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形之国 15首 (阅读779次)



无形之国
 
是的。
沉默里也存在着
一个国家。
在寂静里,深邃里,螺旋地前进
能到达那里
是的。当你推开窗
在虫鸣里
也存在着一个国家
你侧耳,闭上
眼睛。能到达那里
是的。你那弧形的挥手
瞬息间形成一个
国家。我走过去
像你那样。
能到达那里。
 
2017.06.09
 
 
 
对峙
 
突然静了下来。
蔓延。在平面
流淌。碰到弧形的线条
就往上。碰到水
沉默就有了波纹
我微笑了没有?
谁愿意破坏它啊。
这完美的沉默。
令我有着
类似哽咽的难言。
 
2017.06.09
 
 
 
善良
 
一个老人跳楼前
用头巾
包裹好他的头
遗言中提到
这样跳下去后
脑浆就不会洒得到处到是
很难清洗
 
2017.06.09
 
 
命运
 
他停止了
他缓慢地向上
一只布满皱纹的果实
援着虚无的藤,回到枝头
站在楼顶。再犹豫了
一会。再想了想
无法面对的
命运。命运那么小
一个小小的圆圈他的老妻子
和病着的儿子。
命运那么凉。他恢复了
向下。“死还是有用的”
“他们不会一点良心也没有”
他可能再想了一遍
然后越来越快
了。
 
2017.05.29
 
 
 
一朵花旅行的方式
 
这朵花
去年开在对岸
用了一年的时间
来到这里
依然稚嫩、好奇
依然全盛地绽放
依然枯萎
收拢它的花瓣
如同收拢它的翅膀
它想好了
明年要去哪里
但不知道是哪个枝头上
时间有时不喜欢
提前透露
 
2017.06.08
 
 
 
三角形
 
他用一张纸对折
问:这是什么形?
三角形。
对的。
他用一张小纸对折
问:这是什么形?
三角形。
错了。
是三角形。
错了。
这是三角形宝宝。
在他转身离开前
他把小三角
放在大三角形的怀里
 
2017.06.02
 
 
动心
 
有时是山动
有时是江动
被爱的那个人站起来
变成了爱着的那一个
白云易于流逝
于是他把云从南边又拨回东边
云下有江。江上有船。船上无人
是船自己,要去到江心
岸边被网围起来的鱼
游在与江一样的水里
但它们跃起来争饵
我把鱼粮递给旁人
鱼儿有什么错
我们有什么错
山河如此笨拙
看它们的人怀着玲珑之心
 
2017.06.01
 
 
譬如蓝色的那一件
 
灵魂在哪里?
有的灵魂在耳朵里
有的在眼睛里
灵魂能听见声音吗?
再小的声音也能听见
灵魂能说话么?
一般不说。但她的意思万物都晓得
灵魂很轻么?
开心的时候就轻
难过的时候就重
灵魂会一直在么?
会的。但她怕挨雨淋
所以下雨的时候
你要穿上雨衣
譬如蓝色的那一件
 
2017.05.31
 
 
 
虫鸣岛
 
我喜欢这里。
我的心情如此愉快,
以至于能很好地隐藏自己
当太阳降落
光线亦隐匿于湖水之中
夜安静下来
我听见召唤的声响
虫鸣声不绝
像是因为高兴又像是因为遗落在他乡
已久。我如何能带你们走
我也是一个异乡的人
尚未明白此地山之远近
水之深浅。于天明前
我要露出隐形之身
我的行囊藏着两片树叶如翅膀
藏着一对翅膀正在逐渐枯萎
 
2017.05.30
 
 
一群大雁从半空飞过
 
一群大雁从半空飞过
我用慢动作
拍下它们。这多么美好。仿佛我们
真的能拉住时间。
让时间停留。
我低下头
这小小的喜悦持续不断
碰碰你的手
我说大雁飞得真是慢啊
你看着远处
点了点头
 
2017.05.28
 
 
 
远处的事物永不消逝
 
逐渐丧失意义是
缓慢消逝的
方式之一
当一个人不断地回忆
并保持沉默
远处的事物就不能被消逝
当一个沉默的人
在夜里
睁着眼睛
像是完全静止的
像是只有他和
他的黑暗
 
2017.05.30
 
 
哭泣
 
一个母亲也会哭泣
也会难过
但她没有转身
她只是小碎步往前
紧走了几步。
她低下头
但她没有转身
她的双肘在动
择菜择得又快又好。
她轻轻地关上一扇门
但她没有转身
在门内的孩子看了她一眼
然后转过头去
 
2017.05.18
 
 
荣光
 
一日太长
光从树冠滑下土壤
它们并不消失
也未被任何事物召回
它们只渗入
然而也有风
要把光吹动,让它离开
我站着
感谢风把远处的光吹来
停留了一刻
我有什么值得骄傲
世上仍赐予荣光
让我像那些
值得赞美的事物那样
 
2017.05.07
 
 
夜奔
 
当我奔跑时
我知道那些愿意亲近我的事物
也会随我悄悄往前
红棉,悬铃,和桂花
它们愿意为了亲近而移动啊
侧柏旁的那一小块寂静
也在悄悄地变化
当然也会有事物希望你跟随
头顶的星光
来诱惑我旋转和上升
一只萤火虫
来诱惑我随它飞走
飞走是以后的事,我对萤火虫说。
我们带走彼此的一点光亮
一闪一闪啊
 
2017.04.11
 
 
不可逆转
 
黄昏时分看一首诗
为之惊艳
夜晚来临看它第二次
里面的几个句子
恰好能填塞我身上的裂痕
令我疼痛,然而充实
凌晨醒来。我躺在床上
看它第三次
现在的它
已失去颤栗我的力量
我不死心,再细看一遍
然而时间流逝啊
我与它都各自完成了
不可逆的转变
 
2017.03.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