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贝壳剧院(珠海五章) (阅读371次)



红树林
 
 
在滩涂中生长的红树林,
带有毒性的海芒果吊在枝杈上,
像一个个只有吹孔
却没有音孔的埙。
 
这让风声转调的乐器
呜呜地向天空吹奏,
让树林深处的精灵们
晶莹剔透的身体变得炽热。
 
被海水周期性淹没的红树林
风的声音厚重而低沉,
而白头的苦恶鸟的歌声
都有拖得长长的
让人久久无法忘记的尾音。
 
    2017.1.2
 
 
伶仃洋
 
 
海面上,风的飘絮
正缓缓散去,像是我们怀中
日渐空洞的热情
想寻找一个实体来道别。
 
我们在未完成的跨海大桥上散步,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淌着闯入者的汗水。
 
一株出海的散尾葵,
一个孤单的吻,带着界标和铁索
在海面上哗哗作响。
 
    2016.12.30

 
蓝色边缘
 
 
一个少女在海边弯腰,
她的侧影在月牙形的海边
像一朵大百合,缓缓
弯下叶瓣。
 
她弯腰,转向无人的一侧
不是要察看波浪
进入沙滩时的痉挛与跃动,
而是对着湛蓝色的大海呕吐。
 
在蓝色的海湾,她一次次
将手指伸进喉咙
像在寻找一片片远去的帆影,
也像一个弯曲的探询:你们的眼睛
在寻找什么?
 
她或许刚刚经历过一个
百合花开放的夜晚,
要在潮水涌来时,卸下重负。
而她没有选择在僻静的角落
做这件事。
 
大海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我刚刚见过那条
从沙中伸出的真实的缆绳。
又被那贞洁吸引——
我悄悄走近,倾听海的回声,
又顺着那条绳索折回。
 
    2016.10.24

 
贝壳剧院
 
 
大海的歌唱在广场上持续,
它闪闪发光的歌喉
从大理石上升起,
铸成一个银色的巢;
 
召集着不再歌唱的人。这很可爱
一张嘴朝高空张开,
鲜花和大海混合的气味
在它的话语里;
 
一道擎在高空的光。
一颗行星拖着来自深海的潮汛。
在海鸥的啼声中,一个辛劳的人
接住空中飘来的
一根羽毛。
 
弧形的眺望与歌唱;
弧形的银亮的盔甲;
弧形的心,在要求
一艘飞艇
在头顶驰过。
 
从一个半张开的贝壳里
能看到什么?剩余的
快乐像珍珠的印迹
供人们欢笑。但是没有人赤脚
像踩着海浪起伏着走进来;
 
没有人赤裸着歌唱
内心的光明。
人们交谈,裹着
一只只小贝壳
沉浸在另外的命运里;
 
一个个混合体,在贝壳里
迈开大步,却看不到足迹。
那些惯于使用魔法的人
将用他们传送带一样的音符
让某一个王子戴上桂冠;
在另一场戏里,他们将伸出空空的
双手,送出雪松和波涛;
 
不知有多少人记得
自己是如何改变了最初的歌唱方式。
在一阵阵尖叫与沉默之后,
人们内心轰鸣,毫发无损
任身体上溅起细浪,
湿润的舌头,舔着盐。
 
    2017.1.2
 
 
在香炉湾
 
 
在香炉湾,数百艘帆船驭着浪头,
它们像一个个解放者,
拓宽着观望者的视线。
 
从波浪到喷泉,从遥远的
永不枯竭的涌起中,
露出白海豚闪亮的腹部;
 
浅蓝色十月的小白马,
如果此时下起大雨
也不会停下来。它们正通过
一个两面都是暗流的梦,
 
在一个澄澈天空的匣子里,
在天空与大海之间,
一些东西不会死去。它们住在
波浪和金黄的书页中;
在一片片鼓起的三角帆里,
 
以海角里跃出的风,教导我们
降低浑身摆动的小彩旗。
即使最严重的时刻,也要学会
安静地降落。
 
    2016.1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