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986年夏天的某个夜晚 (阅读175次)



1986年夏天的某个夜晚

一、

尘土飞扬的江边小路,没有记忆,
惟有昔日故友认出我:
一个曾被写在某封旧信上的
卑微的名字,像一个远方的故事。
一件充满声响的红色连衣裙
如今不知在何处,忍受着
日复一日的褪色:某个夜晚

我们内心荒芜,对待自己
如痴情的恋人。我们四人
在江边并肩滑行
有时是我快一点,赶上来的另一个
希望只有我与他在途中
而落后的两位
想着怎么去阻止。

那另外的行星,始终在我们心中
狂野驰骋。而错觉
让人对着江水写下
永不会发生的幻境。
我们身在何处?你在何处?
这难以辨析的含义
让遍地的灌木尝试着开花。

我们搜寻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偶尔也会谈到一只搁浅的船
和藏在暗处的什么。但是月亮
很快就回到江岸边的
滩涂上。

我的红色连衣裙在自行车轮子上飞舞
一度像黑夜里的霓虹。
我偶尔用手压一压飞得过高的
裙角,暗叹一路的流水
把我引向不可知的命运。

仿佛随身带着魔咒,我们一直在
错位,并给更早的错位以补偿。
但我们不忘赞叹:
那失修的船坞古老的
前身;构成一幅画图的
稍纵即逝的波纹……

二、

那时候,我们的信件
都谈了些什么?
缀着浅浅花色底纹的信笺,
自由与牢笼,都以小楷写成,
我被称为“凌云兄”,
我们只谈理想与文学。那些简朴的
信的呼吸,早已归于寂静。

我们之中,没有人真正体会到
发自内心的颤栗,
只是不想独自一人
度过每一个不值得记忆的日子;
只是让一些词语相依;
而现在,住在心里的怪兽
一定也已经垂垂老去。

过了三十年,这些片段
被拼缀出来,但我已不想知道
彼处的急雨或涡流。
惟有那故友记得:
“他们当年穿着大地牌风衣,
谈着大仲马或者《黑郁金香》
用略带干裂的嘴唇……”

三、

那个夜晚,我们听完一节文学课,
我要回工厂的集体宿舍,
三人陪我经过可怖的礁石弯。
我们的自行车像是在游弋:
有人在尝试最缓慢的骑行;
有人玩让一只轮子静止的游戏,
把碎石碾压得沙沙作响。

那是1986年夏天的一个夜晚,
我们在飞云江边留下行迹。
路上没有灯,只有月亮
给我们的眼睛投射反光。
一路上,我们没有看到一只鼹鼠
或黑色闪电一样
突然窜出的水獭。

全部过程就是如此。
一个近乎荒谬的记忆
如生命中的一道暗影闪过。
我也没有错失什么,只是
整晚听着一个遥远的嗓音在唱,
她一次次唱着关于“褪色”的歌,
反复喊出“你只是虚幻的吗?”

终于,我放下写到一半的诗行
冒雨到楼下的空地上奔走,
每小时六公里的速度
刚好让心跳加快,微微出汗。
在一天即将结束时,一个卸下记忆的
女人,从浴室里出来
裸身站在一面大镜子前,
那满身发光的水珠——致命的
新的荒芜,就要湮没她。

    2016.9.3——2016.9.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