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走在同一条河畔(组诗) (阅读504次)





阿尔山之恋

 
如果你是阿尔山,我就是哲罗鱼
云朵浮在我的额头,野花咬着我的脚趾
 
人间仙境少不了云朵聚集
也少不了哲罗鱼
 
对世间所有的鱼我都心怀敬意
她是神的使者,眼神迷离
 
鱼的眼神透出慈爱,又楚楚动人
我惊讶世间的孤寂
 
我独爱这份孤寂
独爱何处有?阿尔山哲罗鱼
 
阿尔山,我今年遇到的神仙不是一座山
是哲罗鱼,是努木尔根河
 
是哈拉哈河,是哲罗鱼
别为我在河边支一口小锅,别煮了我
 
 
 
云朵

云朵是蓝色的
云朵是红色的

云朵削尖了森林
云朵加深了峡谷

云朵推开了天空
天空延伸林中路

林中路的尽头
白云倒悬,拉长人影

把洁白还给云朵
把阿尔山还给慈爱的母亲
 
 
通天河畔
 
通天河畔,白马悠闲
通天河畔,白马像我的情人
 
通天河畔,神仙藏在水里
浪花扮演同案犯,喊冤--
姑娘,你终于来解救我了
 
我佇立通天河畔
我来到玉树群山之中
没想到与通天河相遇
在我内地的知识谱系里
神仙与鬼怪占了上峰
善良的人与玩劣的人
走在同一条河畔
 
我这一生不会解救任何犯人
哪怕是一朵通天河的浪花
面对通天河,我无动于衷
 
不要叫喊了,我是心怀天下的女侠客
我只对唐僧情有独钟,我对面善的人
才浮起劫持他的欲望
鬼怪自有他的命运,我只对面色羞怯的男人
才会下马行礼
 
施主,本姑娘有礼了
请你过河。请你的徒弟滚到一边去
哇哇哇叫唤像通天河里的浪花



许多喇嘛
 
我来到称多县歇武镇下赛巴寺
我见到了赛巴活佛仁青才仁
活佛对我只是轻轻一笑
 
一辆面包车停在寺院的台阶边
面包车里白布包着一具遗体
我对此一无所知
 
许多喇嘛念经,其实念的是同一部经
许多喇嘛,其实是同一个喇嘛
 
而一具遗体正在被超度
灵魂离开了身体
正在去往不远处的雪山



青秆青稞
 
再过半个月,青秆青稞就要收割了
我想再等半个月,我想推掉北京的拍摄
在玉树看青秆青稞收割的场面
 
收割,这个来自土地的词
此时,沾着玉树的风吹到我脸上
我脸上有了轻微的疼痛
 
赶在青稞还没有结实籽之前
开始收割,这是何等奇妙的农事?
我问缓慢散步的家畜
她们告诉我--
你看看我们丰腴的体态就知道了
 
天地有奶汁,在麦芒没有完全长出来时
奶汁还在天地的一排排小山似的乳房里
涌挤的时候,人们就趁早收割了
 
这是青藏高原的农事,与皖地的农事
不同之处。这是我投身玉树青稞地里
学到的知识,收割--这个动词
第一次在我的诗里有了奶汁的味道


马上思
 
我坐在马上眺望祖国的雪山
祖国白茫茫真干净
 
雪山在祖国面前显得无限的矮小
虽然它绵延万里,我的马腿都跑瘦了
都跑不到边际,但雪山还是显得矮小
 
我坐在马上眺望草原
草原淡绿绿真新鲜
 
草原在祖国面前显得无限的陈旧
虽然它够青春的了,把我的马儿都衬托得
十分的矫情,但相对于祖国,草原就老了
 
马上思
与马下思
原来有如此的不同
骑马走天涯
骑马走雪山草地
骑出了不同的见地
 
我所见的
与我所想的
都如马的脖子,长而柔软,好看
手感滚烫,我怀疑这是马上思么?
 
