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阿赫玛托娃 (阅读415次)




《致阿赫玛托娃》
 
俄罗斯的石磨在研磨你
像深渊研磨一条梦中龙
龙会写下皇村颂,喷泉的绿
龙,也会写下龙游于巴黎
 
爱,对龙的苦痛了如指掌
爱,在大雪纷飞时选准道路
记下阴影决定命运的时刻
恐怖的俄罗斯,像没有主人公的小院
 
蓝色瞳孔的磨坊磨着庄稼
泥塘磨着牧场
你磨着俄罗斯的沼泽
一尊月亮的高鼻梁白色雕像
 
安魂曲洞悉了幽灵可怕的全部
站上你头顶的彼得堡、列宁格勒
曾是你的眼睛,曾是你光线的全部
却降落白鸟的热泪,滴落于稿纸
 
干涸的大街,眨着无泪的眼睛
你走进,心碎的探视队伍
铁墙在扭弯谁的歌声
严酷的卫兵在穿过谁的献词
 
钳子搁在嘴里,喊不出声
监外尘土,绕着儿子列夫旋转
列夫迫切需要寒衣
但北方无能为力
 
谁能获得月亮批判地抒情
毫无温热的北方拒绝回答
与夜对话的夜堡,像夜的双重叙事
像倒塌的纪念碑,与哀号浑然一体
 
身外巨炉冶炼着俄罗斯的耶稣
也冶炼着月亮下弑神的青铜
像地下矿工掘出的弯月,你掘开黑暗
诸多的诗篇,念珠般的宁静,静念
 
                   2017.6.8
 
注:6.23是俄罗斯诗人阿赫玛托娃(1889-1966)诞辰128周年,特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