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的同桌潘黎明 (阅读313次)



银杏

这棵银杏树
越来越高
有三层楼那么高
我站在窗前
什么也不看 就看它
也只能看它
那些绿色的叶子
挡住了视线
伸手可触
风一吹
树叶们都翻动起来
仿佛很高兴
到明年
会有四层楼那么高
我要仰着头看它
如果有五层楼那么高
需要探出身体
才能看到树顶
我有些恐高
身心会酥麻
还是往下看
地面上
车辆飞驰
人群涌动
如同另一个世界的
电影


戒尺

我有一把戒尺
木尺做的
因为常常敲桌子
都裂开啦
我用透明胶
左一层右一层
包裹起来
经常把它夹在腋窝下
在孩子们中间
走来走去
装着很严肃的样子
可是孩子们
并不怕
那也就算了
居然还抢我戒尺
打我
我只好生戒尺的气
平白辱没了
先生的威仪

 

我的同桌潘黎明

同学潘黎明
是个英俊的农村少年
肯定比我英俊
同学的第一天
我就这样想
我们算不上好朋友
但也是
和睦的同桌
他的成绩不错
我也不算太差
我们的高中时光
一直都很美好
毕业后再没联系
这一别
就是三十多年
他出现在微信群里
已是癌症患者
接受同学们的募捐
我一直想去看他
和他聊聊人生
说说家事
那时 又一位朋友病重
忙着张罗募捐
再想去
已经不在人世
唯一安慰的是
在记忆里
潘黎明
依然是英俊的少年


在弋矶山医院18层,探望诗友外星人

推开窗户 不
不用开窗
我也能看到长江
它在
无声息地流淌
实际上看不到它的流淌
但我知道
长江是在流淌的
推开窗户
也不会更清晰
我还是推开窗户
静静地
看着长江
可以听到病人的喘息声
长江是无声的
甚至我也在喘息
只有长江
不见天际地流淌


打赏

诗一发出去
有人开始打赏
一开始
我是高兴的
还等着下一个打赏
但是渐渐的
坐不住了
渐渐地开始脸红
心都跳起来
这些诗
不是韩愈写的
也不是
光焰万丈长的李白
写的
再这样下去
我就不能写诗了
 

 

齐婷

去浮山的大巴上
捡到一只笔
这是只精巧的笔
笔帽上
贴着两个字
齐婷
多好的名字
肯定是一个女孩
她也一定很漂亮吧
我抬头
看着车厢里
想喊一声:谁是齐婷
可是忍住了
把笔放进了纸袋
齐婷
看到这首诗
你会要回你的笔
还是
保持沉默呢


响水涧

有好多人
都来过响水涧
好多人都写
响水涧的油菜花
或者说
油菜花的响水涧
现在
我站在响水涧
没有油菜花
也没有
涧里的水声
但是有风
风把女人的裙子
掀起来
女人用手扶住了我
浮山在侧
阴影投进水库里
我在寻找鱼
它们一定在水底

2017.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