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烧柴峪》等5个 (阅读437次)



烧柴峪

浅山处,有舒缓坡道,
自具浓荫。而无惧
烈日炙烧。松柏皆井然。

草木大都茂密。可掩蔽
四方的游侠,也可
任三五老者随性攀援。

若停步,纳凉于半山,
起兴时则赤膊热舞。
只贪图,山气之清爽。

扑鼻而来,是深谷间
生灵的体香。在微风中
随梵音飘荡,脉脉生情。

或无知无觉,被诱向
更其葳蕤的异地。那里
无人途经,却青梦遍野。

         2017.5.30.




山行

群山环抱间,宛如
一个巨婴。在蠕动,在摸爬——
忽觉回归了子宫。

眼前苍翠一派,连绵着
无数傲人的乳峰,云雾中
终日耸峙。惟可仰望。

那里,又一个个生命
或在孕育中。大地的阴户
于远天敞开,茫茫交汇。

河川自此激涌,滔滔
而不息。我、我大喘
以饱啜鲜氧,脱胎换骨般。

          2017.6.13.




商山

不必觅古道。今人
也可远瞻,极苍茫之目。

丹江呢?绕道身后
却不见。都去酿了酒?

只留半扇山,去候那
半醉的人。他已假寐多时。

仿佛,山群竟也成了
幻影。一座座,漂移着。

苍劲不复往昔。反而
多几分绵远,缥缥缈缈。

在心底迂回着。早不辨
何处起风,但见有凤飞过。

          2017.6.13.




南山南

已将峻岭甩在了脑后。
也不知是如何翻山的,
还是从隧洞里钻出的。

蒙面如一个远古的仙人,
原来只是满颊涂满了雾。
便也在丘陵间瓢来荡去。

那时灵魂正欲去栖落,
在青翠无际的前世里。
并每每皈依那一团空寂。

而空气清冽得犹似甘泉。
依稀可寻林间啜饮的人,
枕着河水声入眠已久。

         2017.6.14.




山间迷路

这一切出乎逆料:山花烂漫,
野风悠游于深壑。一个人,
无论内心枯索与否,在此,
都如入画境。哦,浓淡相宜,
任由斑驳的岩壁,亮出底色。
一个人深知前路遥迢,甚而,
根本无路!惟有偶然的鹊鸣,
打破涧底的死寂,竟也有回声,
从密林丛中传出,微弱而喑哑,
但足以陪伴孤旅。“向何方去?”
渐渐迷离的小径已有些错综,
晦明之间飘散着诡谲的气味。
蒺刺从旁探出,时而刮擦着,
无所掩蔽的赤膊。再没有人,
尾随在后方,幻影也不曾重现,
只有更加陌生的迷途。盘绕着,
在恍然相似的巨石前,恐惧袭来,
却无以停歇。归途早已渺茫,
木讷的双脚慌作一团,转瞬,
又被野藤纠缠。百般无奈时,
山泉从趾间淌过,沁着凉意,
为绝望的人消渴。也再不计跌撞,
溃逃般向每一处光亮,狼狈而去。
那日,幽僻的山坡正微微一颤,
所有呼叫都一如崖畔的野花,
孤兀、凄艳!那终于感动了黄昏,
并未提早隐没;而在浓荫之下,
披荆而来,灌木间窸窸窣窣……
险远处,静立无数手擎夕阳的人。

                 2017.6.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