈子
都不想再来了


143,蟑螂

在古城外
一家饭馆吃午饭
除了两份饺子外
我还要了
一份凉菜
很快我就用筷子
在那份凉菜里
扒拉出来了
一只蟑螂
我放下筷子
叫服务员过去
服务员看到
蟑螂后说
真不好意思
要不我们帮您
再重做一份
不用了我说
端走吧
然后我看着
那份饺子
感觉实在
没勇气
将其吃完
先扒皮
再将肉馅捣碎
一个一个
小心翼翼地
我还是
坚持将其
吃完了


144,分别

在那家饭馆门口
润生对我说
我要去汽车站
我说那就
在此分别吧
我去高铁站
就这样他
打了辆黑车
去了汽车站
我打了辆黑车
去平遥古城站


145,平遥离太原不太远

到平遥古城站后
我排队进站
在售票口拿到了
我在网上订的车票
D2516次列车
下午3点12分开
平遥古城至太原南
因为距离近
所以一等座票价才
34块5毛钱


146,润生的朋友遍天下

手机响
是润生打来的
我接起来
润生说我操
汽车站没车了
我立刻就变得高兴起来
我说没车好
你现在打个车来
平遥古城站吧
咱们一起去太原
他说那见面再说吧
半小时后
润生像一个
骆驼一样
背着自己的大包
伸着个脖子
出现在我眼前
他笑呵呵地说
要不你退票
跟我走吧
有个朋友说一会儿
他开车来接我
你那个朋友在哪里
我问
他说了一个地名
写这首诗时
我发现我已经
记不起那是个
什么地方了
我说算了吧
西风已经准备好酒
等着我去太原喝了


147,在平遥古城站,跟润生告别

站内太吵闹
我们就出站
在站前台阶上坐了下来
然后他突然说荒凉
你打一下我的手机
手机被拨通了
但听不到铃声
他摸遍自己的口袋
又摸了摸那个大包
还是没能找到手机
我说你刚才
去咨询过车票
是不是忘在售票口了
他说但愿吧
你帮我看一下包
润生说完就转身
跑进了站里
过了一会儿
他一边扒拉着手机
一边乐呵呵地
向我走来
他说被你猜到了
果然是忘在售票口了
被那个女的
帮我收到里面去了


148,在杰克琼斯专卖店,感觉自己老了,已不适合穿这个品牌的衣服了

下午四点多
到达太原南
打到车后我问师傅
太原有没有好的
购物中心
他说万达就很不错嘛
我说那你就把我
送到万达
他说好嘞
在万达杰克琼斯专卖店
我买了一套换洗的衣服
在另一家卖鞋子的店
我又给自己
买了一双换洗的鞋
我的鞋子和裤子上
沾满了来自漩涡
和平遥的泥巴


149,如家

用手机在
杏花岭区的某个
如家酒店
预订了一个
大床房
因为通过西风
发给我的位置
我知道他就住在
杏花岭区
打一车
让师傅按照
我设置好的
高德导航走
师傅将我
送到了目的地
那个如家门口
有一座高架桥
我下车
走进如家
出示身份证
并很快
拿到了房卡


150,西风提着两瓶酒,一瓶竹叶青,一瓶汾酒

进屋
刮胡子
剪鼻毛
脱光
冲洗
换上干净内衣
新衣服和
新鞋子
打电话
给西风
好像西风
不是一个爷们
而是一个娘们
在等着
我去操
在那座高架桥下
我见到了西风
好高大啊
像一扇门板
立在我面前
他伸出大手
握了一下
我的小手
我日
看来挨操的
娘们
很有可能要
换成我啦


151,无论如何西风大哥都不会打心地荒凉

竹叶青像烈性饮料
喝着喝着就
有了醉意
竹叶青见底后
西风又将那瓶
汾酒给打开了
边喝边聊
感觉西风很牛逼
举手投足
都散发着
牛逼的骚味儿
在他眼中
世界就是鸡巴毛
爱谁谁去吧
的确
以他的身板
即便是陈润生
都不会是对手
但我坚信
无论如何
西风大哥都
不会打心地荒凉


