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司马不迁系列 (阅读270次)



 
司马不迁的神力
 
如果一个人的境遇接近于太监
而努力不成为太监
起初的惊恐就会乘虚而入
就会细思极恐
体内的泥沼就会乱成一锅粥
下山的道路找不到
暗淡或萤光
鸿毛或泰山
顶端的漩涡浑然而成
火焰的顶部湛蓝而充满杂质
 
一幕一幕的忆想有千年之长
千年之长不过也是一小部分
 
如果一个人的身体
突然之间失去功能
雄性的超级海洋突然被掏空
欲望部分变得空荡荡的
他的嗓音是否会变细
会在军队系统哑然失笑
因为小鸟的啾啾叫声
基本上会在空旷之中断然削去
 
可是文字不是这样
文字只听从内心的召唤,哪怕是妇人之仁
 
要看共工的意志
要看不周山的公共治理能力
世事一定会有不周之处
后羿固然莽撞,但他消除炎热的地狱
嫦娥偶然得仙,但排除不了无尽的寂寞
天地的匹配有时也会错乱
何人让我到达这个地步
不该想一想吗
何人让我奄奄一息地在福尔马林之中
不该思一思吗
 
美人的一笑,不至于造成祸福
名家阴阳家等实用的学问,不见得头头是道
商鞅或李斯的办法
不见得比仁义道德更加有效
但仁义道德的本身也得推敲
秦国大道统一的车幅使疆土更远了
但人心也散了
当一颗人头悬挂在城头
城内的萧条自不待言
就是城投公司自己也傻了
 
把体内最重要的物体拿掉
那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比如比干,无论发觉或没有发觉
他自己是没有办法的
如果一大群比干向你走来
你的感觉会如何
 
但不可能指望宇宙的重组
因为那就是灭顶之灾
 
                    2016、11、3

司马不迁的宫刑
 
那种痛心疾首的做法
使天空少了一个温润的月亮, 也少了一座崖山
陆文夫和文天祥
就曾经是半壁江山的漫步者
一旦熄火,武王伐纣的意义顿时失去
褒姒倾国倾城的一笑也变得极为寻常
孝孺的死亡成为原始部落的日全食现象
猛士荆轲的行为可列入精神病科
 
何处才是丛林社会的隐秘力量,我的同学
在大学餐厅的怪论,曾经被叫去训话
他是温州人,从根本上,也是古代文人的后代
为此笑话他这个幼稚的古怪,但渐渐的
我发现这位过秦论的诠释者业已消沉,他身患绝症
一脸的麻子飞上了吴起清秀的脸庞
连横合纵的做法陈腐不堪
但又清新得像是无所不在的救世主
 
我们终究得倾听孔雀的呼喊
我们时不时翻动论语,可谁能确切地给出答案
别看海滨墓园在诗中沉静
但与秦始皇的目的相比差距还是很远
因为地底下的世界也是缩影
希腊的城邦制居无定所
随时都会像木屐一样被抛弃
广场上马蹄的得得声
随时踩烂老子的页码
远在奥林匹斯山诸神的声音
忙碌得失去往事的记忆
 
白天像个人物
到了哪怕最寻常的夜晚
是否也要愁上半天
 
               2016、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