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存1(给诗百年,注有出处) (阅读341次)



 槐树的诗
 
 
 
□ 青山镇
 
我到青山镇的那天,天色灰暗,我简单的包裹和我
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在找一个思想落脚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
西风关上了我前面,所有的门。
高高低低的房屋,坐落在山腰上
我住的房子,前面有个院子,和一盆菊花。
我深夜出门,想改变一下个人状态。
我看见赌场的灯光,一个围着长围巾的女人,从我右侧擦衣而过。
我好久没去江边,那里有一片杨树林。
我在青山镇,一个老妇,和她的狼狗在一起。
乘车到建设七路,我在不认识的人群中穿行
我裹着打了折的上衣。
我躺下来,后背贴着黄草,水边有鱼腥的气味。
我想起石头,她在不确切的位置,发着微弱的光
我想起了石头。
在青山镇,街道睡着了,有一间屋子张着嘴唇
和门口的树说话。
那是在青山镇,七月十四,我和她坐在码头
洪水漫上了二十四级台阶
我在她后面,成为夜晚,缺少的部分。
我霸道,我在深夜遭到蛇的攻击。
后来,我杀了一个人,我也同时被无数次杀死。
我站在玻璃窗后,看了看自己的手相,我也看她的手相
我们都命中注定。
我扬言世界该变一变,变到离本来的样子,相距甚远。
那年秋天,我第二次看见海,我看见海岸上石头在哭
嘴唇像花朵。
我像冬眠的虫子,躲在门后,我读卡夫卡
一只蝴蝶要了我的魂。
我把身体埋葬在菊花开放的夜里,骨头在五槐树下。
我头顶飞过,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的大雁
飞向南边。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已经进山
打柴。
后来,我跟她常常提起,青山镇。
我离开青山镇,还是独自一人。
 
2001/12/24-2002/1/2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跳房子
 
找一块开阔的地方,划出纵二横五的格子
算是一座房子
甲和乙分别把守左右两个单元,推动
自己的瓦片
甲经常把瓦片磨成四方形
乙的瓦片是圆形的
丢在家门口的那些瓦片
胜一局,甲就在用过的那块上刻一条槽子
乙的瓦片上做不做标记
甲不知道
甲也从来没有把在瓦片上刻槽子告诉乙
甲乙在一起跳房子
从小跳到大,直到
甲不知道乙住在哪个地方
乙也不知道甲住在哪个地方
 
2004/12/17—2005/4/11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救世主
 
你喊了一声,救世主
你站在一口池塘边,我看见你的脑袋
背后带着波纹的水
我跟着喊了一声,救世主
我吊在一棵槐树上与池塘十步之遥
你又喊了一声,救世主
我又跟着喊,我的喊声和你的喊声的一部分重叠
你接着喊,救世主,并且,望着池塘的对面
我望着池塘的水,接着喊
救世主,喊声持续着
我们的喊声总有那么一次,救世主
肯定听到了
 
2005/11/17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后半生
 
现在,我想喝茶的次数多一点,喝酒的次数少一点
我想喜悦多一点,愤怒少一点
我想寒冷的时间多一点,炎热的时间少一点
我想图像多一点,声音少一点
我想空白多一点,梦少一点
我想右边多一点,左边少一点
我想短缺的东西多一点,过剩的东西少一点
我想A多一点,B少一点
我想A再多一点,B再少一点,直到
A多了起来B少了下去
A持续多了起来,B持续少了下去,那时
我想,B应该多一点,A应该少一点
我想所有的人都是容易反复的,我也是容易反复的
 
2007/4/30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5月4日,听白度母心咒
 
5月4日下午4点30,我起床,一个人坐在房间
四周寂静,我播放白度母心咒,一首6分43秒的佛教歌曲
播放器的音量100%,巨大的响声使我震惊
我把音量调低到89%,再调低到64%
再调低到54%,直到
11%,白度母的声音似乎在很远的地方,又似乎变成光线
照进我的内心,我把音量再调低到几乎1%
我想保留那么一点声音,我想持续地保留那么一点声音
6分43秒,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我想
她会停留在我的身体里,她会慢慢变大
我不会马上变得很胖,马上死亡
 
