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3月)之三 (阅读789次)



截句集《点射》
 
 
 
短诗:孤峰
组诗或长诗:山脉
诗著:山系
 
 
 
 
在闽南师大
一位教古典文学的教授
跟我聊起当代诗人
聊到几根交际草
圈外人也知道啊
 
 
 
 
 
年轻的同仁们很惊讶
晦涩曾经冒充过先锋
我给他们讲述了一下
那段小历史
对照着当年留下的
几块活化石
 
 
 
 
做作之人
不可书法
亦不可为诗
只是后者不像前者
那样一目了然
 
 
 
 
二傻子
你给祖国敲边鼓
 
 
 
 
学海子最像的那几个
诗坛认为他们
很有自己风格
 
 
 
 
有人一张嘴就是:
"李杜写了几百首烂诗"
胆子真他妈肥大
 
 
 
 
你以为做谦谦君子状
就能掩盖你每个毛孔
散发出的粗鄙之气么
 
 
 
 
上完课打车回家
出租车里的本地广播
在播送陕西乡土作家的长篇小说
哦,我明白了
正是对这种土坷垃的天生反感
让我成长为一名永远先锋的诗人
 
 
 
 
自打换了最高级的锁
我两次被锁在家门外
手里攥着无用的钥匙
 
 
 
 
上门推销
老把主人锁在门外的
高级锁的货我还记得
长得像姓名含有四个字的
知识分子诗人
 
 
 
 
有一长串名诗人
没有写过一首
我所认为的好诗
在我眼中
他们是名人
而非诗人
 
 
 
 
说出皇帝
没穿衣服的孩子
是个天生的色盲
 
 
 
 
诗中出格言
等于战士从战壕里
扔出了白毛巾
 
 
 
 
毎一个男孩
都是兵器控
最好理解的是刀
其次是剑
最难理解的是长枪
我到五十岁才理解
 
 
 
 
书法包含所有
但很可能
只是鬼画符
 
 
 
 
咋夜的窗外鸦声一片
母校的吉祥鸟在欢叫
 
 
 
 
对于他们的蠢
知其然足矣
不必知其所以然
 
 
 
 
香港人谈文化
上帝没笑
上帝家的门童
哇哇大哭
 
 
 
 
香港人说"中国人"
指的是内地人
他们批判国民性时
把自己理所当然地
豁免了
 
 
 
 
殖民地岂能生出
大诗人
有也是二三流的
 
 
 
 
你是我年少时丢弃的
美学塑料做成的成人娃娃
唤不起我任何的性趣
 
 
 
 
你的语言含痰
 
 
 
 
他说话漏气
诗多碎语
 
 
 
 
一本诗刊寄过来
我直接喂了垃圾桶
在我的记忆中
它发表的东西
除了劣诗就是谎言
名字叫《诗建设》
 
 
 
 
他们说的"诗的有效性"
是所谓"强行进入历史"
与庞然大物接轨的幻觉
 
 
 
 
在我著作等身的
高光时刻
他们劝我
下一步做
文学戏子
投机分子
 
 
 
 
北京之行
多位故人
面相乱了
 
 
 
 
冰冻人
解冻后
念叨的还是
青春偶像的名字
 
 
 
 
作为过来人
我手握太多案例
当初想通过诗歌
混成体面人者
都没有现在
 
 
 
 
朋友
多年不见
好不容易
见上一面
就为了探讨一下
我老被人骂的问题
 
 
 
 
我是中国惟一的
自选诗集好于
他选诗集的诗人
惟一的
为什么
不解释
 
 
 
 
如果不是遇到
我用尽《辞海》里的词
也提炼不出这个意象:
一个扮成蒋中正的毛左
 
 
 
 
狗日的神剧
日军比国军
更通人性
 
 
 
 
小说的语言像素
是剧本的五倍
诗歌的语言像素
是小说的三倍
有些人回不去
的原因找到了
 
 
 
 
秦人衰矣
你给他们
烧制秦砖的窑
他们也只能
端出来汉瓦
 
 
 
 
宝宝一代
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
事若关己
安排一切
 
 
 