怎么越来越离谱?
越来越难以理解?
正如我一边思念祖国
一边从马上滚下来
 
正如尼采到了玉树,他必定大叫――
死去的人呀回来与我共度良宵
 
我去翻看每一片废墟
想起世上温暖的好时光
忘记地震时的哭泣
我要马儿跪下
我要从马上思
回到马下思



草与乌云
 
一草原的草,一草原的乌云
 
乌云是天空的全部财产
草是草原肝肠寸断的情人
 
情人抱着乌云
一个贫困的情人
在灾难的天边散步
 
灾难破衣烂衫
怎配得上贫困的情人?
 
乌云配得上天空
因为天空空得只有乌云



虚无传
 
我到过虚无的家里
虚无的家呀又大又明亮
 
绿色植物吐着肥硕的嘴唇
这是早熟的特征,我不便指出
其中暗藏的危险,我到虚无家里
做客,我喝下虚无大妈倒的热茶
我与她聊天,虚无大妈对我心存疑虑
这个年纪的姑娘,与我谈人生尚可
但谈尼采就为时过早了吧
 
我侧耳倾听
虚无大妈阅读量真大
天文地理,马恩列斯毛
大妈都有涉猎,她体态稳重
不像一个虚无的人
她目光温和,仿佛能看见她的内心
她手指洁净,牙齿光滑
虚无大妈虽然老了,但身上的气息
一点都不显老,甚至有年轻女人
甜甜的,盛在盘子里的水果的气息
 
这完全是区别于夸夸其谈的气息
她是有教养的虚无大妈
她养育了两个虚无的儿子
她是虚无的好妈妈
她是虚无的统治者
与我谈了一下午
直到他虚无的儿子进门
虚无大妈还握着我的手
就像我的亲妈,她老人家温暖的话语
差点让我热泪盈眶
 
我试着从虚无大妈手里抽回我的手
我发现我根本不是虚无大妈的对手
她握得太紧了,就像握着天使的手
她舍不得放手啊,虚无大妈
她老人家至少六十好几了,但心地善良
脸上皱纹少之又少,笑起来像一个孩子
 
我的手开始麻木了,我的脑子也隐隐作痛
但虚无大妈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她的嘴还在动
我眼冒金星,慢慢地我出现了幻觉
我要崩溃了,我要呕吐了
我挪动椅子,努力稳住摇晃的身体
虚无大妈家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我看见她两个虚无的儿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像两个虚无的凶手,突然站到了她的身后
我大叫一声,虚无大妈轰然倒下了


黑暗点灯
 
世上有多少黑暗
我就要点多少灯
 
高原有多少寺院
我就要磕多少头
 
人呀
总要学会
向高原跪下
总要学会
把油水浸泡过的心
拿出来
点灯
 

致草原先生
 
先生,你的脸是太阳切割的
你的脸收集阳光,阳光的意义
正在改变,变得充满了人性
 
先生,你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笑容
笑容过多的人,让我恐惧
我曾经相信了带笑容的人
但现在,我相信携带鞭子
抽打阳光的人,先生,你在黑暗里
抽打一个躲在媚笑里的人
 
先生,高原稀薄的空气正合你意
你倔强的嘴角涌出了笨重的爱
你的爱是一整块牧场的爱
在没有成为牧场之前
所有的青草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没有见到你之前
所有的诗篇都与你无关
 
先生,怀抱雪山入睡的那个人是我
我只爱雪山,只爱冰冷的山峰上
那一缕淡蓝色的阳光
在没见到你之前
我认为阳光是金色的
现在,先生,沉默的先生
我才明白阳光是淡蓝色的
 
先生,你叫什么名字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是草原先生
你是一群牦牛的仁爱的先生
你是我翻过一座雪山又翻过一座雪山
遇到的一片牧场一样辽阔的草原先生
 
 
 
