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乌鸦》 (阅读189次)



《乌鸦》
 
 
黄昏把一大群乌鸦聚拢在沈阳站
五点整的暮钟里,它们在大悲咒般的
冗音里腾空、盘旋、向下找寻着
不是我们,我们不是刺青的一代
我们继续苟活着。在向下的生活中
他们和我们,正在形成一种反制和
无节制的不对称的互文关系
如果我是第一个被乌鸦淋过粪便的人
会否能够反证我是一个可以被证明的
所以和答案,是否可以被放逐到售票处
被售卖和寄予。我们之间,是天空抵达
站台的空旷,不是距离般的空旷
是二十年或者两代人之间,被漠视的空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