152,跟西风大哥从此天各一方

第二瓶酒
很快又要
被我们喝光
我说风哥
不能再喝了
我已经喝晕了
他说不多喝
瓶中酒
我说我真的
不能再喝了
别瓶中酒了
就杯中酒吧
酒喝太多伤身
每人半斤八两
晕晕乎乎最好
西风听后
也不再勉强
叫来服务员结账
然后西风将我
送回了如家酒店
在酒店房间里
西风并没有
性侵我
临别时他对我说
兄弟好好休息
明天如果不走
咱哥俩再接着喝


153,只要你愿付钱,想要多好的服务,都有可能

睡到了中午
退房时间已到
我还没起床
枕边有酒精的味道
给前台打电话
表示想再
续半天房
说要到楼下吧台结账
我问可否微信支付
说可以
我说但我不方便下楼
她说没关系
您稍等一下
会有专人前往
您的房间收取


154,小半瓶汾酒

房间桌上
放着小半瓶汾酒
想必是我昨晚
打包回来的
我想把这
小半瓶汾酒
带到延安去


155,另一条路

将脏衣服打包
塞进背包里
将该扔的
全部扔掉
减轻负累
在我死之前
我会毁掉一切
我所拥有的
物质财富
对于一个
将死之人
万事万物
对他来说
都没啥鸟用了
去卫生间洗澡
在六点之前
离开房间
下楼退房
在高架桥下
等到一辆黑车
请师傅把我
送到东花园
多少钱我问
十五块钱
师傅回答
到达目的地后
我用微信
给那个师傅
转了二十元
因为他为了
躲避拥堵
带我走的是
另一条距离
东花园更远
但却一路
畅通的路


156,美食街

在山西省人民政府对面
有一条美食街
人山人海
摩肩接踵
但这些男女
在形象上却
都是残次品
偶有俊男靓女出现
也可谓是凤毛麟角
人类啊人类
成千上万年来都在
不停地疯狂地
吃着喝着交配着
管他生出来的
是妖魔还是鬼怪
但每一条命
都有在这个世界上
存活的权利
作为一个过客
我首先祝福
眼前的这些


157,真想立刻回到北京,将这些糖果送到初宝手中

整个店里的货架上
都摆满了糖果
纯手工糖果
五彩缤纷
一个胖女孩
问我想要
什么口味儿的
我说每个口味儿
都给我来一点
可以吗
她说当然可以
最终我要了
一管各种口味儿
都有的
又要了一盒
有五种还是
六种口味儿的
糖果
现在我已经
记不起来了
我只记得
总价是
二百多块钱
这家糖果店
如果让
初宝看到
她会不会
被震到呢


158,赶火车

在一家饺子馆
吃了份饺子
走出饺子馆后
我背着包
朝火车站方向走去
每走一段路
我都会问一个人
怕走错路
太原夜晚的马路
很安静
从太原去延安
我没能订到
高铁票
想必没有高铁
我订了一张卧铺票
K213次列车
发车时间是
夜里23点21分
时间很充裕
我走得很慢
有几个骑
自行车的
穿着校服的男孩
停在路口
分吃其中一个
男孩提供的零食
沿途新入一个
女精神病人
正疯狂地
跟几个群友
四分五裂地
聊着
还不停地往群里
发自己的照片
她对自己的容貌
可真够自信的
建议直接去卖淫
又舒服又有钱赚
趴群里发照片
有啥用嘛
有个干瘦的
老太太
举着一个写有
住宿二字的
小纸牌站在路边
问我小伙子
住宿吗
三十元一晚
谢谢你我说
我去赶火车


159,手机充电桩

去售票厅取到票后
时间依旧充裕
我去候车大厅
手机充电桩那
给自己手机充电
在那里充电的
多半是些年轻人
他们站在
手机充电桩前
边充电边玩手机
但好景不长
有个穿制服的
中年男子走过去
用电喇叭喊话
所有人立刻
离开此候车大厅
不知道他是从
哪里冒出来的
人们纷纷
向外走去
我几乎是最后
一个走出这个
候车大厅的人
没别的意思
我只是想给
自己手机
多充一点电而已


