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燃亮牛皮红灯笼》(10) ——百首文革纪事诗稿 (阅读349次)



 
《妈妈在哭泣》
——文革纪事
 
小明不知道妈妈正经历一场灾难
在画帘厂职工午休学习会上
一屁股坐报纸里头有一张领袖照片
当她最好的女友发出尖叫声
几十双眼睛顿时用愤怒吞噬了她
平时说说笑笑的脸孔惊恐变色
批评训斥的脏话粗话劈头盖面而来
此时,很少人不想把她斗倒斗臭
厂领导招呼来一群红卫兵主持正义
揪头发,挂牌,戴高帽,游街
一路鸣锣开道,到达她家门口
小明放学回家,碰见妈妈跪地挨斗
脏乱头发覆盖她流满眼泪脸孔
红卫兵呼叫打倒现行反革命妈妈
妈妈是不小心犯了弥天大罪
他没听从红卫兵吩咐揭发妈妈
说妈妈平时没有罪。妈妈低头哭泣
他被押着跪在妈妈身边陪斗
此后,小明不能再去学校读书
小同伴不与他玩耍,他默不说话
爸爸、哥哥与妹妹,嫌弃妈妈拖后腿
妈妈没了工作,他们搬离爸爸的家
他们靠挖苦菜吃米糠来度日子
妈妈死后,也不与爸爸哥哥妹妹往来
 
《激动的沉思》
——文革纪事
 
一座巨型红太阳雕塑矗立中心广场
雕塑没有高耸至九天云霄
他仰望中它比九天云霄还高
他怀抱中激情也认出大海的风暴
 
抬头,默默无声呼喊天空耳朵
听到了吗?他一颗红心奋发奔腾
祈求一种横扫一切的伟大能力
做花也万死不辞,为草也冲锋陷阵
 
他绝对不是索求权利的虫蛆
他是雄鹰,上九天“捞月”的雄鹰
他懂自我批评,他绝对越登高越谦虚
高处不胜寒,他也愿引颈试刀锋
 
这时想象手里紧握一柄利刃
想象思想里还存活蚯蚓
蚯蚓与他的向日葵生活一起
他在大海深处挖出并杀死蚯蚓
 
他知道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他愿为革命铲除一切害人虫
哪怕大义灭亲,铲除前进路上一切障碍
他不到长城非好汉,他敢拼才会赢!
 
《他的肋骨被打断三根》
——文革纪事
 
没看清楚的敌人,也没脸孔
那旁晚暮色引领阴险表情
他牢记那根有铁锈的乌黑铁棍
棍头留下阶级仇与革命恨
三根肋骨被打断,他也不倒下
不会中敌人计谋,不落入恐惧中
他每个夜晚睡觉都提醒自己
红色力量被黑色力量冲击的阵痛
他弯一下腰如针刺般疼痛
刮风下雨他隐隐作疼
他一定要找出那个反穿雨衣凶手
而最疼痛来自同志不热心
甚至私底否定他为革命而受伤
这是“亲者痛仇者快”呀!
这是对革命精神一次伤口养虫蛾呀!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可能,敌人也隐蔽在革命堡垒中
绽放的茂盛也时刻充满凶险
青松须坚强呀!钢铁意志决不晃动
决不因打断三根肋骨而畏惧斗争
无论外部敌人还是内部敌人
都与风云周旋到底,不胜利决不收兵!!!
 
《红袖章》
——文革纪事
 
红袖章就是一颗红心照亮一家人的幸福
红袖章就是走在街道上做红太阳的紧跟者
红袖章就是摧毁庙宇殿堂道观砸烂公检法的正义
红袖章就是像公鸡在神州大地啼叫黎明
就是代表革命力量留在你身上的印记
没有红袖章就没有资格在游行队伍里挥舞红旗
没有红袖章你就不可能去向走资派造反
或随时把他们从被窝揪出,押往人民广场批斗
你不能随手给地富反坏一个耳光而不必道歉
你不能走在路上看熟人羡慕看陌生人对你畏惧
像这样的夜晚,一个声音在门口喊着
快集合,马上就要出发!记得把红袖章戴上
他知道今夜是全国统一刮台风
统一一个时间,在所有城市,封锁所有街道
搜查在路上行走的人,搜查所有旅馆
搜查那些可疑人家,随意就把那些人抓起来
什么理由都不需要,手臂红袖章就是最好理由
没有人可以反抗,凡反抗都没有好下场
抓起来,拳头打,棍棒打,你哭喊都没有用
显示人民正义,对敌对势力又一次清除打击
这红袖章就显示革命宏伟之巨力
 