 
同一人种在同一行业中
老二与老大的差距有多大
张艺谋将李安《卧虎藏龙》
看成了"武侠片"
追随着拍成歌功颂德之《英雄》
 
 
 
 
真正的大师
永远让作品
死死地盯住
自己的人生
不节外生枝
 
 
 
 
这位歌手的问题
是非要把小曲儿
唱成大歌
就像很多诗人
常犯的毛病
 
 
 
 
想当大诗人的主儿
你忘了先得成为
好诗人
 
 
 
 
把小诗写大
不如
把大诗写小
 
 
 
 
前诗人自挂于网上
如我这个动物所子弟
从小看到大的标本
没有血肉只剩皮毛
体内被砒霜填充
栩栩如生
 
 
 
 
自己写得不佳
就说整体很差
自己现状不好
便要神话历史
 
 
 
 
连做读者都如此
有人一生越不过自己
相对干净真诚的
处子时代
更越不过昨日之
青春偶像
 
 
 
 
拦都拦不住
他们一定会给中韩之战
注入国际政治的粪水
让足球与祖国自取其辱
 
 
 
 
根据过往案例
这样的年轻人
不会有未来
他(她)在写作中
虚构了自己
不平凡的人生
 
 
 
 
网上网下
前诗人比现诗人
伪诗人比真诗人
更像诗人
 
 
 
 
毎逢诗聚
诗上不自信的货
一定会开辟第二战场
——酒桌
 
 
 
 
言说欲强
伤害了诗
 
 
 
 
你连沉默
都是有杀伤力的
要用好它
 
 
 
 
你在北京随口命名
"白杨树的抒情"
从此白俄红苏
遗落在中国的
诗歌私生子们
有了共同的名字
 
 
 
 
国足又要抗韩
你好意思踢
我不好意思看
 
 
 
 
邪气、戾气
可以成就个别篇章
旁逸斜出
但绝对成全不了
一条龙的腾空而起
 
 
 
 
那些二流子
起初以为我是
他们的祖师爷
我不认领他们
他们就哭着喊着追着
一路骂到今天
 
 
 
 
别把自己写哭
但要把自己写到
心在哭
 
 
 
 
念念不忘口语诗的
是反对口语诗的人
他们心急如焚
 
 
 
 
他们面对口语诗的傲慢
又何其脆弱
这边毎出一首好诗
那边便有一堆祥林嫂念叨:
"段子!段子!段子⋯⋯"
 
 
 
 
劝口语诗人写书面语诗的人
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
劝书面语诗人写口语诗的人
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下
 
 
 
 
劝我变
等于劝我当汉奸
你想毁我千秋万岁名么
毁了我也成全不了
你下了大注的傻屄
 
 
 
 
人生的路
都是自己选择的
里皮来东方淘金的那年
博斯克举起了他没有的
德劳内杯
 
 
 
 
看台上惊见义和团
 
 
 
 
打开"伊五卷"
你会看到
另一个中国
另一个中国人
 
 
 
 
我省之小说
土得在犯罪
 
 
 
 
 
弹幕这个发明很好
但好到被我赞美
是因为可以关掉它
 
 
 
 
不论诗还是小说
写作中不可缺少的
一道工序:烫
 
 
 
我只有回到
有序的写作中
才会有安全感
 
 
 
 
对无才之人
我是否太过无情
反之则相反
 
 
 
 
对朋友
有佳篇力作足矣
对敌人
名作才是最好的武器
 
 
 
 
无法极端
我可怜你
 
 
 
 
 
 
 
 
讲课追记:
"陕北来的同学
不能光读路遥"
 
 
 
 
哦,庞然大物
也是血肉之躯
一把小小的
水果刀扎进去
也会漏气
 
 
 
 
老是一件无趣的事情
它意味着我的故人们
在扮小丑时
没有当年鲜活了
 
 
 
 
教工食堂的饭菜
难吃得十分丰富
像空有图谋规划
却无质感滋味的诗
 
 
 
 
你他妈的是咋俗咋活
 
 
 
 
大陆中央的诗人
懂得珍惜
最后的春寒
珍贵的寒意
 
 
 