2007/5/4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山顶
 
听石山房,
在山顶上。
山顶如道场。
我在山脚下,
徒步如划圆。
 
2008/2/10-9/7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上楼梯
 
上楼梯的时候
我想起昨晚做的一个梦
我梦到我在梦中做梦
梦中做的那个梦
就是上楼梯
经常就是这样
好像是一种暗示
好像就是现在的景象
我走在楼梯上
整个楼梯包括十二层
每层楼梯包括两节
每节楼梯包括十八步
我围着楼梯旋转而上
从步到节再到层
直到整个楼梯
好像从梦到另一个梦直到
整个没有声音的世界
 
2009/11/21
 
(选自《70后诗选编》,2016年3月第1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 野花的名字
 
山上的每朵野花都有一个名字
形状相同却名字不同
多么有意思
有的形状不同却名字相同
多么有意思
山上那么多野花
每朵都有一个名字
却没一个人在山上
把她们的名字一个个叫出来
山上还有更多的野花
在去年或去年的去年就凋谢了
她们每个都有一个名字
她们凋谢了
而她们的名字还能够在风中发出声音
当然这是我杜撰的
她们的名字不可能发出声音
但她们每个都有一个名字
一直留在山上
没有人能够把那么多的名字
带到山下
 
2011-5-18
 
(选自《汉诗》,2011.3,总第15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秋色赋
 
我们说树叶黄了
其实眼前的树叶
有的还是绿的
我们说树叶黄了
我们是说那些前些时是绿的树叶
现在是黄的了
我们是说那些还是绿的树叶
很快就要黄了
我们是说那些部分是绿部分是黄的树叶
很快就要全黄了
我们说树叶黄了
我们说的树叶也包括
那些前些时是绿现在是红的树叶
我们说树叶黄了
其实我们应该说
它们红了
 
2011-12-3
 
(选自《长江文艺》,2012年第5期,改版试刊号)
 
 
 
□ 梁祝
 
她总是回忆他的样子
他总是回忆她的样子
她不知道除了回忆还能做什么
他不知道除了回忆还能做什么
他的样子在她的头脑中一点点模糊起来
她的样子在他的头脑中一点点清晰起来
后来她总是回忆他说的话
他还是回忆她的样子
后来他的话她一句句都回忆起来了
他不知道除了回忆还能做什么
后来他回忆她说的话
她的话他一句也回忆不起来了
后来他们两个慢慢变成了一个样子
两个飞到一起
什么话都不说
 
2012-6-11
 
(选自《湖北诗歌现场》,2013年卷,长江文艺出版社)
 
 
 
□ 我们谈一谈天气
 
我相信我们周围的天气一直被一个人控制
他玩着一个巨大的骰子
他的骰子一样是六个面
骰子停在晴上
天气就转晴
骰子停在多云上
天气就转为多云
骰子停在雨上
天上就下起了雨
骰子停在雪上
天上就开始下雪
骰子停在风上
地面上就开始起风
骰子停在霜上
地面上就是霜降
我相信我们周围的天气一直被一个人控制
他的骰子丢的是什么
天气就变成什么
老王,你说我们周围的天气不是由那个人控制
你说我们周围的天气是由什么控制
 
2012-11-17
 
(选自《汉诗》,2013.3,总第23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十五就挂十五的月亮
 
昨天的月亮和今晚的月亮
是几个月亮
明天也有月亮
明天的月亮今晚的月亮和昨天的月亮
是几个月亮
昨天之前的月亮
明天之后的月亮
每天都有一个月亮
那么多的月亮
如果都挂在天上
那挂得下吗
老王说,今天就挂今天的月亮
如果是明天,就挂明天的月亮
 