160,延安到了

火车卧铺车厢里
充满了鼾声和
刺鼻的脚臭味
在我的上铺
躺着一个人
当女乘务员经过时
我说你能否将
上面的人给叫下来
她拍了一下
那人的腿说
醒醒,醒醒
当那人从我的
上铺跳下来后
我才看到
那也是一个
女乘务员
我脱掉鞋子
小心翼翼地
爬到上铺
在她躺过的地方
慢慢地躺下来
但此起彼伏的
打鼾声使我
悲哀地意识到
想要入睡
绝非易事
对面上中下铺
分别躺着三个
肥猪一样的
中年男子
没有一个不打鼾的
而且打得一个
比一个响亮
他们的鼾声
已难分彼此
震耳欲聋
声带变着花样地
刺激着我的底线
不知何时
我居然睡着了
梦见我正看
94年版的电视剧
三国演义
在战鼓声声中
突然被乘务员
给叫醒了
说准备一下
延安到了


161,网吧

火车带我
来到延安
先接触延安这片
热土的是
我的右脚
随后是左脚
啊,我的
两只脚
带着我的身体
在慢慢地
往站外走
延安我来了
我似乎
感觉到了
你的心跳
毛主席啊
毛主席
为何今日你已
不在此地
出站后
我看到有一辆
出租车
向我开过来
我冲着车头
摇了摇手
表示不坐车
凌晨的延安
有些清冷
我过马路
走进了
一家网吧
吧台里有个
女孩在睡觉
我叫醒她
将身份证和
二十块钱
递给她
我想在网吧里
上上网
休息一下
等待天亮


162,申报

打开河北地税网页
登录
打开纳税界面
发现每月
十五号之前
自助申报的那个
链接
打不开了
不知为何
我感到恶心
我决定在下月起
不再申报
不再管这事
爱谁谁


163,包子

在汉庭延安大学店
订了一个房间
天亮后
我走出网吧
过马路
去对面一家包子铺
吃包子
卖包子的是
一对
夫妻
我喜欢夫妻店
我相信天下
所有的夫妻店
生意都不会差
果然
我在包子里
吃出了
他们相爱的味道
真好吃
吃完一笼
我又要了一笼


164,中年老哥

送我去汉庭酒店的
是一个
皮肤粗糙的
五十岁
上下的中年老哥
他说来延安
逛逛杨家岭和枣园
再去
王家坪纪念馆
看一看
就可以走了


165,伞

4月15日
上午
汉庭延安大学店
接待了我
那张床又大又舒服
唯一遗憾是我身边
始终都没有女人
我躺在那张大床上
握着我硬邦邦的鸡巴
边感受着这种遗憾
边慢慢进入梦乡
下午三点
我醒了
鸡巴不知在何时
已经软了下去
进卫生间洗澡
穿衣服下楼
右拐
往杨家岭走去
下着雨
雨虽然不大
但却很密
有几个卖伞和
小玩意儿的
大姐站在路边
堵住了我
想让我
买一把伞其中
那个年龄最大的
眼巴巴望着我
我问她能否
微信支付
她木然地
摇了摇头
我说你在这等我
我去取点现金
在酒店左侧
有家工行
我走进去
插入建行卡
取了二百元
现金出来
然后我在那个
大姐手中
花十块钱
买到了一把伞
顿时我感觉
雨下得比刚才
更大了


166,杨家岭革命旧址

雨中的杨家岭革命旧址
看上去格外阴森恐怖
在中央大礼堂里
待了一会儿
我看到有许多老头老太太
正凑到前面叽叽喳喳地
说着什么
又跟着一个美女讲解员
去了一趟办公厅
我混在那帮
目光呆滞的游客中间
搞得自己也很像
他们其中的一员
那个美女讲解员
为大家讲解完
伟人们的
传奇故事后
还现场为大伙儿
唱了一首
动听的歌


167,伟人旧居

在杨家岭革命旧址
我参观的第一个
旧居
是周恩来旧居
第二个旧居
才是
毛泽东旧居
接下来参观的是
刘少奇旧居和
朱德旧居
这帮人在早些年
关系都很铁
各自住的窑洞
也都非常近
基本上都是
一墙之隔
我的院子连着
你的院子
隔着矮矮的院墙
彼此都能聊天
你跟你媳妇儿
打炮
估计我跟我
媳妇儿
都能听到
但那段悲苦而又
充满希望的年代
已经成为历史
这些破旧的
书柜和
落满灰尘的
鲁迅全集
这些破旧的床铺
和摇摇欲坠的
桌椅
供暂时还
活着的人们
前来赞叹


