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矿山之痛(组诗) (阅读409次)



■ 我为什么要写他们?
 
当我读着大学,想起了他们的苦难
我开始了写诗,就写他们的喜怒哀乐
就写煤矿、乌金和死亡
我深深知道那是生命的一种黑暗,一种悲哀!
 
当他们有一天走向死亡
我知道没人悼念他们
我不知道我的诗能不能给他们的生命带来一点纪念?
我知道死亡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遗忘!
可怕的是人心中的黑暗,现实中的冷漠和不公
将一切吞噬无遗
 
我写下了那么多诗给他们
我相信他们有一天也会看到
我相信我的诗句会感动他们
我相信我的诗句会流传到另一个时代
被另一个时代高尚的人们所读到
他们也会感动于他们的精神
理解他们为我们这个时代所作出的牺牲
他们也会流下同情的泪水
 
他们每天在地上和井下奔波
在两个世界之间来来回回,上上下下
穿梭于光明和黑暗之间
他们的经历,就像在人间和地狱回来奔波
他们比我们更明白幸福,也更明白危险
但他们无畏,但他们胆大心细
他们比我们更明白危险之所在
他们比我们更接近于地狱
是的,很少有人能够像他们一样
是的,很少有人歌颂他们的勇敢
 
他们走入井口,融入黑暗
阳光消失于他们的身后
他们像往常一样,拎着矿灯
来到地底下黑漆漆的工作面
从那儿挖掘出世间所需要的煤炭
我看见他们幽黑的模糊的身影
晃动在我的眼前和笔下
他们汗流浃背的身躯
呈现出另一个舞台上的力量之美
他们是人类中平凡的一群:大地底下无名的矿工
在险恶的环境中,承担了人类必需的一种工作
那些叵测的危险因素,就潜伏在他们四周
他们心有所知,却又沉着如常
我的目光时常穿透地底
看见了他们在漆黑的坑道中穿行和挖掘
头顶上的矿灯晃成一片光柱
仿佛地底下的另一群生物
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在远离人们视线的地方
成为另一种壮观的景象
我多次暗中观察过他们
仿佛我就在他们的身边
仿佛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也在那漆黑无常的危险地底下工作……
待我收回目光,长吁一口气之时
却又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遥远
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现在我在纸上给他们写诗
字里行间既带有赞美,也带有怜悯
但更多的时候怀了某种恐惧,带有祈祷
我祈望他们平安归来
我屏住了呼吸,提起了小心
生怕他们出现意外
一个个漆黑的身影,仿佛走动在我的笔下
一行行字迹就像一个个在矿井底下晃动的身影
它们在我面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又纠结在一起
我越写越艰难,越写越沉重
忽然手一抖,刚刚醮满了墨水的笔尖
猝然有一点掉了下来
在纸面上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让我无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刺眼黑点
我不希望这意味着又一个事故发生……
 
在年复一年的劳作里,一个又一个悲剧发生了
然后又被人们一次又一次淡忘了
一具又一具尸体被抬出来了
又被人们一个又一个掩埋了
或者一个又一个火化了
然后回归平静,回归正常
一切都已消逝,一切都已看不见
日常就是这样,恢复了平静的状态
人们继续生活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人们关注的只是幸福
忘却(或力图遗忘)的是灾难和悲剧
痛定思痛,只是流于表面的口号
人类,永远掩饰不了骨子里的趋利避害
他们要忘却的是黑色,是灾难,是痛苦
他们要回归的是平静,是生活,是日子
这些被驱遣着或者自愿下到八百米煤层深处
在暗无天日的地道里挖煤的人们
他们的内驱力有时非常简单,就是为了养家糊口
就是为了微薄的工资
为了亲人,他们豁出了一切……
 
如今我已大学毕业,开始踏上了社会工作
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暗暗告诫我自己:
不要忘了那些黑暗,不要忘了那些苦难!
不要忘了那些在矿井下工作的矿工!
不要忘记了那些失去生命的矿工兄弟!
更不要忘了那些生活在底层的百姓!
他们是我的父兄,他们是我的朋友!
他们以卑微的身躯撑起了一个民族经济腾飞的基座!
即使他们有一天被忘恩负义的人们遗忘了
他们的生命也曾经轰轰烈烈地存在过
存在于那看不见的底层
存在于那看不见的幽暗之地
他们的生命之光,依然在那暗处闪光
人性之美,创造之力,依然在大地上保持
我必要向他们致上我的敬意
——呵,朋友,你可曾知道
这就是我要赞美他们的原因
这就是我不遗余力要书写他们的原因!
 
