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杭州七日(组诗) (阅读191次)



4月5日:今夜,我在杭州
 
今夜,我在杭州
我躺在西湖里
呼吸着水
和今晚的夜色
 
我一直在下沉
先是从飞机上
又从树木高举的绿上
感觉不到从哪里
往哪里下沉的时候
真正的下沉开始了
 
对,我在下沉
是飘着,一点一点地

像心甘情愿去贴近一个人
 
我看见窗帘后的月亮
毛茸茸地虚成一团
今晚我不需要照明
却希望它高高地挂在那里
 
就那样
没有任何杂念地看着我
然后,天亮了
 
4月6日:枯木头
 
知道你是块枯木头
我把春天给你了
春天是一剂良药
但不能包治百病
 
看着姐妹们枝叶婆娑的俏模样
你不要哭
我拿春天安慰你
春天里什么都有
就是不能根治你的病
 
再哭我也要落泪了
淅沥细雨有珠子的透明
也像珠子一样投到了暗处
春天有帝王的容光和威风
也像帝王一样
无法将一个国家收拾得井井有条
 
我把春天给你了
房门外料峭的寒意是我
没有百日红的花是我
把温暖送给别人后空空的两手
是我
 
枯木头,逢上我
你就遇见知音了
我们并肩躺在江南的一小块草坡上
看高飞的风筝哪一个摆脱不了
断线的命运
 
断了线的风筝也是一块枯木头
可它再也没有了
遇上我的好福气
 
4月7日:苏堤
 
我不会兴致勃勃地
和你说起苏东坡
一个人,写文章,做官
住到这样好的地方
发动群众挖河底的淤泥堆起来
便成就了一个好名声
这样的好事
我这辈子是摊不上了
 
堤上绿树鲜花,杂草绝迹
穿简易制服的人
来往穿梭,及时哈腰
把游客扔掉的垃圾藏起来
那些刻在石头上的
捕风捉影的文字
看来一时是不好擦掉了
两岸湖水为使自己不彻底变浑
一个劲地荡漾
 
一群外国人骑着租来的自行车
又说又笑
同伴突然拽了拽我的胳膊
压低声音说:
这些小鬼子才会算帐,
在他们那里挣了钱,
跑到咱这里来花!
 
4月8日:到杭州我没有去看雷峰塔
 
到杭州我没有去看雷峰塔
是因为初中时
从语文课本里听鲁迅先生说
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倒掉了
事隔这么多年
去了,肯定连块残片也看不到
 
对于雷峰塔的倒掉
先生好象论过两回
究竟怎么论的,记不真切了
印象中先生的嗓门很大
尤其是第一回
最后一自然段只用了两个字:
活该
 
活该两个字
是冲躲在蟹壳里的法海说的
法海没躲进蟹壳前
千方百计使花招
把让许仙着迷的白娘子
压在雷峰塔下了
 
两个人正打得火热
一个被压在塔下
一个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好不容易盼到雷峰塔倒掉
肯定是迫不及待
手挽着手,跌跌撞撞
远远地逃离了这个鬼地方
 
几次到湖边闲逛
都有人遥指着一个方向满脸兴奋
看,雷峰塔
我没有看
我知道他们在说梦话
 
一次,那人的话音刚落
旁边一块来的几个欢呼雀跃起来
雷峰塔,雷峰塔,我们看看去
我笑了,想对同伴说
西湖真是个说梦话的好地方
同伴没问
我当然没说出来
 
4月9日:在杭州看见刘家香
 
刘家香,我是在旅店
五楼的窗口看见你
质朴的字眼
红红的装束
这和我在北京初见你时不同
这里是你的家乡
 
在你的家乡
我遇见了香樟,月桂
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姐妹
她们天生丽质、衣衫洁净
擦肩而过时
我什么也没有说
这和在北京
我们初次见面时不同
 
刘家香,在北京
一看见你我就想说话了
你的名字
和我老家的小姑,小姨
还有村东卖豆腐的
那户人家的闺女差不多
 
那次,我背着书包
路过她家酸枣棵的栅栏
一只灰眉土眼的小狗
张牙舞爪地追撵我
应声而来的她
隔着栅栏憨憨地安慰我:
别怕,别怕,光汪汪不咬人
 
刘家香,我知道
我不该用这样的眼光看你
把你看得满面羞红
局促不安地左右顾盼
看得那么久
引得同伴亮堂起眼睛
悄悄凑到我身后
 
杭州的早晨舟车安恬
远处依稀的行人像荷叶上蠕动的
露珠
刘家香,我倚着窗口朝你看那么久
是为了辨认在你右下角
穿着红衣裳舞蹈的
是不是“麻辣馆”三个字
 
4月10日:船在西湖
 
船一离岸
船夫的腰杆就硬了
他摇桨,一点点地
把我们拱向湖心
西湖早就没有心了
西湖的心
被南来北往的游客带走了
 
我们带着自己的心来
我们不喝十五块钱一壶的茶
我们敞开胸怀
看西湖能把我们的心
泡出什么味道来
 
西湖真大啊
率领那么多干净的事物
把我们收拾得安安静静的
 
老大给我们讲故事
讲黑白年代
一个出身不好的男学生
和一个女学生
终究没有走到一块的爱情
什么时候老大变成船夫了
一桨一桨
把我们摇进我们的心里
 
老大的故事真闷啊
把我们的心
泡得涩涩的
泛出的苦味在眼睛里躲闪
把那么大的西湖
都弄模糊了
 
4月11日:谒苏小小墓
 
一个人死了
会带走许多秘密
这些秘密,像迟迟
得不到萌发条件的种子
变质,腐烂
成为更多秘密的养分
 
秘密在疯长
是一些压根就没有萌发的
秘密在发展……壮大
把人间挤得透不过气来
把世道挤得歪歪扭扭的
一些不胜挤压的人
对着镜子胡言乱语
 
若解多情寻小小
——比如白居易
酒里春容抱离恨,
水中莲子怀芳心
——比如温庭筠
还有那个鬼话连篇
叫司马樨的书生
把个李贺忽悠得将“幽兰露”
看成“啼眼”了
 
野泼泼的
另一种人字结构
也调皮地挤在西湖岸边
凑热闹
——什么年代了
戴了几年学院院长
乌纱帽的余秋雨
也神神道道地跟着瞎起哄
 
小小,如果我是鲍仁
得知你离去的讯息
我就会弃官归乡
把你的尸骨带上
埋在老家高高的坟地
 
油壁车,青骢马,百两
银子,孟浪,西泠桥畔的
湖光山色
这些……就不提了吧
小小,我把你种进
我家的家谱里
让它在一个家族
血脉亲情的呵护下
实实在在地萌发
拔节,开花
结一串串饱满的小果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