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那一年的洪水(2002年诗作选) (阅读306次)



 
■ 那一年的洪水
 
那一年的洪水冲进了桂林的街道
那一年的暴雨成灾,月牙池的鱼儿欢快地离开老窝
它们随波逐流,钻进了历史系和物理系的宿舍区
一群学生喜出望外,闹哄哄的在雨中捕捉着它们
 
大水和鱼儿冲进了房间,甚至钻进了床底的皮鞋
最终有一些鱼儿又钻进了某人的饭碗
那是一个闹哄哄的夜晚,闪电不时扑进屋里
鞋子在水上漂,被窝在转移
乱纷纷的声音在嘈杂的暴雨中交错一片
 
许多人慌了神,如果整栋楼①倒下来怎么办?
有人最早用电话报告给校长和党委副书记
二十分钟后,前来抢险的领导高高挽着裤腿
深一脚浅一脚探进来,用手电东照照西看看
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声:“你们今晚睡觉要小心!”
 
他们转了一圈,指示了一番,便走了。
剩下的是这帮失去斯文和控制的大学生
他们有的捉鱼,有的打牌,有的漂流
有的在雨中大叫大喊,有的乘兴去漓江边
看上涨的洪水,他们担心洪水会淹没整座桂林
 
一个心地善良的青年跑来跑去
仿佛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他出现;
他观察了两栋楼的状况,寻找泄洪的地方……
这漫天暴雨制造的乐趣,他根本没心思像别人一样品尝
大水漫进宿舍的一瞬,他在小卖部打通了
校长和书记家里的电话,及时报告了这一灾情
他贫穷的口袋里,又少了第二天的一份青菜钱
 
——他抢先站出来干什么?
难道是抢风头吗?——不!这是本能使然!
他本来住在四楼,大水再漫七天七夜
也淹不到他的床铺;可是两栋楼的学生
闹哄哄的混乱,——他不愿看到有什么事情发生
 
令他稍为失望的是,那些领导的到来
也没有能够做出什么;“他们比周恩来差多了!”
他脑子里居然拿他们来比周恩来,真是可笑!
本系的党支部黄书记,试图组织学生阻挡流水
可是失败了!——他指示一楼的学生
今晚去和二楼三楼的学生同睡——将就一夜吧……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雨中的那一幕了。
作为一个青年,他无愧于他的学校,
可是后来谁又践踏了他的心灵?……
有一天他会愤怒地站出来谴责那些木头脑袋。
可谁又下结论说他是一个危险分子,不宜留下?
他都懒得理会,卷起铺盖离开学校,远行于这社会的底层……
 
①注:原历史系和物理系的两栋宿舍楼,全系木建筑,年久失修,其时已成为危房。一经洪水浸泡,恐有倒塌之虞,故有此担心。


■ 多年以前,是啊,多年以前
 
多年以前,是啊,多年以前
我们曾经有过多少美好的记忆
就在此城,就在此地
如今已经美好不再,如今已经烟消人散
 
那时我们就在这里读书
那时我们就在这王宫里生活
那时我们就活在象牙塔之中
那时我们就像活在天堂和神话之中
 
是啊,多年以前
我们曾经有过多少美好的爱恋
我们曾经有过多少美好的信念
就在此地,就在这里
 
失去之后我们才知道痛苦
离开之后我们才知道后悔
如今的我们,身不由己
被工作和生计束缚于四方
 
是啊,多年以前
桂花的香味从王城里遍地涌起
朝阳从东方冉冉上升,独秀峰就在眼前
我们就在桂花树掩映的教室里专心听课
 
多年以前,是啊,多年以前
漓江的清澈从我身上流过
我就在漓江的清波里惬意地游泳
如今在我的心目中,它的美丽早也不复以前
 
是啊,多年以前
我们在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刻苦学习
那黄金般的岁月给我们留下了多少难忘的友谊
多少难忘的记忆,那大学的求学生活
那些曾经走过的足迹,如今历历犹在眼前
 
如今我又回到了这儿,我不禁又想起了从前
当我依稀看见了自己的昔日,不禁感慨系之:
那时我们根本想不到今天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啊,多年以前我们根本就想不到今天!
 
                           2002年4月底


■ 重回王城(原稿)
 
当我回来,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回来
当我回来,只不过是肉体的回来
当我回来,却看不见灵魂的归来
当我回来,你亦变得如此的陌生
——你已不认得我昔年的脸孔
当我回来,携带着内心的礼物
一交到你的手中,便完成了我内心的敬礼
 
当我回来,带着阴影回来
当我回来,带着泪水回来
当我回来,带着伤痕和耻辱回来
你仍然无语,你就像一个哑巴
又像一个智者,以无语应对这一切
我该说你睿智明达,还是无所作为?
 
当我回来,我发现我仍然渺小如尘
当我回来,携带着我的一颗心回来
一个当年失败的学生回来了
一个扫地出门的学生又回来了
他默默地完成内心的敬礼
转身出门,复又飘飞如尘
 
                          2002年4月底


■ 重回王城(二)
 
如今当我重新回到
你仍然默默地呆在这里
我的内心向你行个弟子之礼
你仍然默默的点头,默默地注视
这一个远方归来的游子
 
只是我说不出别离后的伤感
只是我说不出内心里的沧桑
你也久经人间变幻的风云
对一切早已看得淡然又淡然
 
如今只是我一个人归来,
携带着我的一本诗集归来
作为献礼,献上我内心深沉的挚爱
纵使别人不知,可你一定深知!
 
如今我一个人归来,一个人向你敬礼
内心的恩怨早已不再
我也变得淡然又淡然
这个人的归来,只是肉体的归来,而非灵魂!
 
如今你已不认得我昔年的面孔
于我,你亦变得有些陌生
我携带着阴影和伤痕归来
你就像一个哑巴,又像一个智者
对这一切的变化像早已洞悉,却又无语
 
当我将携带回来的诗集交给你
我便完成了我心中的仪式
我忍住过去的泪水不说
只是沉默地转身,默默地告别
外面仍然是大千世界的江湖

            2002年4月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