这个世界,不管你如何看待我
我也要在我有限的一生中
写出他们的生存和困境
写出他们的生命与精神!
 
纵然有一天
我也会陷入与他们相似的生存困境
陷入黯淡无光的生活
但是我,一定也会像他们一样
坚韧顽强,平静地迎接这灾难和命运的挑战
 
                                1995年草稿,1997年改定。

■ 我能够给予他们什么帮助呢?
 
我回到矿山里,叔叔和伯伯们
围坐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
跟我偶尔谈起过去
他们神情淡定,平静如常,看不出内心的波动
只有两杯酒下肚,酒酣耳热之际
声音就大起来,有时显出了激愤
有时显出了落寞,间或还混杂着一丝悲凉
在他们的脸上,我看见了命运更其不堪的阴影
 
请原谅他们忆苦思甜,请理解他们自怨自艾
请谅解他们过去没有毅然决然离开这里
请谅解他们没有抓住机会离开,最终想走也走不了
只能呆在这儿,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
结果一辈子就呆在这儿——
这是好还是不好?很难说得清!
人生,谁又能说得清呢?
最终就是这样:在这里不生不死地活着!
清清贫贫地过着日子
只是他们谁也想不到
退休之际,遭遇了煤矿的“改制”和下岗待遇
他们说起来就激愤不已
他们给我看见了落寞在时代之外的底层者的面容
只能这样了,他们只能这样了
他们已经认命
他们走不出这人间的无物之阵
他们走不出这人间的宿命
(即使我,我又能走出来吗?)
我无法帮助他们
我甚至不能给他们提一个建议
我甚至无法用我的笔写下他们的一点生活境遇
给他们提供一丝慰籍
——可是他们又需要我这样的安慰吗?
我不敢深究这个问题
因为一深究,我就空虚不已
 
我坐在他们中间,一种差距存在于我们之间
虽然我们有着诸多的相同
但我们的身份毕竟存在差异
毕竟我已离开了矿山,已经属于另一个地方的人
可是我无法真正帮助他们一点儿什么
我甚至无法切实帮助他们几十元钱
我无法帮助他们从黑暗中获取一点光明
也无法在现实的生活里伸出援助之手
我只能在精神层面里,给予他们道义上的支持和关心
可是这又有多大的用处呢?
——每当我想到这儿,就看见一团空虚弥漫了上来
有如一团阴影,将我包围在中间
令我有时开口也难
不开口也难……
 
                      1997年草稿,2000年又改
 

■  矿山,我无情可抒!
 
矿山,你出现在我的笔下
有多黑暗,有多沉重?
没有人知道,只有我自知
这沉重和黑暗,又令我恍然不知了自身所在
我仿佛活在另一个非人间
我已一天天变得非我……
 
矿山,我不想再写你了,我无情可抒!
你的灾难和事故,让我憎恨和难过
正如我憎恨我无法表达的艰难
同情又有什么用呢?
难过又有什么用呢?
(同情和难过那么苍白、廉价)
这个世界,它不需要这些
它需要别的……
 
在两个世界之间出入
从光明走入黑暗,又从黑暗走回光明
他们的一生,就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奔波
有时要经过的险路,无人知晓
这只有他们自知
——当然,我也看见了,因为我从事着写作
过着另一种矿工般的生活
就像走惯了夜路的人
看见了黑暗中的同类
 