《填表格》
——文革纪事
 
烦恼是他每次去学校填写表格
表格上有一栏是“家庭成分”
这一栏握有决定你命运的鈅匙
也是对鸟儿剪掉翅膀或不剪翅膀的订制
没有老师不对此一栏格外注意
选择班干部或参加红小兵与红卫兵
你如是黑五类成分的
出生那个瞬息就注定不是依靠对象
因填写过表格,你的污点一二三四
清清楚楚地暴露在白纸黑字上
不仅老师,同学也知根知底
是苍蝇停歇在伤口你可以驱赶
表格是你自己填上去的三只或五只苍蝇
如想驱赶,后果就更严重
隐瞒历史,欺骗人民,企图混入革命队伍
如实填写,烦恼不能不满
与课桌板凳争吵,你也是输家
白眼是给你面子,可直骂你反动走狗
假期到外地亲戚家玩耍
恰遇连下三天大雨,小溪涨大水
一个小孩不小心跌落水里
下水救起小孩,恰遇居民主任家孩子
派出所干部决定表扬好人好事
拿表格让他填写,他脸孔红半天也不动笔
“为什么不填写?广播站记者就快来------”
“我家成分是地主!”
“哦!”,那口气表示同情与理解
这件好人好事就此失落在时间缝隙
他浑身湿透,如落汤鸡,走出派出所
抬头看天空,忽也铺一张巨大表格
等他填写。风不能填写,雨也不能填写
一张表格疯狂奔跑,一张嘴巴呼叫
地主!地主!咱家他妈狗娘养的臭地主-------
 
《监守自盗者语》
——文革纪事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的冷风还在吹
心为魔法摧毁了时间阻隔墙壁?
北山白岩镇办一个政治学习班
有地主富农右派反革命与坏分子
我代理学习辅导员。人世境况复杂
甚记清楚的,一个国民党团长
曾身浴上海“一二八”淞沪战火
写一手漂亮钢笔字,有幸逃得枪毙
晚饭后坐石条凭月光忽明忽暗
听一个监守自盗坏分子说他自己
他当兵转业回乡,进代销店当职员
他说,事因爱情害他昏头转向
拿到手工资不够为女人买件好衣服
不从公家口袋掏钱无处能掏钱
我说,怎么也不该放火去烧账目?
他低头默吟,忽说,人心本比海深
林彪当副主席不够,还想当毛主席?!
我无语。坐黑暗处遥望山脚灯火
似乎不能辩解,夜空笼罩人世对与错?!
 
《你是幸福的》
——文革纪事
 
被时间喝掉墨汁
顺便把不幸为你带来
你还深睡未醒
 
围绕睡眠跳舞
真话假话跟紧阴影
钻出灵魂狗洞
钻出你左右眼睛
 
扫地紧挨罪恶
读书紧挨罪恶
睡觉紧挨罪恶
吃饭紧挨罪恶
走路也紧挨罪恶
 
时代从红色买心
与眼泪一起活着
与罪恶一起活着
与幸福关一起活着
 
疼痛咬紧喉咙
接受此生唯一最幸福
笑着,像傻瓜子
身体被幸福灌满
说道黑夜被打断肋骨
 
《罂粟在皮肤上绣红旗》
——文革纪事
 
从空洞名词挤出愤怒与仇恨
给所有人,取悦了其红心黑心
争夺永恒
 
这个夏天,使用搅屎棍
来回搅动眼睛白与黑
 
一只愤怒的死鸟
戴假发,嘶哑声音
钻出树芽
给空洞棺柩写长长赞美诗
 
仇恨搬运石头
混入六月雪
石头慢慢飘着
 
睡眠与苏醒
轮流使唤天空
罂粟在皮肤上绣红旗
 
《用嘴巴把空吹红》
——文革纪事
 
渴望一个天堂
从阳光另找阴毛
创造璀璨黑夜
用死去嘴唇唱红润的歌
用死去风景注满眼睛
喂养未来想象
 
疯人院种植罂粟
鼓舞透明的阴谋
穿上魔鬼寿衣
光荣走在呐喊声里
 
黑暗嘀咕嘀咕叫喊
使用野狼毫毛翅膀
在天空竟自由飞翔
 
红色舌头开花
苦痛用阳光擦亮
白菜炖肉呼唤庇护
烈火在头顶燃烧
用嘴巴把空吹红
 
《强调呼吸阳光》
——文革纪事
 
提醒手脚与耳朵
思想不许乱动
咳血的事物
强调呼吸阳光
白天拥护黑夜做梦
 
敲击钟声洪亮
我们谎言光彩夺目
从空气找出肿块
文字必须脚镣手铐
 
砍掉眼睛的眼神
砍掉声音的灵魂
刨开心肺自寻其罪恶脚印
 
挨斗的幸福
是宽大恩惠
你没走进死亡
用石头砸你,砸出血
你需要红色
天堂在坟墓里活着
 
如此朗读阳光
如此废除暗影
眼睛被罩在高帽里
学马站立睡觉
 
后记:诗稿共计109首,除了三四首诗是以前的作品,其余皆写于2017年4月21日至5月21日之间,原本以为要写几个月,不想一个月左右即完成,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在我个人的写作中,此也算是另一个奇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