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3月)之二 (阅读519次)



长诗《梦》
 
 
 
《梦(1015)》
 
鬼在照镜子
镜中双面人
 
《梦(1016)》
 
黄海说过
要买一块地
搞成"诗歌公社"
(仿效外国的艺术中心)
他在我今天
午睡的梦中
做到了
买了一处巨大的古宅
一间房一间房
领我们看
老实说
我不大喜欢
这个宅子
太阴森了
感觉像鬼屋
但是当我们
穿过后院
走出后门
看到的却是一个
如诗如画的
美丽小镇
 
 
《梦(1017)》
 
灭顶之灾
我卖掉了
我诗的修改权
在一场大醉之后
 
 
 
《梦(1018)》
 
我的枕头是
钢琴的琴键
电视的频道
决定了
睡眠的深浅
梦境的格调
 
 
 
《梦(1019)》
 
《新诗典》诗人
做了一次作文
第一名:黄海,94分
第二名:王有尾,92分
这个结果
出乎很多人意料
对于我却并非如此
我在课堂上讲评道:
"黄海同学该得第一
他是散文家嘛
至于有尾同学
他一贯外糙内秀⋯⋯"
 
 
《梦(1020)》
 
菜市场
里所和李柳扬
在摆摊卖菜
她们说
磨铁上下
全被沈总
派出来卖菜了
我说:
"这肯定是
你们沈总
放的什么大招"
 
 
 
《梦(1021)》
 
我导了一部电影
 
在片场
男主演带着他
患老年痴呆症的妈
来拍戏
他那妈到处乱跑
我对副导演说:
"麻烦你把咱妈看好喽"
 
演完一场戏
男主演很是兴奋
半天从戏里出不来
过了半晌之后
他才回到现实中来:
"我妈呢?我妈呢?"
 
"咱妈好着呢"
我说:
"没到饭点儿
已经吃上盒饭了"
 
 
 
《梦(1022)》
 
我乘出租
在马路上急驰
街心公园里
忽然站起一个人
大声叫着我的名字
待我下车
走了过去
方才看清
是一个陌生人
我完全不认识的
街头画家
但是
坐在他对面
被他画的人
我认识
是北京诗人阿坚
他反倒不认识我了
像装疯的杜丘
或真疯的横路敬二
 
 
 
《梦(1023)》
 
一个人
手持喷漆桶
到处乱喷
在我身上
喷了三个字
"坏诗人"
结果其脑壳
被砸成骨裂
被他手中的
喷漆桶
被我
 
 
 
 
《梦(1024)》
 
与西娃
抽烟论英雄
主论70后诗人
她提名字我来论
不出所料的提名是
沈浩波
轩辕轼轲
有点意外的是
张明宇
⋯⋯
这一幕
像是十天前
北京那一幕的
情景再现
在小西天
天外天烤鸭店门前
两个烟民
站在垃圾桶边
抽烟
 
 
 
《梦(1025)》
 
在某机场贵宾室
巧遇穆里尼奥
率领的拜仁慕尼黑队
身为一名死忠的
巴萨球迷
我看着他们
恨得牙痒
突然失控
冲过去
给了穆帅一拳
莱万多夫斯基
用膝盖
顶了我的档
 
 
 
《梦(1026)》
 
在一座密封的
电话亭里
我和妹妹
给上海的大舅家
打电话
接电话的
是大舅妈和表妹
想听也听不到
外婆和大舅的声音
我们不知道
他俩去逝了
 
 
 
 
《梦(1027)》
 
毛左得逞了
又回到了那个
买饭须粮票
买衣须布票
买书须书票
的可笑年代
吴思敬老师
写信给我
信中说他把
这一年的书票
用完了
用最后两张买了
"伊五卷"中的两本
我赶紧从样书中
找出另外三本
给他老人家寄去
当年将我扶上战马的
贵人之一
 
 
 
 
《梦(1028)》
 
我骑自行车
从一个建筑工地旁经过
忽然想撒尿
便支好车子
去了工地的简易公厕
出来之后
我的自行车不见了
就在这一瞬间
我对工人阶级的情感
朝着反向改变
 
 
 
 
《梦(1029)》
 
在现实中外化成愤怒
在梦境里内陷于悲伤
 
 
 
 
《梦(1030)》
 
我不淡定了
我儿吴雨伦
加入了丐帮
还被推选为
一个小头目
 
 
 
《梦(1031)》
 
在我面前有三座沙山
 
一座叫1980
一座叫1990
一座叫21世纪
 
我爬完1980
回不到1980年代
我爬完1990
回不到1990年代
我爬完21世纪
回不到21世纪
 
我一口气爬完
这三座沙山
方才回到2017年
 
 
 
《梦(1032)》
 
春日里
越起越早的
晨曦
透过窗帘
照进我的梦
梦中一片光明
让我惊醒:
"今天有课
闹钟怎么没响?"
 
等我穿好了衣服
闹钟才姗姗响起
 
 
《梦(1033)》
 
我赤身裸体
一丝不挂地
坐在一座
千人大礼堂里
有人在台上
义正辞严地发言:
"有位家长
太不尊重我们大家了
竟然像个
没有教养的
原始人一样
坐在我们中间
这就是先锋派吗
我们不要
这样的先锋派⋯⋯"
发言者
是吴雨伦的
一位大名鼎鼎的老师
 
 
 
《梦(1034)》
 
新诗典大学
我授课时间
讲得太投入
我忘了下课
迟休息之后
一位老诗人说:
"还有二十分钟
今天就到这儿吧?"
我照我在西外授课的习惯
回答说:"那不能
请大家回到课堂上去
讲完这二十分钟!"
 
 
《梦(1035)》
 
在昨晚梦中
我与某前友
和好如初
相谈甚欢
好像什么
都没发生过
在即将出梦前
我对自己说
还是多在梦里
待会儿吧
梦外阻碍如山
在我们之间
我越不过去
 
 
 
《梦(1036)》
 
我的书房里
有三盏台灯
两盏不亮
我骂骂咧咧
大发脾气
惊动了母亲
她跑进来说:
"你到你买来的超市去
让他们换⋯⋯"
 
哦,母亲去世那年
西安还没有一家超市
我还没有书房
我在她20年祭的清明前夕
去给她扫墓这天的凌晨
做了这个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