而在更漆黑的地方,无人看见
有人沉沦,有人埋没
有人泰山压顶,有人尸首不全
有人无声无息地失掉生命
有人在悲惨地痛哭
这一切,时常发生在地面上人们的视线之外
 
有人终生找不到一条出路
只好在这大山里继续挖煤,直到老死
——如能得到寿寝正终,则属幸运!
如不幸死于非命,只能领到几个小钱!
因此有人胆小恐惧,有人慎小慎微
有人目无领导,有人视若无睹
他们,我们只能称之为这个世界人类中的一部分
 
有人把死留给了自己,把生让给别人
可惜无人知道他的伟大
他们终生就像石头一样
又硬又黑的一生
有时让人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他们死后,很快就被人们淡忘
因为他们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事迹
 
他们中的许多人
终日与石头打交道
与黑暗成为一家
上来,下去
对地道坑道掌子面了如指掌
对黑暗中的工作已如家常便饭
他们,我讳言他们野蛮、丑陋的一面
正如他们下井作业之后,要么顺着原路返回
要么从另一个出口出去,方能重见天日
 
生活多像迷宫,
有时平淡无奇,波澜不惊
有时曲曲折折,出人意外
只是你这个作者不知
他们更内在的精神生活究竟如何
你看不见他们心灵的受伤
甚至你看不见他们背后的故事
我不愿再将他们歌颂,倒不如直接说他们在服着苦役
如果说是在服苦役,难道他们又心甘情愿?
因此我无话可说
因此我,也讳言他们野蛮的一面
我发现我所说的,距离他们真正的生活
还差得远,因此我只能哑口无言
——矿山,我不想再写你了,我无情可抒!
 

■  写给自己的艰难
 
当我回到矿山里,又看见了你们
我的矿工们,我的父母亲
我又看见了那些过去的黯淡的日子
又看见了我那贫寒的家境
我不禁无脸面对我的父母
我不禁无脸面对矿山……
 
我能说什么好呢?
难道我能说我要写作,所以放弃了考研的出路
难道我能说我出了红茂,又落入了罗城?
不明不白地落到了一个贫困山区去教书
我不知道我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不知道我怎么又落到了这个境地?
我说不清楚这些原因,也说不出我内心的悔恨
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悲剧的人,又落到了一个悲剧的地方
 
现在的日子,又像一条绳索捆住了我的手脚
让我舒展不得,让我没有用武之地
我只得忍辱负重,我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现实就像大山一样,紧紧地压在我背上
我只能默默地背负,默默地行走
我已经习惯于逆来顺受,忍辱负重
 
无论你寄身何处,人生永远都是奋斗
只是境地不同,命运不同!
但不同的境地造成了不同的命运
有人幸运,有人悲惨
任何人的命运都离不开艰难!
你就在艰难之中走着你的路
你只能寄希望于将来有一天
你能够走出一条光明大道来!
 
可是现在的穷困和黯淡,又有谁得知?
你何时能够逃出这个艰难之地?
有时你几乎不敢抱有奢想
你只希望你能够尽快地改变这一现状和处境
可是你又哪里能够一下子改变呢?
你只能抱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宁可牺牲我自己,也要对得起良心!
 
无论怎么样的现实,我都得承受!
无论什么样的艰难,我都能吃下!
只是我希望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只是我不愿像父母那样平淡过一辈子
也不想作牛作马劳苦一辈子
最终到头来连一句好评都得不到!
我也不想像蚂蚁一样默默无闻
我要干出我的事业,活出我的精彩!
 
因此,无论我在哪里工作,我都要努力!
我都要活出我自己的人生,做出我自己的事业!
即使在这个偏僻的无人知道的地方
我也要充满斗志,焕发我的生命力
在平淡中创造出我的奇迹!
也不枉负我在这里的青春和岁月
纵然我不得不咬牙坚持走过这一段艰难的路程
纵然我在一生中,纵然我在最后的回顾里
对这一段路程有所抱憾,有所忌讳和无言!
 

■ 提起又有什么用呢?
 