2013-1-20
 
(选自《汉诗》,2013.3,总第23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阿弥陀佛
 
给一块石头浇水
天天给一块石头浇水
浇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浇无数次
不断地浇下去
你们说
石头还是石头
但是在我的心里
它是一块会喝水的石头
 
2013-3-30
 
(选自《汉诗》,2014.3,总第27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自画像
 
我用白色的颜料
在白纸上画
我的自画像
我把白色的颜料涂在白纸上
我的头发是白的
我的脸是白的
我的整个身体是白的
我的朋友你们看
连我的表情也是白的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们
我的内心是白白的
我想如果我在纸上禁不住流泪
那么我的眼泪
应该也是白色的
 
2013-4-23
 
(选自《汉诗》,2014.3,总第27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正月十五楼子岗夜空上的孔明灯
 
一个人把孔明灯送到他们的头顶
他们仰望着孔明灯
他们隔壁的人看见了
也都仰望着孔明灯
孔明灯在天上飞
看见了孔明灯的人
他们都仰望着孔明灯
看见了孔明灯的人
把屋子里的人叫出来
一起仰望着孔明灯
所有看见了孔明灯的人
都在仰望着孔明灯
直到孔明灯飞到了
他们仰望也望不到的地方
 
2014-2-16
 
(选自《汉诗》,2014.3,总第27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作品140218
 
有些人你永远不认识他们
你想认识他们
你也永远找不到他们
即使你遇到他们
你也认不出他们
除非他们愿意让你认识
否则你永远不认识他们
除非他们愿意让你找到
否则你永远找不到他们
你的周围有很多人
他们大多数是你不认识的人
他们大多数是那些
不愿意让你找到的人
 
2014-2-18
 
(选自《汉诗》,2014.3,总第27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在一辆黄色的车子后面
 
我跟在一辆红色的车子后面
后来我把红色的车子超过了
我接着跟在一辆黑色的车子后面
后来我把黑色的车子超过了
我接着跟在一辆白色的车子后面
你知道了
后来我又把白色的车子超过了
我接着跟在一辆黄色的车子后面
你也知道了
后来我又把黄色的车子超过了
但是你错了
我在那辆黄色的车子后面
我把车子放慢下来
因为我想如果我把它们都超过了
我就不知道我在哪里了
 
2014-2-20
 
(选自《汉诗》,2014.3,总第27期,长江文艺出版社)
 
 
 
□ 登黄鹤楼
 
我们从一楼上到二楼
在二楼的回廊上走了一圈
看了看四周的风景
然后从二楼上到三楼
在三楼的回廊上走了一圈
在三楼的回廊上
有人背诵起古诗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我们又从三楼上到了四楼
在四楼的回廊上走了一圈
我们在四楼停留的时间很短
又从四楼上到五楼
在五楼的回廊上照样走了一圈
看了看四周的风景
然后一口气从五楼
走了下来
 
2014-8-21
 
(选自《长江文艺》,2015年1月上,总第687期)
 
 
 
□ 一首21行236字的诗
 
我看见一棵光秃秃的树
我看见树的主干从地面笔直地伸上来
在两米左右的地方
树干分成两个分支
我看见其中一支弯曲着向上伸长
在半米左右的地方
那根树枝又分成两个分支
我看见其中一支斜着向上伸长
在一米左右的地方
那根树枝又分成三个分支
我看见其中一支继续斜着向上伸长
在不到半米左右的地方
那根树枝又分成五个分支
我看见其中一支继续斜着向上伸长
在很短距离的地方
那根树枝又分成很多个小的分支
我看见很多个小的分支向不同方向伸长
无数个小的分支向不同方向伸长
我看见无数根小树枝上都没有树叶
只有像天空一样的
空气
 
2015-2-3
 
(选自《宁汉合流》双城诗会诗集,2015年印制)
 
 
 