 
因有"伊沙体"
因有《新世纪诗典》
今天真正有才的孩子
比我们当年
不知要少走多少弯路
 
 
 
 
真正有才的孩子
不会出判断与选择性错误
感觉是才华的一部分
 
 
 
 
民谣粉丝
比韩寒粉丝
更脑残
伪文学还是
强过伪音乐
 
 
 
 
亚文化的毒素
让一个唱小曲儿的
及其听众
找到了精英的幻觉
 
 
 
 
回头看
海子也就是
中国诗歌大地上的
吐鲁番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由于没赶上当年
盛大的出殡
这位江湖艺人
便在坟前驻扎下来
吹了一辈子悲凉的琐呐
 
 
 
 
动辄用真善美
来绑架中国诗歌
用文明礼貌
来绑架中国诗人
尔等狗日的不肖子孙
也太不知我泱泱诗国了
 
 
 
 
中国文艺青年
喜食中国制造文艺垃圾者
爱吃就吃你的好了
胆敢践踏真正的诗人
我会把你三观的肠子打出来
 
 
 
 
中国常设诗歌奖
那些由职业评虫评出来的奖项
都像是中学语文教研组评出来的
不论出自腐败还是清廉都是这个味道
 
 
 
 
你的乐句
好不好听
钢琴一弹便知
你的诗句
好不好读
张口一读便知
 
 
 
 
什么是教养
我从来不会去践踏
一位哲学家
 
 
 
 
一个唱民谣的混子
以海子未亡人自居
替其亡夫暗记变天账
借此炒作自己的诗集
他骂你可以你要回骂
他就和1200万残疾人站在一起
 
 
 
 
民谣脑残粉
宝宝新一代
如此威胁我:
"我撕你的书
不做你学生!"
 
 
 
 
一个中国民谣脑残粉
说出了人类文明史上
最邪恶的话之一:
"我认识的诗人
全是死的!"
 
 
 
 
听音乐听成了民谣粉
那五官得生得多残次
 
 
 
 
记忆中的民谣歌手
台上戳了一个拖把
音乐如脏脏的墩布
 
 
 
 
啥叫民谣歌手
就是在唱歌前
要提一公共事件
再喊两句正义口号的
可疑的人
 
 
 
 
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毎次提及瞎子阿炳
心中充满了尊重
 
 
 
 
民谣宝宝们
酷似红卫兵
你敢骂我偶像
我便毁你所有
 
 
 
 
民谣宝宝在诗人面前的
优越感是:"我们人多!"
受到了流行宝宝的嘲笑
又被摇滚宝宝斥为土鳖
 
 
 
 
一路走来
我们在诗中较真的东西
我们在诗外同样坚信
不较真者不坚信
内外交困
 
 
 
 
昨日玩过现代派
今天不做现代人
 
 
 
 
沈浩波一声"最"
中国诗坛倒春寒
 
 
 
 
你不是个傻屄
只是你的体内
住了一百个傻屄
他们要呼吸
从你汗毛孔
朝外冒傻气
 
 
 
 
拿伊沙开刀
成他们的共识
他们只想到了第一步
得人心(博大咖欢心)
他们没想到第二步
被伊沙踢中裤裆
 
 
 
 
我最厌恶的嗓音
是牛嗓子含口痰
瞎子阿篷正如是
 
 
 
 
这是条赌命的长路
我说的是漫漫诗途
 
 
 
 
当我第N次听到别人说:
"北师大——诗人的摇篮"
在最后的春寒里
我倒吸一口凉气
哦,千里眼与睁眼瞎
很可能是一对孪生兄弟
 
 
 
 
你就是那种见我一次劝我一次别骂人何必呢的所谓“好人”
我觉得你好可怜如此淡定地活着却连个合格的现代人都不是
 
 
 
 
大约十年前
有位老哥对我发出
两点忠告:
一、少写慎发
二、别跟年轻人玩
我当即决定反着来
 
 
 
 
民谣粉
婴儿的小鸡鸡
吹口气就肿了
等你给他把尿
 
 
 
 
学成大师——
中国式谎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