168,延安城

只要是窑洞
基本都被我
看了一遍
花了差不多
有俩小时
我还爬到最高处
极目远眺延安城
灰蒙蒙一片
高矮不一的建筑
悲催地堆积在那
看上去也跟
旧址无异


169,恶心

走出杨家岭革命旧址
的大院儿后
我去找吃的
雨还在下
并没有要
停下来的意思
我随便找了家小店
走了进去
店里只有一个老头
在忙活着
我坐下来
点了一个肉夹馍
和一份拌面皮儿
拌面皮儿先上
饿得我头晕
抄起筷子
我就开始
狼吞虎咽起来
但感觉干辣椒
放得有点多
辣椒籽儿
像石头一样硬
肉夹馍递给我时
我感觉
一个根本就
不够吃
老头将我点的
食物上齐后
就坐在门口的
那张桌子前
左手捧着脸
睡着了
就在这时
我突然看到
老头捧脸的
那只左手
长有很长的
指甲盖
而每一个
我能看得到的
指甲盖里都
他妈藏着又黑
又厚的污垢
在那一刻
我悔恨难当
差点没吐
我放下筷子
将其叫醒
问他多少钱
付过钱后
我强忍愤怒
离开了他的店
回到酒店房间后
我冲进卫生间里
拼命地漱口
刷牙
可是那些
已被我
吃进去的
却无法再
吐出来了


170,泡面

猛喝水
以此抵抗
恶心之感
窝在床上
玩手机
选一些新拍的照片
发到朋友圈里去
就这样到了午夜
我又觉得饿了
突然想起
背包里还有
一桶方便面没吃
我赶紧爬起来
烧了一壶开水
将那桶方便面
泡一下
吃掉了


171,你他妈有那么爽吗

4月16日中午
我跳下床
走到窗前
看到窗外在下雨
昨夜我被隔壁的
一对男女
给折磨得
筋疲力尽
我感觉我比他俩
都要累
差不多每隔
半个多小时
他们就要做一次爱
每炮持续
十分钟左右
女的那个叫啊
每次都会
叫满十分钟
一分钟都不歇着
啊啊啊啊啊啊
我心说你他妈
有那么爽吗
打给前台
要求换房间
我怕到了晚上
这对男女
又会继续开战
就这样我从
401换到了417
进入417房
刚在床上躺下
就又听到了隔壁
一串女人的
啊啊啊啊啊啊声
妈逼你们这是要
打响全国的节奏啊
延安啊延安
革命圣地这个称呼
我感觉非常适合你


172,交配,永远是人类的最爱

下雨不想出去游逛
我决定窝在
酒店里玩手机
心情不好
除了沿途和
家族群
我退光了其他
所有群
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时间
去看那些不断更新的
杂七杂八的内容
那些内容
对我来说
十有八九也
全都是垃圾
在微信上
有个女人说爱我
发消息给我说
很想含着
我的鸡巴入梦
鸡巴对于女人来说
真的有那么
魅力十足吗
真是搞不懂
用美团叫了
一份儿魏家凉皮
收到凉皮儿后
正吞吃着
突然又听到一阵
女人的欢叫声
传进了我的耳朵
紧接着我还听到了
一阵疾风骤雨
一般的啪啪啪声
上帝啊上帝
你可以不给我屄操
但我请求你
不要让那些
疯狂操屄的男女
来搅扰我的安宁


173,枣园革命旧址

中午准点退房
背着我的包
离开汉庭
对面过街天桥上
流动着
年轻男女的身影
天晴了
阳光真好
天真蓝
天桥另一头
是一所学校
想必就是
延安大学吧
这些年轻的男女
想必也都是
延安大学里的
男女学生吧
那些在汉庭
房间里疯狂
叫床的女声
想必也有出自
延安大学
里的女生吧
我打了辆车
对师傅说
送我去枣园
革命旧址


174,空气中飘荡着丁香花的清香

毛泽东
他们几个
当年
也曾在枣园住过
所以枣园
也成了革命旧址
游完杨家岭
再游枣园
感觉好游多了
我走马观花
匆忙拍了
一些照片
就早早结束了
对枣园的游览
游览革命旧址的
不是歪瓜裂枣
就是老弱病残
好像只有
这些人才需要
延安革命精神
美女们的
革命阵地
不是在各大
快捷酒店
就是在各大高校
周边的出租房里
不是在游轮上
就是在别墅里
美女们
怎么可能
会来这种
破败的
鬼地方呢


