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金属》八首 (阅读358次)



《金属》
 
希望今晚,我能爱上金属
让它发出声响,让它拒绝
 
让它发光,发热,发狠,发出毒誓
让它抵抗,让它反对,让它绝望
 
让它成为异性
诅咒的对象
 
 
《鱼》
 
鱼和女人,下午六点钟
被形容
 
我使用了一些词汇:
轻佻、散漫、妒嫉和享受
 
夕阳下,我有些沉沦
看天空映在水中的晚霞
 
 
 
《妖》
 
她来了,先是一阵风
我打个寒噤
 
她轻叩窗棂
月光淫荡
 
我起身,满屋翻找凶器
牙齿咯咯响
 
门吱呀一声开了。
 
 
 
《蛊》
 
死去多年以后
我将被她称作
爱人
 
此前她是个荒唐的女人
裸露的肉体蒙着清晨的薄雾
她温热的双唇附在我耳边喃喃私语
 
她教我服用
世界上最毒的药
 
她说你一直向西
我就一直向西
她说你在日落之前成为男人
我就在落日落前成为男人
她灼热的小腹使我狂躁
她的语言荒诞不羁却令我
深信不疑。
 
 
 
《痒》
 
盛夏的某夜,时间有些慌乱
身体感到一部分的痒
 
但挠的地方都不是痒的地方
 
于是想:这身体消失多好。
却真的消失,身体变成
 
一片片皮,一块块肉,一根根骨头
一些器官各自分散
 
手依然在寻找痒的地方
 
 
 
 
《中途》
 
也许累了,通往京都的古道上
我把女人从马背上放下来
她躺在松软的草皮上
 
我们碰见的劫匪,他们大多
是年轻人,嘴上没毛
手中有刀,寒光闪闪,唬的女人
尖叫声灿烂
 
我们碰见的道士,自称王道长。手执拂尘
轻捻须髯,口中念念有词
我分些干粮与他,他便授我房中术
 
我们碰见进京赶考的书生
他们面色白净,举止优雅
将手中的折扇,慷慨赠与我的女人
 
我们会碰上的一阵风,一场雨
一次西伯利亚的寒流,都令我不得不
抱紧自己的女人,匆匆赶路
 
 
《刺》
 
那个吻我咽喉的女人
在我窒息之前
说出了她唯一的痛苦
 
 
《蚂蚁搬家》
 
如果今天你不想说话,不想与任何人
说任何一句话,那你就跟着蚂蚁搬家吧
跟在搬家的蚂蚁后面,默默的搬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