□ 繁花
 
坐在车上
经过一条两边种满花树的公路
我想写一首叫繁花的诗
我构思了开头的一行
接着构思了第二行第三行第四行
我继续构思着第五行第六行
我想再有两三行就差不多了
我又构思了两行
作为诗的结尾
结尾的句子就像个结尾
我的一首诗
仅此而已
 
2015-3-10
 
(选自《宁汉合流》双城诗会诗集,2015年印制)
 
 
 
□ 150个字符数的作品
 
在我们最远的记忆里
是一只野兽跟另一只野兽捉迷藏
后来一只野兽捉到了另一只野兽
在我们不太远的记忆里
是一只野兽跟一个人捉迷藏
先是一只野兽捉到了一个人
后来是一个人捉到了一只野兽
在我们最近的记忆里
是一个人跟另一个人捉迷藏
先是一个人捉到了另一个人
后来是一个人捉不到另一个人
所以另一个人在我们的记忆里
一直是挺神秘的
 
2015-4-28
 
(选自《武汉第四届公共空间诗歌》,2015年印制)
 
 
 
□ 无题贴
 
我先是坐在靠背椅上
接着我把背靠在
靠背椅的靠背上
我的上半个身子
朝椅子的右侧倾斜着
我闭着眼睛
我用右手托着右脸颊
我用左手盖着左脸颊
我把大半个身子缩在
靠背椅子里
我感觉只有这样
我才能体会到
那个叫虚无的东西
 
2016-3-30
 
(选自《给你看样东西》,2016年11月,小东出版)
 
 
 
□ 无题贴
 
我捏着她的右手
她把她的左手贴在我的背上
我的手从她的右手指爬到她的手背
她的左手沿着我的脊背上溯
我的手穿过她的手背接近
她的手腕
她的左手沿着我的脊背接近
我的脖子
我的手收缩到她的手背上
她的左手也退回到我的胸背上
我用手指抚摸她的手背
她用左手抚摸着我的胸背
我的手指向下用力
她的手指就在我的背上用力
我把手指停在一个地方
她的手指也停在我的背上的一个地方
我就是这样地用她的右手
遥控着她的左手
在我的手到达不了的背上
 
2016-5-2
 
(选自《给你看样东西》,2016年11月,小东出版)
 
 
 
□ 无题贴
 
我站在一幢楼房的
大玻璃后面
看着一条直线
从楼房前的树林
往北延伸
那条直线穿过
两排不高的建筑物
跨过一座立交桥
往北延伸
立交桥过去
是一条绿化带
绿化带过去
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房屋
直线穿过绿化带
接着穿过那片密密麻麻的房屋上空
继续往北延伸
直线穿过一片宽阔的湖面
到达一片群山脚下
直线继续往北延伸
直线穿越群山
穿过群山的直线
我想它一定还在继续往北延伸
只是我看不见
我经常站在一幢楼房的
大玻璃后面
看着一条直线
往北延伸
我想那是只有我
才能看见的一条直线
那里其实
没有一条直线
 
2016-6-29
 
(选自《给你看样东西》,2016年11月,小东出版)
 
 
 
□ 无题贴
 
我看着山坡上的一棵樟树
我看着光滑的树干
向天上延伸
我看着树干在天空的高处分叉
树干分成两根粗的树枝
两根树枝继续向天上延伸
两根树枝在天空的更高处
分成更多更小的树枝
有很多树枝垂向地面
很多很多的树枝上长着
很多很多的树叶
我看着很多树叶跟着树枝
向天上延伸
我看着很多树叶跟着树枝
垂向地面
我看着这棵枝叶茂盛的樟树
就好像看见了
我的妻子
 
2016-7-14
 
(选自《给你看样东西》,2016年11月,小东出版)
 
 
 
 
个人简介
 
槐树,1971年6月生,武汉市新洲区人,著有诗集《爬》,获第五届“或者诗歌奖”,首届“湖广诗会年度诗人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