175,凉皮儿

狗头枣到处都有卖
一大包一大包的
我想买几包
送给吴胖
但又怕累赘
想想还是作罢
走进一家小店
要了一份凉皮儿
感觉这家小店
要干净得多
服务员是个老大娘
负责将凉皮儿
端到我面前
谢谢阿姨我说
她笑着说不谢
这碗凉皮儿
吃得称心如意
干净又便宜


176,新空调硬座

没有高铁
我就坐飞机
但我很快意识到
飞机也没得坐
要想坐
只能等到
大后天
最近三天延安飞往
北京的机票
已全部售罄
4月17日下午
我坐在卖凉皮儿的
那家小店门口
一棵大树下的
一块水泥墩子上
划拉着手机
在万般无奈中
订了一张
当晚的
新空调硬座
z44次列车
晚间10点
34分开


177,在革命纪念馆前的广场上

打车去王家坪
在革命
纪念馆前的广场上
有一尊高大的
毛泽东雕像
几乎每一个
经过雕像的人
都会举起手机
为雕像拍照
或站在雕像前
让别人
为自己拍照
有一对年轻
的夫妇
走了过来
女的抱着小孩
男的带着
一个老头
那应该是
他的父亲或岳父
男的要求这个
形同枯槁的
老者背对
毛泽东雕像站好
准备为其拍照
只见老者站好后
突然又伸出双手
一脸肃穆地
扶了扶
自己的帽子


178,不管怎样,中国人民还是熬过来了

从进门到
出门
从一楼到二楼
再到一楼
这一路游览下来
不知不觉
用去了我
三个多小时时间
纪念馆的
下班时间到了
有几个
工作人员
在催促我们
快点往前走
两边的墙上
挂满了
图片和文字
展柜里
放满了
伟人和将士们
曾经使用过的
武器和饭碗
还有从
小日本那里
缴获的
机枪和大炮
真是波澜壮阔
包罗万象
一时半会儿
根本就
看不过来


179,黑车

拉我去火车站的
这个黑车司机
是一个
极其敬业的
黑车司机
他边往前开
边像一只秃鹫一样
搜寻着腐肉
每看到一个
站在路边
貌似等车的人
他都会踩住刹车
问人家坐不坐车
去哪
有几个人看都
没看他一眼
还有几个人
告诉他自己去哪
他却说不好意思
不顺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终于有两个姑娘
表示愿意
坐他的车
其中一个姑娘
坐进了副驾驶
另一个姑娘
跟我一起
坐在了后排
跟我坐在后排的
这个姑娘好像
刚洗完澡
身上香香的
令我感到
性欲勃发
但她视我为无物
把脑袋往前伸
继续跟坐在
副驾驶上的
那个姑娘
用延安话在
不停地说着什么
车到火车站后
那个姑娘先从
右侧下车
待我下车后
她又钻进了车里
那辆黑车
它跑远


180,微信支付

在火车站
对面的
那家网吧里
我再次坐了下来
离发车时间
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我决定用
发车前的时间
为初宝
写十首诗
写好后
我没怎么修改
就发到了
诗生活
我的专栏里了
已没有更多的时间
让我去修改
这些诗歌了
我想先存在
我的专栏里
等我回到北京
再好好地修改
这十首诗
离开网吧后
我在隔壁的超市里
买了一些泡面
和泡椒凤爪之类
的食物
我问老板
能否微信支付
他说可以


181,唉,火腿肠

在站台上排队
等待火车
进站时
我看到了一个
两三岁左右的
小男孩
他就跟着
自己的父母
排在我的左边
那应该是一对
九零后夫妇
大包小包
还得照顾
眼前的这个
黑不溜秋的
小男孩
只见那个
精瘦的父亲
将一根火腿肠
放到嘴边
用牙齿
撕开包装
递给了
自己的儿子
那个小男孩
三下两下就将
那根火腿肠
给吃光了
唉,火腿肠
这种充满各种
添加剂的食物
我和吴胖从未
让初宝吃过
作为一个父亲
我无法也
没有能力
去照顾
别人的孩子
唯有怜悯
但却毫无价值


