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组诗) (阅读301次)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组诗)
     世宾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
那里还不能被看见
在光的阴影里
在可以看见的巨大世界之外
 
那些存在,那么屑小
却犹如黑洞,更加无边
那些存在——那些物质和思想
哑默无声,在漆黑一团的地方
——它们就是那片漆黑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
那里就在眼前,在石头
在摇弋的水草间
在你恍惚的(我想念的姑娘)身旁
 
在上帝的确信里
那里也是上帝看不见的
(上帝看见就是我们看见——我信)
在上升和下降之物的关系中
一个宇宙激烈旋转
使我们眩晕,使它自己
处于封闭的世界
          2016,11,20
 
 
 
如此
 
如此蛮横,闯入我
在夜里,我睡思沉沉的时候
 
你并不强大
有关你的信息还很稀少
却有足够的能量
凝聚成一束光
击毁我筑起的栏闸
 
             2016.12
 
 
 
它的存在确切无疑
 
我曾经看见,但只是一瞬
我曾经嗅到,满怀芬芳
 
它那么巨大,我的胸怀还不足以安放
那里有一束光,照临我
使我的灵魂愉悦、安详
黑暗中,它馈赠给我语言、诗篇
 
                   2015.2.28
 
 
它是巨大的沉默
 
它是巨大的沉默,它的存在
确切无疑。它的形态、声色
还未呈现
 
我只是在赶往那里的中途
我又怎么能为它命名?
 
                2015.2.28
 
致光
——献给ZXH的生日诗
 
你的踪迹如此难觅
在山林,在蔚蓝的高处
也在暗淡的低处
在易朽的肉体
 
你从不轻易光临
任我们在黑暗中纠缠
挣扎、哀号、自残
任我们分辨不出那馈赠
 
如果你降临,却快如彗星
在夜空里撕开一道口子
又很快闭合
从不看我
 
当你的脸,向我展现
照临我,我便确信
欢喜有如甘霖沐浴
那些未明之物一一显身
都向我奔来
或在我身上开放
          2016.11.21
 
 
在我和诗之间
 
我血肉的心脏与你隔着多远的距离?
扑通扑通,这是心跳的声音
 
一面对,便要去追赶
那里聚集着安静的众贤
 
我活在脆弱之地,被俗务纠缠
在尘埃中,黑暗、易朽
 
我知道你的存在:明亮而宽阔
在我和诗之间,隔着千山万水
 
我听见你在召唤,隔着千山万水
你如此清澈、深沉,像高处的光
 
你要我跟随那节奏
在我和诗之间,就隔着一层纸
            2015.1.28
 
一句诗周身散发出光芒
 
一句诗光临了我,我看见
它周身散发出光芒——
一束光,来自那崭新的世界
照亮我,使我从污浊中脱身
时间已抽掉我肌肉中的硬骨
我依然为之一振:我爱!
我可以用我的衰老
——爱你吗?
我可以用我的绵长和耐心
——赞美吗?
 
我爱!
如果旭日——我爱!
如果鲜嫩的蔬果——我爱!
如果同样的衰老——我爱!
 
一句诗周身散发出光芒
如果它源自我已厌倦的日常,我爱!
 
                  2015.1.29
 
 

 
那声音从遥远的高处传来
飘渺、依稀,与稠密的人群形成反差
它银白、透亮,像云朵后面的霞光
一匹白马踢踏而过,它的背影
是远古市井智者的回声
 
诗在高处,有如观音在云端现身
她手中的白瓷瓶、柳枝、甘霖
——它盛装着一个大千世界
而地面上的疼、泪水和哀号
都牵动着高处的神经
但她如此端庄,微笑着
注视着人们的撕咬、挣扎、哀求
——从不为困厄所动
 
她用微笑告慰着另一种存在
纤纤玉指溅洒着甘霖
使那些哀号得到了抚慰
使那些狂热的脑袋获得了平静
 
      2015.1.7
 
 
 
 
 
 
我未醒来,你依然隐匿
 
你正盛开,一树繁花
蜜蜂和风把你萦绕
它们轻点花瓣,来了又去
它们没有心,怎能希望它们停留
 
你正盛开,而我还未醒来
我未醒来,你依然隐匿
你的疼痛我未曾知晓
你的美,盛开——而后凋谢
 
满天的星光:灿烂、神秘
与我们隔着千万亿光年
在无限地黑暗中。当我们觉悟
睁开眼,却一闪而过
 
        2015.2.3
 
蓝色博格达
 
 
石级一路向上,博格达峰
引我进入高处
肃静的蓝,仿佛
被启示或者理性覆盖
 
巨石隆起,还未能减轻
大地的疼痛
秋虫的尖叫
一定是慎重的提示
 
懂得虚空的人,已经寂静
更多的嘈杂
却是源于赞美
 
越往高处,蓝色越深
再深的蓝
也挡不住风
我的衣衫,更加
剧烈的摆动
 
        2016.9.2
 
献给阜康天池的颂诗
 
我易朽的肉身和灵魂
这一刻,在向你靠近
——蓝宝石的慈悲
 
万山抬升,恰到好处的高度
恰到好处的休止,万物肃静
群峰之上,博格尔峰之下
这一池碧绿,广大、深邃
 
所有的畏惧已经消逝
每一滴水,都包容着大地的沧桑
山岚涌动,云杉默默地涌来
石头无语,苔藓叹息
在每一滴水里,要有多少悲悯
才能如此邈远
 
只有我的到来,只有世间的短暂
才微略搅动了永恒——这蓝宝石的静谧
 
              2016.8.18
 
 
 
 
 
光从上面下来
 
 
要相信这大地——疼和爱
像肉体一样盛开,绵绵不绝
要相信光,光从上面下来
从我们体内最柔软的地方
尊严地发放出来
 
大地盛放着万物——高处和低处
盛放着绵绵不绝的疼和爱
盛放着黑暗散发出来的光
——光从上面下来,一尘不染
 
那么远,又那么近
一点点,却笼罩着世界
光从上面下来,一尘不染
光把大地化成了光源
 
          2015.1.24
 
 
 
去吧!那光告诉你的……
 
去吧!那光告诉你的
是真实的存在,虽然只是一闪
去吧!超越这一道道迷障
坎坷正是上升的阶梯
去吧!那闪亮照耀的宽阔
——才是栖居之地
去吧!那圣洁之地
在沉默中为你安放
 
所有的世界都那么广大
通向每个世界,都有一个锁眼
 
               2015.1.24
 
安放
 
我的敌人、朋友,来了又离开的恋人
无论爱我,或者已经厌倦
你们没有离我更远,或者更近
 
灵魂升得更高,心放得更低
这空间足够宽阔
足够安放我们各自的位置
 
               2015.2.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