那些日子他不忍回忆
那些黯淡无光的生活,他不忍再提
那些漆黑的地下矿井,那些他钻过的地道
那些他吃过的苦,受过的伤
他都不愿意跟局外人提起
这些话题,对于行内人,大家又彼此深知
对于局外人,你跟他提起又有什么意思?
 
他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西瓜
有些腐烂,有些破损
习惯在自己的日子里
平平常常地活下去
好像心满意足
哪管你什么国家政治,什么世界大事!
只要有饭吃,只要日子好过,就行啦!
其它的,随它去吧!
 
一切不必再提!
老了再提又有什么意思!
一切都是这样!
一切就是这样!
年青时的雄心,年老时的没劲
说什么呢?你又能跟谁说呢?
总之,一切不必再提!
 
一切都有行内的规则
一切都不必言传,自有知道者知道
地下挖煤,矿井工作,
说危险就危险,说不危险就不危险
就看你的幸运啦,就看你的命啦
人生——就是这样走过来啦!
 
日子就是如此
命运就是如此!
一切都是如此
走过来了,就走过来了
再提起又有什么意思!
即使再危险,没发生什么事情,最后也是平安
即使一提起就满心的痛楚
那也是你个人自己的,别人也不会在乎
跟别人提起又有什么用?
你想讨来同情吗?
 
就像一个梦一样
就像一个故事一样
就像许多没头没尾的故事一样
老了就不中用了,老了就唏嘘不已
老了更加默默无闻
老了更加哑口无言
眼看着,你的一生就这样的走过去啦!
年青人——跟你提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呢?
 

■ 阴影: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
 
一座矿山,矗立在你的眼前
它的高,衬托出你的低
它的大,烘托出你的小
它的无言,烘托出你的沉默
它的阴影,就像国家制度,让你无处逃避
 
你无法彻底抛开它,即使你已经离开了它
它仍然在你的梦里出现
它的阴影,仍然不时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显示
在你的笔下出现
在你的目光中,若隐若现
 
而那些老矿工,老工人
你们也不想离开——你还能到哪里去呢?
你活在这里,它还能保障你的生活,
还能给你提供一些微薄的工资
你要离开,好吧,带走你的老婆和孩子
 
虽说广东那边改革风起云涌
可前去的人回来都说,打工就是作奴隶
发财的都是老板,打工仔就像牛马一样
虽说比内地多挣几文钱,可是除去吃住
一来一往又要多少?况且没有家的归属感
 
况且你还有老婆孩子,况且你拉不下脸面
况且你还端着一个铁饭碗——虽说现在它已经不香
但至少保证你不会饿死
但你要想富起来,纯属异想天开!
你只能按部就班,天天过着煤矿工人的生活
 
在这样矛盾的心理下,你一年年的过去了
年岁大了,你可持的资本就越来越少了
你的雄心和锐气越来越磨损了
现在就像一只笼中的小鸟,放飞出去,你都不愿飞出去了
你看明白了自己,你失去了搏击长空的本领
 
老老实实地呆着吧,老老实实地工作
可是煤矿眼前越来越不景气,这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
将来怎么走?现在还很难说
走一步算一步,过一天算一天
这种懒人哲学,竟然在你身上发生了作用
 
不能指责你,也不能全怪时代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你的既然是这样,就只能是这样了
不必苛求你,也不必苛求你的理想
在你的身上,还有我们看不见的背后原因
你的道路你自己选择;只是你走成了这样,让人叹惜
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不得不承认没出息
即使你心有不甘,可是你又能够重新来过吗?
 
一个人的教训是另一个人的借鉴
可是他能够借鉴什么呢?
当我从父亲身上看见了因循守旧的影子,
我不禁恐惧我的现在
在另一个地方,在另一处山区
也同样过着这种不死不活的日子
 
不要忘记了那些黑暗,它们就潜伏在我们心上
不要忘记了那些贫困,它们就烙印在我们身上
不要忘记了那些机遇,它们就展现在我们身边
不要忘记了那些飞翔,它们就附着我们的灵魂
——不要忘记了
趁着你还年轻,你要干出一番事业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