你怎样获得我的爱
 
我是新寨村石经城的一块石头
我的肉身上
雕凿了美丽的
嘛呢石经
 
我是20亿块石头中的一块
我是沉默者中
唱歌的那一块
我是挣脱黑暗发光的那一块
 
如果你来看我
我会流泪
如果你跪在我面前忏悔
我一样会忏悔
 
泪流满面的石头是我
我压在20亿块石头中
我的肉身
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你伸手抚摸我时
我会颤栗
你干枯的嘴唇
说出你的痛苦时
我会说出我更多的痛苦
 
我终会飞翔
你终会从长跪中获得我的爱
 
 
称多县
 
我进入称多县境内
我进入了神与鹰的故乡
我的心跳每一秒都在加快
好像要跳出我的心脏
 
当我的镜头里出现她
还有她与她的小伙伴
身披绛红的火焰
向我飘来
与世无争的美呀
让我顿悟
 
如果我生在称多县
我一定会与她一样
在高山上
白云下,经幡围绕的寺院
做一个80后尼姑
 
寺院里的云朵
有着粉红的脸
她的羞怯
属于称多县
她鲜红的嘴唇
属于称多县
 
而我的羞怯
留在了故乡
我挣扎的灵魂
大部分丢在了北京城
只有一小部分
跟随我来到了称多县
 
我小部分的灵魂啊
在称多县的山上
飘浮
像失去了重量的白云
也就不需要
再苦苦地挣扎了



我的寺院
 
白天我进入的寺院
到了夜里
它随我进入了我的体内
 
白天我不曾下跪
夜里我大胆地跪下来了
我终于跪下来了
对着神灵
我干枯的眼睛里涌出了
泉水一样清澈的泪水
 
我向神灵说出我的罪过
我身为人的罪过
人啊
有多少罪过就有多少泪水
我的泪水盛满了一个银碗
 
早晨起床
我端着一银碗的泪水
一饮而尽
我沉重的肉身
好像脱掉了多余的部分
 
从窗口望出去
一河静静流淌
我怀疑是从我体内流淌出去的
 
而不远处的蓝天白云下
一座寺院
我确认它是那座
从我的体内
又回到了山上的寺院


 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说起我的名字
总有一些典故
 
其实每个人的名字
都有一段与生俱来或后来的故事
 
远方来信,上书承恩
我照此收下,从不打回
因为这个人也是我
 
印在纸上的名字
也偶有承恩之误
莫非我前生就是那个男人
写尽西游事,不知后来人
 
吴承恩与我常常有穿越
就如唐僧突然叫我徒弟
我下意识答应了一声
 
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跪下叫师父
拙火的成就者――都穆曲杰仁波切
赐我皈依法名――噶玛西然措
 
外公赐我成恩之名
我把我的凡俗交付
挣扎、奋斗与疼痛
都与这个名字有关
 
师父赐我噶玛西然措
那是智慧海的美名
挣脱、感恩与寂静
都与这个名字有关
 
那一天,我到国家画院
面相如佛陀的卢大画家
他笑言――朝鲜有个人叫金正恩
那你莫不是韩国人?
 
噶玛西然措是我
是唐朝的我
是西域的我
是我灵魂里的另一个我
 
经典与舍利塔
伴我智慧海之名
顺境与逆境
都是我成恩之境
我归依上师
我归依佛陀
我归依圣法
我归依僧宝
我是噶玛西然措
我是智慧海的化身
 
外公赐我成恩
众生赐我承恩
师父赐我噶玛西然措
都是我的名字
都是我的诚心与信心
 
名字的衣钵
活着时像一只饭碗
端在手上,食物与水
仁爱与悲伤,都盛在这只碗里
死了刻在墓碑上
如果还有一丝灵魂留存
那全在这浅浅的姓氏里
在另一个世界也是我智慧海的化身




走在同一条河畔(组诗)刊发《诗参考》2016—2017跨年度诗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