182,绿皮火车

在夜色中
我感觉开过来的
这列火车的皮
是绿色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
如同龟速的
绿皮火车吗
边想着边被
别的人给
推上了这列火车
火车上臭气熏天
坐满了进城
做牛做马的
农民工


183,离开延安

小官来到延安
经过培训和熏陶
回到北京后一般
都会被
提拔为大官
至于诗人嘛
如我
在延安像只
无头苍蝇
瞎转悠一圈
回到北京后
却依然只能
继续做
一个诗人
依然只能
继续写诗
吃饭
打炮
睡觉


184,坐地铁回亦庄,我多想再锲而不舍一次啊

离家时春风满面
归来时风尘仆仆
4月18日上午
在经过长达
将近半个月的
长途漂泊后
诗人终于又再次
回到了北京
在西站下火车后
我选择坐地铁
回亦庄
遗憾的是
早高峰已过
不能在人群中
寻找个好屁股
然后再接着
去感悟
锲而不舍
这个成语了


185,幼儿园

在亦庄桥
下车后
我选择步行回家
道路两侧的树木
在我离开时
树叶儿还
小得像硬币
在我归来时
已经大得
像耳朵了
路经初宝
所在的幼儿园
我的目光穿过
铁栅栏
往教学楼那儿
看了几眼
非常安静
连只鸟都
没能看见


186,回家

迈着疲惫的步伐
回到了家门口
掏出钥匙
打开门
看到吴胖正坐在客厅
餐桌前
面对那台已被我
淘汰的笔记本电脑
默默地工作着
她看了我一眼说
你丫还知道回来呀
我说这是我的家
我当然知道回来


187,有味道的男人

将包扔到地上
迅速脱掉衣服
只穿着一裤衩
朝卫生间走去
吴胖说
你他妈臭死了
离你这么远
我都闻到了
嗯,我回应
这就对了
因为我很想
在你那里
成为一个
有味道的男人
现在我做到了


188,想礼物,就是想爸爸,因为没有爸爸,就没有礼物

五点一刻
我在幼儿园
初宝教室门口
接到了初宝
她有些木然地看着我
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在家呢
爸爸昨晚不是
在电话里跟你说过
今天由我来
接你回家吗
我将她抱起来
往外走
她问我你啥时候
回来的
给我带礼物了吗
今天上午回的
带了我说
在哪里她问
在车里我说


189,七天

当我将那个
装满糖果的
手提袋
递给初宝时
她着实
被我震到了
这么多糖啊
爸爸你为啥
给我买了
这么多糖
她问
给你吃呗
我说
吃不完咋办
她问
吃不完就把它们
分给你的
小伙伴们吃
我说
不行
她说
那就慢慢吃
我说

她说
爸爸离开你几天了
我问
她想了一下回答
七天
不是七天我说
为什么你会
觉得是七天我问
因为你走的时候
告诉过我
去七天就回来
她回答我
我说也算你对吧
只不过爸爸
是去了两个
七天而已
如果我离开的
天数是七个月
甚至是七年
再见初宝
她会不会依然
会认为爸爸
只离开了
七天呢


190,爸爸你都去了哪里

初宝问我
爸爸你都去了哪里
我说爸爸这次
去了很多
很多地方
她说很多很多地方
都是什么地方
我说一时半会
我跟你说不清
等回家我再
慢慢跟你说吧


191,短暂的漂泊生活结束了

短暂的漂泊生活结束了
正如这首记录漂泊的诗
也即将结束
感谢你愿意花
这么长时间
来读这首诗
我并不认为这首诗
写得有多好
我甚至认为这首诗
写得有点像
老太太的裹脚布
又臭又长
但我依然不能
抗拒记录的欲望
因为我只有将我的
过往记录下来
我才能感觉到
我曾真切活过


192,只有闺女才能破解我的困惑和迷茫

接下来我会继续
守着闺女活
每天接送她上下学
每天为她准备
充足的食物和水
为她买
漂亮鞋子和衣服
为她刷鞋子
洗衣服
为她铺床叠被
为她刷牙洗脸
梳头扎辫子
为她当一辈子
司机兼保镖


2017.4.27——7.3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